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04日讯】近期中共省级“戎装常委”退而复返引人关注。一年前,“戎装常委”曾集体退场,如今又呈快速归位势头。有分析指,这表明习近平军改基本到位,习已牢牢掌握军权。戎装常委的归位也意味着习在军中化解了两大毒瘤,即地方腐败和郭徐余毒。

中共官媒报导,近日,习当局任命了上海、河北、甘肃、湖北、安徽、辽宁、江苏、广东、湖南等十四个省市的戎装常委。在消失一年之后,戎装常委又大面积重现,引人关注。

“戎装常委”指的是各省级党委内的军方代表,一般由各省军区政委或司令员担任,参与地方“重大事项的决策,负责协调军地关系”等等。

时政评论员石实表示,“戎装常委”设立始于江泽民亲信徐才厚、郭伯雄架空胡锦涛军权的2007年,徐、郭在军中大搞卖官敛财,各省市军区的戎装常委成为他们两人卖官的重灾区。

徐、郭在军中遍布亲信,安插到地方的自然是江派人马。因此,“戎装常委”作为军队与地方的中间协调人,实际上是江派“野心家、阴谋家”们控权的一个重大布局。

在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号召下,很多戎装常委在其位不谋其政,反而天天计算如何发财。广东、深圳一些戎装常委以军用土地“置换”的方式开发军产房出售,主事者们个个变身为亿万富翁。

还有些戎装常委打着拥军爱民的旗号,向地方政府要钱、要项目、要官职、要土地,但所要之物并不是为了强军,而是为了中饱私囊。

习近平上台以后伴随着军中打虎风暴,地方“戎装常委”发生大洗牌。到2016年底,“戎装常委”更遭集体退场,已不成为省级官员的“标配”成员。

时评人士章立凡认为,习近平让“戎装常委”退场是为防范军中“野心家”。传闻涉政变的薄熙来,曾经召集成都、四川、西藏、云南、贵州、重庆警备区参与进行士兵演习,与军方来往密切。

原四川省“戎装常委”、军区原政委叶万勇2014年5月中共军纪委立案调查。曾有知情人透露,叶万勇落马是因为深度卷入了周薄政变。而接替叶万勇职务的李亚洲,在担任“戎装常委”仅一年也被免,内情亦引人揣测。

郭徐两个军老虎一死一落马后,军方展开肃清“郭徐流毒”影响,从“彻底肃清”到更加“彻底肃清”、“深入彻底肃清”再到“全面彻底肃清”。

由于郭伯雄、徐才厚长期掌控军权,军中亲信遍布。有消息指,郭伯雄落马前曾在一个场合叫嚣道:“换掉我们,下面还是我们的人。”其子郭正钢曾放言“全军将领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由此可见军中问题严重。

据统计,至去年10月,习近平已拿下了近70名军级及以上的大“老虎”,其中大部分是江派人马。

中共十九大前,中共前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也被指是江派人马遭调查,张阳更于2017年11月23日在家中“畏罪自杀”。

而房峰辉被指与张阳是军中“老搭档”,港媒称,房张二人暗中抵制肃清“郭徐流毒”,并涉嫌在十九大前发动军事政变,被当局察觉后,果断拿下。

截至目前,中共军改已开展两年,已有200多个正师级以上的机构被裁,人员精简三分之一,数百名将军调整岗位。自十九大之后,军中上位的绝大多数是习的亲信,习家军初具规模。

时评人士章立凡曾表示,在习近平认为对军队有把握时,“戎装常委”应该还会再现。现在,“戎装常委”快速归位,显示习近平的军权已经稳固。

(记者唐风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