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05日讯】11月北京大兴区的一场大火,引发北京当局以清查安全隐患为名,大举驱离外来的“低端人口”,被国内网友讽刺为“排华辱华”。这些在寒风中拖家带口露宿街头的所谓“低端人口”,成为中共治下的又一“中国特色”。

北京当局近期展开“清理非法公寓”的行动,大面积驱离外来的“低端人口”。由公安、城管等部门组成的逼迁队,勒令外地来的租户立即搬离,不然就断水断电,甚至上门驱赶。

民众:“大冬天上哪儿去?住的地方都没了。”
民众:“北京城真的快疯了,全都是封条啊。都不让老百姓活了好像。”

不到一个星期,几十万人流离失所,中国网民把这称为骇人听闻的“排华辱华”事件。

事件中的所谓“低端人口”,也就是低职位、低收入的外来打工人员,他们被称为“农民工”、“盲流”、“三无人员”等,都含有极强烈的歧视性。香港《苹果日报》说,在全世界都很难找到如此公然以政策去歧视本国公民的政府,而它偏偏出现在中国。

中国为什么特殊?因为执政的共产党正是靠着许诺要让“无产阶级”,也就是所谓的“低端人口”成为国家的主人,才夺取了政权。但为何在中共执政几十年后,“低端人口”成为了清理对象?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当初中共夺取政权就是靠这些低端人口,但是中共由一个造反者成为一个执政者,就形成了自己的一个权贵富豪阶层。这一驱除来讲,把这些低端的一些小门脸全部关停,腾出的房屋土地呢,进行一种高成本开发,这样一来又会使一些富豪阶层得到了利益。”

大陆时事评论员陈明慧:“马列主义本身就是一个邪恶的斗争哲学。而且无论是它从革命之初,到建政之后,一直用的就是群众斗群众,煽动仇恨相互斗,然后为我所用。被斗的是牺牲品,斗别人的可能他能得利于一时,但是很快他也会被当成炮灰。用完了就顺势成为这个邪恶体制的陪葬品。”

另一个特殊之处,则是中共政府对“低端人口”的定义很随意——不同时期不同的人群会根据政策成为“低端人口”。而政府对“低端人口”的政策则更加阴晴不定。

华颇:“中共这个体制来讲,它定位是无产阶级专政,是不讲究平等的。因为政治出身,政治立场问题,就打成了一些政治贱民。比如有红五类,有黑五类、反右、镇反等等。如果以前来讲,中共是以政治划线来分成了不同阶层,现在来讲是以经济来划线,分出了不同的阶层。”

陈明慧:“在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之前,因为有大量的体育场馆设施要建设,城市规模要扩建,那时候很缺乏劳动力,那时候就是‘北京欢迎您’,全国各地的农民工都去了北京。到现在把这些农民工或者说小手工业者,作坊的小业主,认为他们是所谓的低端人口,不需要他们的时候,就要遗弃他们,舍弃他们。”

台湾《上报》发表评论文章“特权之下 谁不是‘低端人口’”。文章说,在中国,什么是“低端人口”,完全根据“高端人口”或特权阶层的需要而定。只要这一逻辑继续运行下去,尤其是在政治安全的考量下,许多目前得以置身事外,看上去尚处于中上阶层的人士,由于其政治倾向、社会潜能和巨量人口规模,其中相当部分,也可能瞬间被“低端人口”。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