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当选人大代表“重返政坛”是罕见现象,是因为,在中共制度下政治局常委如做不到总书记,就是到顶了,退下去再当人大代表“重返政坛”,这在过去是绝无可能、前所未有的事情。那麽在习近平大权在握的情况下,这件事发生了,就肯定具有其特有的意义。

目前外界估计王岐山会担任国家副主席。以王前5年跟习结成的关系,以王的打虎能力和王从常委高位退下的事实等因素来判断,这种可能性很大。但过去中共国家副主席大多是仪式性或过渡性角色,如以储君身份为接班铺路,胡锦涛与习近平都经历这一过程。

然而,在王不可能接习班的前提下,王的副主席是否算委以重任?是否具有实质意义?如果习让王主导新成立的监察委,或者习让王主导在政法界或金融界清理江派成员,或者习让王主导处理中美经贸关系,三者有一,当然算委以重任,或具有实质意义了。

依我看,习的实际破规力度远超破除“七上八下”。“王岐山复出”实际意味着,不但 “六十八岁高龄可以上”,甚至“党内高位退到底后也可以党外高位上”(此处“党外”指没有党内职务)。一方面,习近平是不动声色地用迂回和策略的方式最终否定了江泽民的规矩;另一方面,习近平实际上是通过“王岐山模式”为自己在总书记之后继续执政铺路或探路,至少是预留了这种可能性。

从习破规的力度看,从“王岐山模式”(即党内无职也可以党外继续高位掌职),过渡到从党外执掌国家权力也只是一步之遥。也就是说,“党内退下后从党外可以上”。后一点也不排除从党外继续执政,这就包括抛弃共产党,开创民主选举等等。从中国现状看,中国社会千疮百孔,中共整个系统腐败透顶,已完全黑社会化,根本不可能用改革或改良来保住共产党。抛弃共产党,这是民意和天意。解决中国问题只有这一条根本之道。

目前“王岐山复出”这件事的发展还有待观察,但其意义超出了单纯的王岐山权力回归或肯定习王前5年反腐打江成果的范围,目前还难以估测。

责任编辑:天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