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3日讯】中国历史上有四大“错”字,错的巧,错的妙,错的令人拍手叫绝。如今这些著名的“错”字都在风景名胜处,有幸游历至此,不妨留心观察,既知其理,难免会心一笑,更添趣味。

天下第一“错”字——“避”

天下第一“错”字乃是由皇帝亲笔手书的。在承德避暑山庄正宫内午门上方,悬挂着一块匾额,匾的四周环绕鎏金铜龙浮雕,蓝色匾心有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避暑山庄”。

可是一眼看去就会发现,“避”字右边的“辛”下部多写了一横。此字是康熙亲笔御书,题写于康熙五十年。

现代人的说法是,康熙皇帝多写一横,臣僚应该当即看出来了,但皇帝是金口玉言,谁也不敢提醒皇帝写错了,结果就造就了这天下第一“错”字。

其实“避”字写三横,并非康熙皇帝独一家,最早出现在篆书、隶书中,常见于北魏、唐代的书法作品中,史书记载康熙皇帝贯通四书五经,还对篆隶有所涉猎,因而这个“避”字是采用了篆隶的写法。


承德
避暑山庄。(维基百科)

话说到此,捎带一提,自中共掌权后,推行简化字,中国传统的正体字,渐渐不被人知,如今只有台湾等地使用正体字,另外,用心于书法的文人雅士,才会熟知这些不常被现代人使用的古体字。其实是传统文化的一大缺失。

唐代楷书四大家之一的欧阳询使用的也是三横的“辛”。

最有善心的“错”字——“鱼”

西湖有十景,“花港观鱼”是其中之一,康熙皇帝为此景御笔题写了一块“花港观鱼”的石碑。碑上的繁体“鱼”字下的四点少了一点,变成了三点。据说康熙是“有意写错”。


康熙皇帝御笔题写“花港观鱼”的石碑。(维基百科)

康熙信佛,心怀慈悲,有好生之德,题字时他想“鱼”字下面有四个点,四点代表“火”,鱼在火上烤,还能活吗?于是有意少写了一点,三点成“水”,这样鱼便能在湖中畅游,潇洒地活了。

事实上,除了赞扬康熙皇帝的仁爱之心外,鱼字在书法作品中,写成三点极为常见,在书法中为达到行文流畅,多写一点或少一点,都不足为奇,这也是汉字的妙处,和文人墨客的雅趣。

最具哲理的“错”字——“流”

江苏扬州大明寺的平山堂,是北宋文学家欧阳修任扬州太守时所建。堂前花木扶疏,庭院幽静,凭栏远眺江南诸山,恰与视线相平,“远山来与此堂平”,故称“平山堂”。


江苏扬州大明寺的平山堂,是北宋文学家欧阳修任扬州太守时所建。(维基百科)


“风流宛在”这四字中有两个错字:“流”字少一点,而“在”字多一点。(公有领域)

平山堂正堂左边的“风流宛在”匾额,出自清光绪初年两江总督刘坤一之手,据说刘坤一是为追念欧阳修所作。

“风流宛在”这四字中有两个错字:“流”字少一点,而“在”字多一点。

据说,欧阳修在扬州时是个“风流太守”,在扬州留下不少韵事。

刘坤一把“风流宛在”中的“流”有意少写一点,“在”字多一点,意思不言而喻,希望少点风流,多点实在。

这两处“错”字与“花港观鱼”有异曲同工之妙。在书写的过程中也带进了暗喻。

最令人叫绝的“错”字——“富”

山东曲阜孔府,可以说是天下最有文化的地方,但游人到孔府,未进大门便能看到特别明显的两大错字。

孔府大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蓝底金字“圣府”匾额,两侧有一副楹联是这样写:“与国成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山东曲阜孔府。(网络图片)

上联中的“富”字少上面一点,宝盖头成了秃宝盖。再看看下联中,也有一个字写得极不规范:“章”字下面的一竖一直通到上面。

据说孔府这两个“错”字是神来之笔,系仙人指点。在孔子第42代孙孔光嗣成亲那一天,恰有神仙路过,碰到了府前影壁上写的“富”字。神仙把“富”字上的一点抹去了,孔家怪之,神仙道出了玄机,称孔家不宜过富,要“去一点”。

据悉,这两个字的妙处在于:“富”不出头,意思是“富贵无头”;“章”字下的一竖出头,则表示“文章通天”。

两个“错”字,一下子就体现孔府这个非常门第的身份,不只没有人说它是错字,游人明白后反而连连拍手叫绝。

据考证,这两个字表达特殊寓意的写法古已有之,并非错字,属于异体字的范畴。

明末闵齐伋所著《六书通》记载了大量的字形变化,在字形演变网站上查询这两个字,可以看到富字无头、章字通天广泛存在于古文当中。

(责任编辑:唐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