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07日讯】2018年2月05日,海外中文媒体发表《裴毅然第十集:井冈山的烧杀抢掠与逃兵》的访谈文章,前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历史所访问学者裴毅然教授接受访谈,介绍中共在井冈山时期,对当地民众的暴力烧杀抢掠的历史。裴毅然教授的研究表明,中共党魁毛泽东在此期间至少两次亲手杀死地主乡绅全家,连孩童也不放过,而且不止一次。

文章说,至少两条资料可证实此事。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毛泽东亲口向他承认井冈山时期的烧杀,自己曾亲令杀死地主全家,包括几岁孩童。《胡乔木文集》中写道:“秋收暴动期间,提倡杀人放火。毛主席说他亲自点过火。一放,周围的农民都跑了,群众根本就不赞成。”

裴毅然介绍,1928年3月,湘南特委代表周鲁对毛说:“我们的政策是烧,烧,烧!烧尽一切土豪劣绅的屋!杀,杀,杀!杀尽一切土豪劣绅的人!”“我们烧房子的目标就是要让小资产者变成无产者,然后强迫他们革命。”

裴毅然教授评论道:与太平天国逼民入伙一样,“房屋俱要放火烧之,家寒无食之故,而随他也。乡下之人,不知远路,行百十里外,不悉回头。加后又有追兵,而何不畏。”(太平天国将领李秀成供词)。

另外,1928年1月,朱德率南昌暴动残部发动湘南暴动,3月国军进剿,中共湘南特委决定焦土政策,拟烧尽宜章至耒阳一线公路(200多公里)两侧各5里之内房屋,乡农暴力顶抗,追杀千余,郴州城几十具共干尸体倒街,妇联主任赤身裸体,两乳被割,开膛剖肚,外阴被挖......

中共赣西南特委书记刘士奇1930年10月7日的报告写道:土劣的妻女,以前威风凛凛的现在大半在吉安赣州当娼妓,土劣则挑水做工,现在又跑回来向苏维埃自首,愿意将所有家产拿出来,请苏维埃不杀就是··· ···

1929年11月6日,中共闽西特委报告:“一般过去斗争失败的同志脑子里多充满了杀人观念,他们杀人太随便了,以为反动派可以杀得尽的。”在赣西南,据1930年6月的《红旗》记载,“农村的豪绅地主,简直没有生存地步,捉的捉,杀的杀,逃跑的逃跑的,赣西南有廿余县的乡村,农民协会即变成了临时政权机关。”

裴毅然教授还举了几个毛泽东残暴的例子。如共军在其“长征”逃窜途中,云南某县长误将红军当国军,大开城门迎纳。红军进城后,问前来迎接的官绅:“你们给本军办好了粮食军饷没有?”回答已办妥。红军吩咐要十个向导,也一一派定。等县府官员前来拜访,毛泽东下令将百余名前来欢迎的官绅处以死刑。

毛还嘲讽地说:“如果一切敌人都像云南这个县长这样蠢,中国革命早已成功了。”

裴毅然教授回亿:‘1980年代我就从北京学界听闻:中央党校的人最反动,因为他们掌握早期中共苏区资料,明白“原来如此”,所以从历史真相中思想认识发生变化,成为“最反动”。因此,大陆史学界传言:一旦中共倒台,最后一招可能会炸毁档案馆。

文革后邓颖超拿着胡耀邦的批条上中央档案馆烧了三天档案,即烧刘少奇一号专案、陶鋳二号专案、林彪专案等档案。江华也持这种批条上浙江档案馆,亲临监督烧了一天反右时他整“沙杨彭孙”的档案。沙文汉(省长)、杨思一(副省长)、彭瑞林(省检察长)、孙章录(省委财贸部长)。

毛泽东临死时最担心的就是后人议论(最主要还是党内的“不同声音”,怕文革翻案),他最怕留下历史恶名,因为他知道自己实在“作恶多端”。’

裴毅然教授在访谈中强调,中共为什么至今独裁话筒,自己演出自己评论,既不让民间评议时政,也不让学者评议党史……不想让人民知道1960年,是中共制造的饿死四千万人以上的大饥荒。

(记者李蒨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