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9日讯】清朝某书生,家庭本来是名门望族,他孩提时就与一富翁家订下亲事。他父亲慷慨好施,乐于助人济人,把所有积蓄都施舍空了,临终时家徒四壁,只把阴德留给某生。

某生非常贫困,考上秀才后,东求西借才筹到一笔钱把媳妇娶进门。富翁因嫌女婿太穷,暗暗反悔,用一个婢女把小姐掉包。那位婢女倒也端庄温婉、勤劳贤惠,某生不知道她是替身。

后来某生前往岳丈家,乡里无赖们不怀好意,群起嘲弄他,叫他婢女的女婿,他非常愤怒,要无赖们闭嘴赔礼,却遭到无赖们的嘲笑奚落。他回家问妻子,妻子据实相告,他才如梦初醒。

之前,某生曾梦中到一处地方,朱栏碧瓦,完全不是人间景象,有几位女子在一起绣一件锦袍。某生问她们,她们说:“这是新科状元穿的衣服。”他仔细一看,锦袍襟袖间用红笔写了两个字,正是自己姓名。他醒后很高兴,为此颇为自负。如今他知道自己竟然娶了一个婢女,非常气恨,暗想他年我富贵之后,一定重娶名门闺秀扬眉吐气。

一天晚上,某生又梦到之前的地方,刺绣女子却态度冷漠,不予理睬,再看襟袖间的字,已模糊不清,就要消失了。他大吃一惊,急忙问为什么。女子随口说:“这人刚刚萌生了弃妻一念,天帝命令状元换别人做了。”某生猛然惊醒,深深后悔不已,从此与妻子和谐恩爱,发誓白头偕老。几年后他中了状元,担任了京城要职。

某生一念之间,险些使命中本可得到的功名被夺、福报被削。《诗经》说:“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今生有福,或是其祖上积德,或是其原来积德行善所致,然而还要注意继续修德,才能使福报更加久远绵长。

另一则故事,明朝神宗时,武进人张玮和某生,一起到南京应试。在抵达投宿的旅舍当夜,旅舍主人梦见迎接天榜,天榜上的解元乃是和张玮同来的某生。主人将所梦告知某生,某生听了洋洋得意。

旅舍主人的两个女儿一个叫“甫”,一个叫“笄”,住在楼上也听到了这件事,怦然心动,于当晚叫婢女招引某生,并缒下布幔做梯。某生拉张玮一起爬布梯上楼,张玮爬到一半,突然自省想到自己是来考试的,怎么可以做损阴德的事呢?因此急忙返身退下,但某生已经爬上楼去了。

当天晚上,旅舍主人又梦见天榜,见到榜上的解元已经换成张玮。次日,主人将梦告诉某生,并问他是否做了败德的事,某生面红耳赤不敢回答。到了考完试放榜,果然张玮中解元,被任为户部主事,以为官清廉节俭而受人称道,历官至左副都御史。而某生竟落第,某生大为惭悔,后来贫郁而终。

感应之机,如此之快!天地无私,人招吉或招祸全看自己起心动念之时,与其事后后悔,为什么不在开头就谨慎防备呢?

资料来源《太上感应篇汇编》、《安士全书》

──转自《明慧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