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27日讯】截至2017年7月,中国的“709”大抓捕事件已经过去了整整2年。 此前杳无音讯的被抓律师们,今年陆续有了消息,他们有的突然获释回家,但凄惨模样震惊家人; 有的则在取保获释、长时间低调沉默之后,发声揭露曾经遭受的酷刑。“十大禁闻之六”,请看“‘709案’两周年 酷刑大曝光”。

2017年1月12号,709大抓捕案中被抓的律师李春富,在被关押近1年半后,突然获释回家。他目光呆滞,骨瘦如柴,并处在巨大恐惧中。

李春富妻子毕丽萍:“他精神出现了问题,恐惧、害怕,前面说的可能后面他都不记得了,他还说,‘我在那里头要吃药’,我说,吃什么药?他说,高血压、高血压啊!我说,你没有高血压啊。”

2天后,医院确诊,李春富已经精神分裂。

530天的关押,中共将一个坚持为弱势群体维权的律师的精神彻底摧毁。李春富的遭遇,震惊了维权界。

紧接着,1月18号,另一位被抓律师谢阳遭酷刑虐待的细节,也被揭露出来,他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公开了《会见谢阳笔录》,其中披露,警察在对谢阳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对他长时间进行刑讯逼供,手段包括“熬鹰”,初期几乎24小时轮班审讯,反复恐吓、辱骂、控制饮食、暴力殴打。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慢性的整人方式,包括“烟熏”、“吊吊椅”等。

期间,警察甚至恐吓谢阳说:“我白天休息得很好,每到晚上这个时候我就很兴奋,我就是要故意折磨你,你看着,我要把你折磨成一个疯子,你别以为你以后出去还可以做律师,你以后就是一个废人……”

谢阳回忆说,“那种生不如死的状态没有办法形容。我第三天就崩溃了,精神完全崩溃。”

陈建刚:“谢阳给我讲到他被折磨的想自杀,他后来说,警察威胁他,要用车祸把他妻子女儿杀掉,他在里面哭,我在外面这样擂起桌子,我觉得我一生一世难以忘记,我和他隔着铁窗,他在里面掉泪,我在外面掉泪。”

谢阳最后被迫认罪,而且他在2017年5月被庭审时还在法庭上声称,自己不曾遭到酷刑。

另一位被折磨得完全变了模样的律师是李和平,他5月份获释回家时,已经从2年前被捕时的壮汉变成了小老头。

李和平向家人透露,他在关押期间曾被戴工字镣铐长达一个月,身体不能伸直,并被强制灌药至少20个月。

李和平妻子王峭岭:“他吃药以后肌肉疼,意识昏昏沉沉。最多的每天要16片药,各种形状的药物,有一次吃下药之后血就往头上涌,整个人就快昏过去了。有时候心脏就‘通’的跳一下,半天不跳,是非常可怕的。”

到2017年7月份,“709”事件发生两周年前后,又有多位之前取保获释后,沉默低调的律师公开发声,揭露警方对他们的酷刑折磨。

709事件第一位被抓的律师王宇, 在7月9号当天发出公开信,描述自己在狱中曾遭受的酷刑说:“7天7夜戴着手铐脚镣、5天5夜不让睡觉、被迫长时间在小方框内“坐板”,偶有犯规就被责打。”

2017年1月5号取保回家的谢燕益律师也对媒体披露,除了被殴打、得不到食物,整天被逼蹲在矮凳子上,被单独囚禁,半年没见过阳光外,他还被强迫服药近2个月。

还有任全牛、李姝云等律师也相继发声,讲述自己被虐待、被长期服药的经历。

这些黑幕的曝光,引发外界的强烈反应。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和多个国际组织纷纷发声谴责中共的邪恶。

而仍然在关押中的王全璋律师,他的家属则更加担心他的处境。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是这当中唯一一个到现在音讯全无的人,只是有一位释放的律师曾说过,在秘密关押的期间,他们听到过王全璋惨烈的呼叫声,随着709案陆续释放的人,他们所揭露的遭受酷刑的情况,我为王全璋的生命安危万分担忧,我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因为酷刑,身体残疾了,或者说这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2015年7月9号开始,中共针对大陆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展开大规模抓捕和骚扰,事件涉及人数高达300多人。目前,被抓律师还有多人未获释放,中共对他们的打压仍在继续,他们的家属也不断遭到骚扰、逼迁,甚至连孩子都受到株连,不能上学、不能出国。

编辑/陈洁 周玉林 后制/李沛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