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军委联参部参谋长房峰辉落马,从其最后一次露面到正式宣布移送军事检察院,历时141天。是姗姗来迟吗?其实还不算是。

回头看,对于像郭伯雄、徐才厚、王建平这样层级的高级军官,当局都是调查三、四个月后才公布。张阳的自杀显然打乱了当局的部署,迫使公布提前了。但当局并不想把房、张两名军委委员同时摆上台,对党国脸面来说,这样损伤太大,所以就让房峰辉“迟到”了一点。这个公布的时机就选择在中纪委二中全会之前的2天,祭旗之意很明显。

房峰辉和郭伯雄是正牌老乡,均是陕西咸阳市人,尽管不是最贴身的同县老乡,这层乡党关系也足够两人抱成一个“共贪团”的了。加之房出身于郭的兰州军区嫡系,房向郭行贿、攀附而得位,并不令外界惊奇。

就拉帮结伙的严重程度而言,中共军队与地方政界相比,只会过之而无不及。中共有所谓的十大将军县,按上、中、少将数量(有点像奥运奖牌榜)来排名,依次为湖北红安(61名将军,其中上将6人)、安徽金寨、江西兴国、湖南平江、江西吉安(您没看错,就是曾庆红的老家)、江西永新、河南新县、湖北大悟、安徽六安、湖南浏阳。

但是这些将军帮派在江泽民掌军之后,到如今已出现了相当大变化。除了大量军头垂老或身故之外,更重要的是,在江家帮这面腐败大旗之下,一些小帮派渐渐势力日隆,比如以徐才厚为代表的大连瓦房店帮,以贾廷安为代表的河南帮。郭伯雄与房峰辉这对“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组合”,也是很有份量的“二人帮”。

而张阳之于徐才厚,走的并非乡党路线,而是坐“政工口”直升机。

郭伯雄有以兰州军区为地盘的“西北狼”支系,徐才厚有沈阳军区为地盘的“东北虎”支系,这两人各抱江泽民一条大腿,成为左右贪军都尉。此外,还有源于一野到四野形成的四个支系,由红一、二、四方面军、陕北红军形成的若干分舵。

面对中共军队内部如此盘根错节的山头,应该说习近平是下了非常大的砍伐力气的。比如把18个集团军主官打散重组,缩编为13个集团军,番号由71重新起,就把原来的一野到四野、七大军区(各管几个集团军)支系都抹平了。

当然,最大的成绩是打掉郭、徐两名前军委副主席,这样的力度确实是中共建政以来未有。但是,这能解决根本问题吗?

如今的军队早已不能靠“为党效忠”来支撑,因为共产主义在民众心中已经幻灭。大力反贪之后,曾被用于“凝聚军心”的油水甜头也没了。尽管如此,军队仍可以靠军事强人把控大局而暂时抱团。但是强人一旦失位或故去,失去了箍桶圈的水桶,势必散架,四分五裂。

在这个意义上,由郭、徐、张、房等带来的政变危机,其实只是一个小危机,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

所以对现当权者来说,换一个真正历久不坏的箍桶圈才是治本之道。怎样的箍桶圈?就是建立在军队国家化上的“为国效忠”。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