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消息,12月27日中共中央印发了一份《决定》,这是十九大后出台首个关于武警体制改革的文件。据此《决定》,武警部队不再列属国务院,明年(2018)1月1日将由中央军委统一领导。

普遍分析,十九大后武警部队维持了22年的“双重领导”制度被终结,一个主要原因是防止成为“夺权工具”,且认为亦与周永康2012年在薄熙来被免职后企图用武警力量发动政变破坏习近平十八大接班的内幕有关。

众所周知,包括十八大换届年在内的胡温政权时期的武装力量,尽在江系的掌控之中,就是郭伯雄、徐才厚掌管全军部队,周永康手握武警指挥权。而周永康透过公安部控管近一百万的武警,是凭著其中央政法委书记的身份。

今年8月前后,即十九大前夕,政法公安系统突然一波加快清洗,继重庆公安局前局长何挺,多名重量级高官也纷纷出事,如公安部前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公安部警卫局局长张智文等等。

彼时海外媒体均指,习近平在清除政法公安系统周永康余毒之际,已把目标瞄准周背后的“毒源”曾庆红。从诸多政法高层背景可知,即便是周永康独当一面的十年,乃至周落马被查、被判刑入狱后,曾庆红在政法系统的人脉与运作一直都在。

事实上,曾庆红曾经是中央政法委的上级主管,这部分关系不能切割周永康之外,还有关于周永康涉嫌的器官移植黑幕。

如旅美学者何清涟在2015年3月28日发表《死囚器官移植:周永康难以独自承担之罪》一文中指出: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谈到,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一条肮脏的利益链条,周永康落马才打破这种利益链。2002年以后的责任,周永康无可推卸。2002年以前的责任,应有他人承担。在文中“还有谁应对此负责?”时,点名了周永康中央政法委书记一职的前任罗干,以及中央政法委的上级主管部门中央书记处,而1997年至2007年12月担任中央书记处实际负责人的正好是曾庆红。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政法系统要向曾庆红负责的早期,薄熙来在大连任内审批一家德国人开办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成立的哈根斯,2003年随即成为全球最大人体标本基地。2012年薄谷开来案发后,舆论有指:这也让世界知道了中国不仅向全球出口玩具、服装和家电,还有人体标本。

舆论当时还聚焦哈根斯引起的最大争议,除了展览人体所涉及的伦理,莫过众多尸体的来源。哈根斯公司曾提及“中国尸体来源充足”,而系出哈根斯的大连鸿峰人体塑化工厂,在其展览中的免责声明有着更具体地表示:展览的全身尸体以及人体各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于中国公民的尸体。这些中国公民的遗骸来自于中国官方,中国官方可能是从中国监狱获得,因代理关系我们无法独立核实他们是否属于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被处死的人。

归纳当时媒体报导重点,为什么被拒于其他国家门外的哈根斯,会在1999年落户大连,此后大连又成立多家人体塑化公司?那些年这些公司处理的尸体不在少数,这么多的尸体从何而来?由于薄熙来在掌大连时,劳教所关满了法轮功学员,据悉大连三个劳教所就在附近,很多都人间蒸发,这也加深了国际调查一直以来对薄熙来、周永康迫害法轮功、活摘贩尸牟利的指控。

无论如何,周永康被官方指涉及“阴谋篡党夺权”,还被公开直接挂勾“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这两件事曾庆红与周永康都有分不开的关系。另外早有消息指出,江泽民支持薄周政变与下令活摘器官,都有来自于曾庆红的主意。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