【新唐人2017年08月18日讯】在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中,梁羽生金庸被读者封为“金梁并称,一时瑜亮”。他们的作品深受大陆读者喜爱,但有媒体人评价,“武侠里有多凄凉,梁羽生和金庸们的现世就有多凄凉”。他们的父亲,都在50年代初的中共镇反运动中惨遭杀害。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来看他们的故事。

被誉为“新式武侠小说开山鼻祖”的梁羽生,原名陈文统,1924年出生于广西蒙山县文圩乡的一户书香门第,父亲陈信玉是一名爱国乡绅,常自制药丸免费为佃户救死扶伤,陈家是当地望族。

抗战时期,日寇入侵蒙山,陈信玉曾组织乡团抗日保乡,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一批避难蒙山的文化名人,其中包括著名太平天国史学者简又文教授。

不过,没在日寇铁蹄下丧命的陈信玉,却在中共镇反运动中被杀。

《文史春秋》曾刊登彭荣康的回忆文章说,1950年秋,他在蒙山的邻县荔浦,碰到了梁羽生,说父亲被人诬告羁押,家人写信唤他回乡捞人,彭荣康劝他:回去不单救不了父亲,只怕自身都难保。梁羽生听劝逃回香港。不久陈信玉被杀。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梁羽生的父亲实际上是一个善良的乡绅,在当地有很好的口碑。49年之后赶上了中共的所谓镇反,被冤屈致死的。也就看出所谓的镇反,不是你反不反,是因为它有名额,只要你是社会当时有影响力的人,它就要打击你。”

那时的梁羽生,在离父亲只有几十公里之时被迫转身,翻越一座座山逃亡。背负着“反革命家属”之身的梁羽生,后来有几十年时间没回蒙山。

78年,邓小平南下广州调研,中共国务院邀请香港同胞一聚,当中包括梁羽生。80年代中期,广西要员反复邀请声名显赫的梁羽生回乡省亲,梁羽生则要求对父亲一案重新甄别。经查,陈信玉属错杀,蒙山县政府下文平反。

李元华:“中共一直是在杀文人以后,看到你在国际上,在华人圈里的影响力,它就要把你作为统战对象。中共最高层去请你,这样好像给你一个荣誉。”

1987年移居澳洲的梁羽生,始终与政治保持距离。2009年病逝悉尼。

2010年1月《南方都市报》刘原所写“去国怀乡,一世萍踪如鸿羽”一文中,如此描述:梁羽生对父亲之死始终有深重心结。他若非以一支秃笔打出天下,也不会成为统战对象,老父的荒坟也许要蒙羞百年。几十年间,不知道他想起这个故乡、这片土地时,会不会好凄凉。正如《七剑下天山》劈头那一句:把剑凄然望,无处招归舟。

而同为武侠小说宗师的金庸,其父亲也是横遭杀戮的乡绅。

刘原文中写道,我少年时读梁羽生,读金庸,总觉纳闷:为何许多故事都从身负杀父之仇开始?后来,读懂了。

本名查良镛的金庸,其家族在清代“一门十进士,兄弟三翰林”,被康熙称为“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但受过西式教育的金庸父亲查枢卿,却在1950年的镇反运动中,被定性为“黑五类之首的地主与恶豪阶级”,遭批斗后被处决。

李元华:“金庸他们家是一个望族,他父亲也是有很高修养的、在当地是一个受人尊重的乡绅,也是赶上中共镇反被冤屈,被枪毙,最可恶的是还当着他的家人去枪毙,而且还让他出钱,把所谓的子弹费要自己来出。这是很残暴的一点。”

查枢卿死后,家产遭强抢,金庸继母顾秀英无力抚养几个子女,想卖掉老屋维持生计,却被诬为“地主婆要反攻倒算”而被公审和斗争,毒打三天三夜。

金庸曾说,父亲被杀是难以想像及接受的悲剧。

不过1981年邓小平接见金庸期间,主动提及查枢卿被处决之事,说要“团结起来向前看。”

不久,浙江海宁县法院宣布查枢卿无罪,平反。

采访/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