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1月28日讯】新闻周刊(612)八岁的“冰花男孩”网上曝红后,又一名黑龙江罹患血癌的七岁女孩写下遗书,要放弃治疗,一心求死。他们的遭遇让很多中国网友心疼,引来外界广泛讨论,七、八岁的年纪,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少年,他们的苦难是谁造成的呢?

冰花男孩”一夕之间在网上曝红。云南昭通八岁男孩王福满,顶着零下9度的低温,走了一个半小时到学校后,头顶冰霜的照片,令许多中国网友心疼。

继“冰花男孩”后,黑龙江一名罹患血癌的七岁女孩的故事也受到广泛关注。

一年来,佳烨接受了18个化疗疗程,59万元人民币的高昂治疗费,让她的家负债累累。去年七月,佳烨的母亲承受不了压力,离家出走。

佳烨写下遗书,要放弃治疗,短短88个字令人心酸。

“爸爸,今天看到你偷偷掉眼泪,我心里很难过,我知道家里给我治病已经花了很多钱了,也没钱了,妈妈也走了,这都是因为我,如果我走了,妈妈就回来了,你们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了,我不想治了,我们回家好吗?”

2016年12月底,云南四名儿童烤火取暖,不幸煤气中毒身亡。2015年6月,贵州毕节四名贫困留守儿童自杀身亡。2012年11月,贵州毕节五名贫困孩子藏身垃圾箱中,生火取暖,煤气中毒死亡。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资料,2010年人口普查中,中国大陆共有流动儿童3500万人,留守儿童近7000万人。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全中国广大的农村青年劳力都纷纷外出打工,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事实。青壮年人他们的孩子,可以说95%以上的都放在家里,扔给了老人。”

网友留言,“这是谁造成的苦难?还有多少家庭没有社会最低保障,十二岁以下的孩子需要自己照顾自己,孩子每天去上学都要经历艰难险阻……这种政府不要又有何妨?”

《百姓》杂志前主编黄良天:“它一直没有建立一个真正完备的,惠及全体老百姓,包括贫苦大众的社会保险机制,对这种社会制度的建设好像没有怎么上心,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社会稳定,核心价值就是保持这个政权的稳定性。很多钱用于维稳,用于政法队伍建设。”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它把钱撒到全世界,去赚它的那种名声,它把主要的钱用于装裱所谓那种能体现它经济繁荣那些表面的东西,还有大量的钱用于维稳,它不愿真正的去投入到百姓的医疗、生活、教育上,因为它想的就是这个极权,怎么去延续,它根本就不关注百姓的死活。”

对外实行金元外交,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共,却无视国内贫困人口的痛苦,导致惨剧频频发生。在老百姓的质疑下,不用说就知道这苦难是谁造成的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