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30日讯】中共武警部队确定从1月1号起,归纳给中央军委统一管理,结束武警系统超过30年的军队与公安部门的双轨管理模式。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说,这是“确保政治安全”。外界分析,此举等同解除地方政府“兵权”,以消除政变隐患。

中共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从2018年1月1号起,中共武警部队归中共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

28号,中共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武警部队归入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入中共国务院序列,是为了实现当局对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确保政治安全”。

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国防部发言人的言外之意是说,武警威胁到了现当权者的安全。在中共的武装力量中,军队因为它的封闭性,加上管控非常严、擅自调兵也非常困难,所以军队很难起风浪。”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那么政治安全其实它只不过是政权安全的另一种表述,这个比较含蓄一点的表示。这种说法在我看来,等于是官方它用了一种变相的说法,承认武警曾经出过大问题,政治安全上出过大问题,在政权安全上出过大问题。你想作为一支武装力量在政权安全上出了问题,那毫无疑问的,肯定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可能是参与政变、叛乱。”

中共武警部队成立于1982年,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双重领导。有分析指出,此前这种双轨管理模式,使得地方政府对武警部队拥有指挥、调动的权力,导致中共中央对这一准军事力量的控制力受到影响。

郑浩昌:“但是武警除了军委,还有一个公安‘婆婆’,公安又受地方政府和政法委节制,平时因为维稳的需要,公安指挥武警的机会甚至比军委还要多。”

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表示,尤其是当政法系统掌控在周永康之流的手里时,当然是会让习近平不放心。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中国大陆在过去30年,武警一直扮演着维稳的急先锋,暴力镇压的第一线,使得武警的权力急速扩大。

唐靖远:“站在习近平的角度,武警这么多年充当暴力维稳的急先锋,可以说是成为这个民愤和民怨的,矛头所指向的最激烈的对象。另外一个问题,刚才我们也提到就是武警有点像一个私人武装的这种性质。所以呢,这个对习近平的政权安全来说,它是构成一种巨大的威胁,所以这个也是习近平必须要对整个武警系统进行整肃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按照中共惯例,一个省的公安厅厅长,通常兼任省武警部队第一政委,有指挥地方武警权力。因为如此,武警成了地方政府手中,除了公安警察之外的另一支武装力量。

中共原总参谋部退役上校,反恐专家岳刚在微博发文指出,武警作为“第二武装”存在不稳定隐患,弱化了中共军委对武警的管理。他举例周永康长期担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兼武警第一政委,“自恃手握第二武装,野心膨胀敢于搞团团伙伙,索取更高权力。”

外界传言,中共武警部队曾参与江泽民派系针对习近平的政变,因此,中共国防部发言人的这个表态,被外界认为是间接证实了政变传言。也就是说,武警部队此前“政治不安全”。

2012年2月,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曝光了江派人马企图阴谋政变,让薄熙来替换习近平。当时掌管重庆的薄熙来曾动用武警部队包围美领馆,企图强行带走王立军。

习近平十八大正式上位后,对武警进行全面大清洗,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武警部队副司令员牛志忠等至少12名武警部队高级军官落马。

采访/常春 编辑/黄亿美 后制/ 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