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29日讯】在人们为了幸福不停的追求的时候,或许不知道其实幸福是非常简单的。放弃对利益的追求,去珍惜自己拥有的,才是真正的幸福。

孔子去泰山游览,看见荣启期漫步在郕邑,穿着粗衣,系着麻绳,一面弹琴,一面唱歌。

孔子问道:“先生这样快乐,是因为什么呢?”荣启期回答说:“我快乐的原因很多:大自然孕育万物,只有人最尊贵;而我能够成为人,那自然就是我快乐的第一个原因了。人类中有男女的区别,男尊女卑,所以男人最为贵;而我既然能够成为男人,那自然就是我快乐的第二个原因了。人出生到世上,有没有见到太阳月亮、没有离开襁褓就夭亡的,而我既然已经活到了九十岁,那自然就是我快乐的第三个原因了。贫穷是读书人的普遍状况,死亡是人的最终结果,我安心处于一般状况,等待最终结果,还有什么可忧愁的呢?”孔子说:“说得很好!你是个能够自己宽慰自己的人。”

如果追求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只能徒增烦恼,谈什么幸福呢?顺其自然做好自己该做的,珍惜自己拥有的,幸福自然就得到了。

原文:

孔子游于泰山,见荣启期行乎郕之野,鹿裘带索,鼓琴而歌。孔子问曰:“先生所以乐,何也?”对曰:“吾乐甚多。天生万物,唯人为贵。而吾得为人,是一乐也。男女之别,男尊女卑,故以男为贵,吾既得为男矣,是二乐也。人生有不见日月,不免襁褓者,吾既已行年九十矣,是三乐也。贫者士之常也,死者人之终也,处常得终,当何忧哉?”孔子曰:“善乎?能自宽者也。”(出自《列子》)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