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被传落马,虽然已公开露面“辟谣”,但依然疑云未消。首曝范长龙被查的香港《星岛日报》,日前被揭当年遭中共统战的内幕,或显示围绕范长龙落马的中南海争斗仍未停止。

2月5日,法广和香港《苹果日报》等多家中文媒体刊文,引述日前出版的《数风流人物──香港报人口述历史》一书内容,披露星岛集团前主席胡仙当年将《星岛日报》转手给何英杰,并被何英杰送给长孙何柱国的历史。

报导引述书中透露,《星岛日报》在香港沦陷期间,曾改称《香岛日报》,受日军控制。1994年被中共新华社社长许家屯统战,一直沿用中华民国年号的《香岛日报》转用公元纪年。

法广报导还提及书中没有的内容,称胡仙之后还获中共邀请,高调回乡祭祖,《星岛日报》也一改其“中共当局”或“中共”的用词,反共立场或亲台色彩进一步淡化。

法广还指,1998年从胡仙手中接过《星岛日报》的何柱国,当时刚获委任为中共全国政协委员,后于2014年获港府颁发的大紫荆勋章。

值得一提的是,《数风流人物──香港报人口述历史》一书中,采访了28位香港资深报人,包括《大公报》、《信报》和《成报》等多家报纸的创办人或编辑。其中涉及的港媒,不少都与《星岛日报》一样,被公认有中共官方背景。但唯独《星岛日报》的“统战历史”被拿出来晾晒,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范长龙落马风波。

1月13日,有海外推特推文首先引述红二代圈子消息指,范长龙已被立案调查。但真正取信于读者的是次日《星岛日报》的正式报导。

《星岛日报》近年经常提前透露北京的一些“内部消息”,因此该报有关徐才厚嫡系范长龙落马的消息刊出后,迅速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关注和转载,同时也引出了范长龙和中共军方的“辟谣”动作。

1月20日,自称“范长龙战友”的一名网民,上传范长龙夫妇的生活照,指范长龙正“享受退休生活”。

随后,《星岛日报》刊登了对这名“战友”的专访,指有人编造范长龙落马的消息是“居心叵测”,罕见地否定自己发表过的独家消息。虽然《星岛日报》报导中称,是这名“战友”接受了该报记者的访问,但事实上是否该报在某种压力下,被迫做了这次自损公信力的“专访”,不得不让人怀疑。

和《星岛日报》一样,在这场风波中表现异常的香港另一家媒体《南华早报》,在范长龙2月2日公开出席北京慰问老干部演出后,《南华早报》相关报导的措辞是,范长龙露面“可能澄清了”(could be in the clear)落马传言,而报导标题中更是在“澄清了”后面加了个问号。

时政评论人士石涛在《新唐人》节目中分析,马云的《南华早报》既惹不起范长龙,也惹不起要拿下范长龙的人,因此这篇报导等于什么说了,又什么都没说。

范长龙落马消息传出后,中共军报曾刊文提及范长龙,国防部发言人也罕见地公开“辟谣”,范本人也被安排公开活动澄清传言。不过这一系列动作并没有完全打消外界的猜疑。

多家媒体刊文指,徐才厚当年落马前也曾被当局安排公开露面,而且也是出席和范长龙类似的活动。但是央视画面中,范长龙这次露面时离习近平很远,国防部的报导没有出现范的清晰照片,说明范的待遇还不如当年的徐才厚。

法广报导更称,范长龙这次摧而不倒,说明习近平军中打虎可能遇到阻力,因为“几乎所有与郭和徐一起工作的高级军官都涉及了买官卖官”。

反观这次媒体披露《星岛日报》被统战内幕,可能说明围绕范长龙的博弈依然激烈。因为如果范长龙被查果真是一个“谣言”,范长龙和习近平也关系“良好”,那么传言涉及的当事一方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地“辟谣”。

而对已经自我辟谣的《星岛日报》,有媒体依然揭其老底,正说明博弈中的一方仍然底气不足,需要继续打击《星岛日报》公信力,来消除范长龙落马的舆论影响。

经过中共多年的经营,海外和香港有许多中文媒体都存在不同程度地被中共渗透或者操控。而不同时期被中共渗透的媒体,自然带有中共不同派系的立场。而且,伴随着利益关系的转换,一些媒体的站位也在变动中。这种媒体间打破“行规”、互揭老底的行为,凸显了不同派系间的立场冲突。

这方面比较典型的是,这次香港特首“选举”前,被指习近平阵营的香港《成报》和中联办旗下《大公报》等港媒之间的那场激烈骂战。

就在《星岛日报》被揭遭中共统战的2月5日当天,该报还提前披露了中共“两会”的高层人事安排,包括王岐山出任国家副主席,以及周永康余党张春贤、政法系统的周强和曹建明被打到人大二线等。

而据《星岛日报》1月14日报导,范长龙是江派徐才厚的多年旧部,在中共十八大前获徐才厚力荐,才得以破格升任军委副主席。报导还说,范长龙被审查和郭伯雄嫡系房峰辉有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新唐人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