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8日讯】近期,中国至少28个省份发布了2017年的GDP数据。包括天津、内蒙和甘肃等地的GDP增速大幅下滑,甚至不足4%。有经济学者指,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时期,片面追求GDP形成的经济怪胎,终于被打回原形,中共近几十年虚胖的经济状况,露出真实面目。

陆媒27日报导,在2017年多数省市实现超预期增长后,在中央严查GDP掺水的大背景下,近日,28个省发布了2017年的GDP(本地生产总值)数据。

其中天津、安徽、湖北、甘肃、内蒙古、西藏、河北、山东、广西、吉林、重庆、宁夏、青海等13个省市都下调了的经济增长目标。

经过“挤水分”后,天津、内蒙和甘肃三地的GDP增速发生的大幅下滑。天津的增速从前年的9.1%大幅下调至3.6%,内蒙从7.2下滑至4,甘肃则是从7.6下降至3.6。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还“自曝家丑”,承认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部分旗区县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一些地方盲目过度举债搞建设。

事实上,中共经济数据从中央到地方造假成性,早已经不是新闻了。连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都承认大陆各省GDP造假。

中国经济学者巩胜利曾表示,数据造假是中共各级官员显示政绩和“维稳”的一个重要工具。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时期形成的权贵体制,成为垄断中国经济的怪胎,遗患至今。

美国普渡大学历史教授洪朝辉,曾撰写英文著作,论述江泽民时代不断膨胀的GDP泡沫背后,却是中国社会付出惨重的文化、生态和政治代价。

外界关注,过去十几年,中国经济由高污染、高能耗、资源性产品出口﹔和官方投资、大跃进式的基础建设带动。而制定政策的权贵集团,也从中找到巨大腐败空间。

在江泽民时代后期,1999到2001年,各类腐败导致的经济损失,占中国GDP总量14.5%—14.9%。

《中国经济发展代价:权力、资本和权利贫困》一书作者洪朝辉说,到2002年江泽民时代结束,中国的权力资本经济和权力资本集团大致成型。

他说,权力资本集团主要遵循3大模式,促使权力与资本的结合:1,以权谋钱、以权抢钱;2,以钱谋权、以钱买权;3,以知识谋钱和以知识谋权模式。

而今日中国的权力资本集团的起源,有4大群体:1,中共国有资源的主管;2,中共国有企业负责人;3,权力与金钱交易的中介者;4,海外中资机构的经营者。它们已经演变成中国经济的怪胎。

《江泽民其人》一书中也称,江泽民倡导的经济发展走的是非常畸形、也不可能持久的道路。

中共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9%。“末日博士”麦嘉华认为,真实增长率可能只有4%。

面对旧体制带来的弊端,北京清华大学学者孙立平认为,破除权贵垄断、去处恶政,已经成为当前的首要问题。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