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02日讯】日前,澳大利亚的情报机构将中共列为极端威胁政权,并称该国面临的情报渗透和间谍威胁史无前例,危害程度远超冷战时期。

澳大利亚“9News”新闻网1月31日报导,澳大利亚国内的情报机构制定的各国反情报指数共分五个级别:可忽略,低,中,高和极端。

一名澳政府消息人士证实,中共在该名单上被列为对国家安全存在“极端”威胁。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副局长维克里(Peter Vickery)警告,目前澳大利亚面临的情报渗透和间谍威胁史无前例,危害程度远超冷战时期。

维克里还说:“外国的间谍和干预活动不仅仅是针对政坛,而是针对我们整个社会。” 他说:“一些外国的情报对手不仅仅招募公共部门的官员,他们还试图招募和培养公共官员。换句话说,政客。”

近几个月来,澳大利亚传媒及情报部门不断揭露惊人内幕,指中共渗透澳大利亚政坛及学术界,干预澳洲政治和侵蚀澳洲价值观,令澳洲各界惊愕和担忧。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防分析师Malcolm Davis对澳广表示,中共一直在设法干涉澳洲的政治进程,目标是使澳大利亚“亲中共”而不亲美,甚至使美澳联盟走向终结。

Malcolm Davis说:“每个人都明白中共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反击他们了。”

2017年底,特恩布尔总理宣布修改法律,禁止外国政治献金,强制要求那些帮助外国政府影响澳大利亚政治的人讲清楚他们幕后老板是谁。

特恩布尔政府推出新法的缘由是,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对中共特工和政治献金的影响力越来越担忧。该法律将在三月份投票。

澳洲查尔斯特大学副校长和公共伦理教授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告诉澳广,随着特恩布尔政府在12月份推出新的外国干预法律,澳大利亚抵制中共渗透的运动达到高潮。中共开始把目光转向工党。

汉密尔顿教授说:“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共更多的干预澳大利亚政治。”

汉密尔顿教授说,新法引发中共焦虑,因为它将降低中共“影响和操控澳大利亚”的能力。“它们知道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德国都在关注澳大利亚发生的事情,并考虑模仿我们即将推出的法律。”

汉密尔顿教授说,中共寻求在太平洋建立一个“强大的势力范围”,作为反美的堡垒。

2017年12月中旬,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曾办了一个听证会,讨论分析中共如何通过收买﹑胁迫等方式,在海外发挥其政治影响力,呼吁美国政府高度警惕,抵制中共的“长臂入侵”。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