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1日讯】中国近现代作曲家李劫夫,生前号称“红色音乐家”,曾创作了几千首给民众洗脑的政治歌曲,包括大量的毛诗词歌曲及语录歌曲,最为著名的是那首“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可悲的是,李劫夫下场悲惨,在中共政治斗争中成为了牺牲品。

1913年11月出生在吉林省的李劫夫,原名李云龙。1937年受中共宣传影响,前往延安,在中共军队西北战地文艺服务团工作。次年加入中共,1948年调到东北“鲁艺”音乐部工作,1953年担任东北音乐专科学校校长,后改为沈阳音乐学院,继续担任院长。

李劫夫把自己的音乐天分献给了中共,一生中创作的绝大多数歌曲都是为中共政治服务的,仅从延安时期开始,李劫夫一个人谱写了两千多首中共政治红歌。

李劫夫针对为那些散不成词、律不成韵的《毛泽东语录》,写下的大量的所谓“语录歌”,还为毛泽东公开发表的所有诗词都谱了曲。李劫夫也因此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完全失去了作为音乐家的独立思考能力,特殊的路线斗争的经验,使他丧失了独立的人格。

然而,这样一个为宣传毛泽东立下汗马功劳的音乐人,突然从1972年初开始,销声匿迹,其作品也被禁止播放。

据悉,他被牵扯进了林彪事件。林彪1971年“出逃”后,中共开始了大清洗,而与林彪及其亲信黄永胜有过交集的李劫夫也走了霉运,被扣上“投靠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罪名。

原来李劫夫在北京时,加强了与黄永胜一家的往来。他与黄永胜1943年就认识,黄是其上级领导。1962年,李劫夫去广州开会,再次遇到了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黄永胜。

当黄永胜的夫人项辉芳,得知李劫夫是沈阳音乐学院的院长时,便让他将自己的三儿子黄春跃,招到沈阳音乐学院去学音乐。结果,12岁的黄春跃到“沈音”后,李劫夫让他住到了自己家中,以便从生活上能照顾这个小孩子。

后来,项辉芳还让黄春跃做了李劫夫的干儿子。有了这层关系,李劫夫1967年在北京期间,便同当时也常住北京的黄永胜一家,有了较多的往来。两人的夫人还以姐妹相称。这是李劫夫后来罪状的由来之一。

因两家关系亲密,李劫夫与夫人张洛了解了很多高层内幕,并扯出了一件为林立衡(林豆豆)找对象、接着又受到林彪接见的事情。

受到林彪接见后,李劫夫夫妇赶忙写了一封感谢信,表示要“永远忠于毛主席,永远忠于林副主席”等等。这封信,日后自然也成为李劫夫的一桩罪行。

除此以外,李劫夫向林彪“靠拢”的证据还有:1970年为林彪写的“重上井冈山”谱曲,以及1971年李劫夫创作一首“紧跟林主席向前进”。

1971年9月,李劫夫从偷听到的外蒙古电台所播的信息中得知,中国有一架飞机飞到外蒙古时坠毁,中共高层出事。同年“十一”那天,李劫夫又看到北京没有像往年那样举行庆祝活动,他愈来愈猜想中共高层出了事,但见报纸上报导的周恩来依然如旧,他又猜测可能是毛泽东病重,已由林彪战胜了江青集团而接了班。

于是李劫夫提前创作一首“紧跟林主席向前进”,但只写了题目。正是这首未能完成也未能问世的“颂歌”,成为他生命悲剧性结束的“挽歌”,也成了他们夫妇二人长期受审、并永无政治上翻身之日的关键。

1971年10月20日,李劫夫夫妇被从锦州押到沈阳,尔后,被关进了地处沈阳的“学习班”,进行审查。专案“学习班”一办5年多,直到“四人帮”都被打倒了,还没有“散班”的信息。

1976年12月17日,中午12点多,李劫夫因心脏病发作,死于“学习班”中。

1979年11月20日,辽宁省委的“纪委”作出决定:“李劫夫积极投靠林彪反革命阴谋集团,问题性质是严重的,但考虑其全部历史与全部工作,定为严重政治错误,并因其已死,对其处分不再提起。”

这是中共对李劫夫倾其一生为其创作服务,最后因“政治错误”被迫害致死的盖棺定论。

结语:李劫夫无疑是具有相当艺术才华的音乐人,但却用错了地方,不仅助纣为虐、从精神上麻痹、毒害中国人,而且自己的性命,最终也被自己全身心服务的党所吞噬,可以说,害了自己,又害了他人。

(责任编辑:文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