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9日下午,中共重庆市政协五届一次会议闭幕,原市长黄奇帆,担任该市政协普通委员。据了解,2016年12月30日,黄奇帆辞去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兼市长职务,并于2017年2月被委任为中共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不到一年时间,黄奇帆回到重庆当选为重庆第五届市政协委员,引发外界舆论普遍关注。

1月25日,中共重庆市政协五届一次会议开幕,黄奇帆以该市政协委员身份亮相主席台。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在当天开幕式讲话再提“全面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王遗毒”,鉴于黄奇帆在重庆官场与薄熙来、孙政才合作多年,特别是在薄熙来、孙政才纷纷落马之际,涉案颇深的黄奇帆是否会被肃清成外界关注焦点,也成为重庆官场肃清“薄王余毒”与孙政才恶劣影响的重要风向标。

1月30日,中共多维网发表了题为“黄奇帆回归重庆,意在陈敏尔而非政协”的文章。文章淡化了黄奇帆“被贬”的事实,文章称:“以黄奇帆公认的金融功底和经济驾驭能力,他再次出现在重庆政坛,重点不是他是否成为当地政协领导层,而是黄奇帆将如何助力重庆现任市委书记陈敏尔,推动当地经济继续良性高速发展。”可见,此次黄奇帆“返回”重庆是为了“助力”陈敏尔发展经济,而不进入领导层也是当局有意为之。言语间,多维网把黄奇帆的命运走向与陈敏尔的态度紧密相连的惊天秘密公诸于众。毫无疑问,黄奇帆已成为陈敏尔破局重庆的关键。

2007年11月30日,薄熙来主政重庆。2009年7月10日,中共《人民日报》报导了,当时薄熙来主政的重庆发出20万封公开信,邀请市民举报黑恶势力。一个月后,“重庆最大黑保护伞”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前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被查处,多名涉黑商人被抓,逾千黑恶团伙成员被缉拿。受此影响,2009年11月底,中共中央决定免去王鸿举的职务;数天后,12月3日王鸿举辞去重庆市市长,接任者就是自称与薄熙来合作的“如鱼得水”的黄奇帆。可见,黄奇帆能顺利接任重庆市市长职位,与薄熙来及其江派背景有莫大的关系,把黄奇帆称为薄党余毒也算名至实归。但2013年9月22日,薄熙来因受贿、贪污、滥用职权被判处无期徒刑后,黄奇帆却毫发未损,令外界惊叹。

事后证明,黄奇帆能安然无恙,这一切均得益于江派人马对重庆的控制。为了平息薄熙来事件的影响,2012年3月15日,江派要员张德江亲自入渝主持大局。同年11月15日,张德江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三,他趁机把替自己看管吉林的孙政才调到了重庆,以图孙政才能有更大发展,成为江派的“隔代继承人”,同时也能保持重庆官员队伍的“稳定”。就这样黄奇帆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继续受到孙政才的“重用”。

孙政才主政重庆后,表面上对中共中央精神高度赞同,实际上却消极抵抗,尤其在中共中央要求重庆要肃清薄王余毒问题上,孙政才玩起了“两面人”。当年薄熙来为了拉拢重庆官员听从自己指挥,一直没有处理当地二十多名涉嫌性爱视频的厅官。2013年1月,揭发众多重庆地方官员淫乱的不雅照事件持续发酵,但最终仅有雷政富一人落马。其余的官员仅被孙政才控制的中共重庆市委免职,包括彭智勇、范明文、韩树明、艾东、罗登友、谢华骏、周天云、何玉柏等一大批淫乱余毒官员逍遥法外。所以孙政才的不作为,让重庆官场的薄王余毒有恃无恐,随着孙政才的落马,重庆官场已变成了余毒盘踞的地方。在余毒盘踞的地方开展工作,这就是陈敏尔必须面对的实现。现作为余毒的代表黄奇帆,被贬回重庆“助力”,真值得外界玩味。

黄奇帆对重庆的经济发展真有外界认为的那么重要?这显然是伪命题。熟悉中共体制的人都知道,中共经济持续发展的关键就靠“刺激”二字。谁的政治资源大,谁就能吸引来更多的资金为自己站台,谁的经济和GDP就能名列前茅。至于外界标榜的“经济人才”,那都是愚民的把戏,有权有钱的主子从来都不缺。若黄奇帆真有“公认的金融功底和经济驾驭能力”为何当局不派它代表中共去参加达沃斯论坛?为何它的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的头衔都无法保留?所以多维网的片面之词不足为信。为了应对频频惨烈的政治斗争,对中共高层而言,用一个自己信任的人远比用一个“人才”要实际的多。

据香港《前哨》爆料称,黄奇帆儿子黄毅与重庆钢厂陷入巨额亏损有关联。黄毅从澳洲大批量进口铁矿石后,再以高价转卖重庆钢铁,多年来赚取巨额回扣,造成重庆钢铁连年亏损。可见黄奇帆家族本身也有贪腐的经历,在重庆官场,在薄孙余毒的眼中,黄奇帆已成为了一个重要风向标,它的命运走向对其它人而言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从2017年7月,陈敏尔主政重庆以来,多次提到要肃清薄熙来、王立军和孙政才留下的余毒。当局为给陈敏尔肃清余毒创造良好环境,1年内外调14名省部级高官入渝,但现在重庆官场肃清余毒的动静与当年四川官场肃清周永康余毒的动静相比,实在太小,太安静。这背后恰好反映出,薄孙余毒盘踞重庆,到了陈敏尔都无法轻举妄动的地步。

现在作为余毒代表的黄奇帆,以助力重庆经济发展为名,被“请”回了重庆,这预示著黄奇帆的命运已掌握在别人手中,它已成陈敏尔破局重庆的关键。是与余毒们相互妥协、坑瀣一气?还是冒着巨大风险彻底肃清余毒,以换取最高领导人的信任?这是陈敏尔主政重庆必须选择的棘手问题。孙政才的教训就在眼前,不肃清余毒,与余毒同流合污,重庆又会成为主政者来了就无法脱身的地方。原本“脱身”的黄奇帆,又意外的回到了重庆,它能否成为陈敏尔破局重庆的关键,它能否换来陈敏尔四年后的成功“脱身”,这一切均视它们背后政治势力的博弈结果而定。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