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08日讯】北京部署的“扫黑除恶”行动正在全国展开。中共央视网的一篇文章列举已落马的黑恶势力“保护伞”,其中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居首,被疑借题发挥,有暗示北京“扫黑除恶”是秉承薄熙来重庆“打黑除恶”的嫌疑。

2月7日,央视网题为的报导中提到,1月份,中共中央关于“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通知》和全国公安机关电视电话会议都强调,“扫黑除恶”要和基层反腐“拍蝇”结合,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报导随后列举了7个涉黑的落马高级官员,第一个就是已被薄熙来处死的重庆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并称其为重庆市“最大的黑社会保护伞”。

文章重复了当年重庆当局对文强的指控,称其包养情妇,强奸幼女,组织和纵容妇女卖淫;并为黑社会团伙提供保护,任期内全市1400多起命案未破,500名杀人犯在逃等。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7月,薄熙来在重庆启动“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文强案是此次行动的首要大案。2010年7月,被判死刑的文强在重庆执行注射死。

文强在位时,被称为重庆“黑社会大佬”,贪污、受贿、强奸等无恶不做,并在江泽民对法轮功“杀无赦”的政策掩盖下造恶深重。

但外界认为,薄熙来扳倒文强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涉黑,文强只是薄发动政治运动的祭品和中共内斗的陪葬品。

薄熙来当年发动“打黑除恶”运动,除了借机扳倒政治对手之外,也将近千名民企老板打成“黑社会”,掠夺了他们的巨额财产。重庆“唱红打黑”成了复辟毛泽东路线的代名词。

中共十八大前,有6名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曾到重庆为薄熙来“唱红打黑”站台。但随着薄熙来的倒台,“唱红打黑”被视为薄熙来“反党路线”的象征,成了中共的一个禁忌词汇。

北京当局此次部署专项行动,特意将沿用多年的“打黑”说法改为“扫黑”,也被认为是刻意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虽然日前党刊《求是》发文鼓吹“消灭私有制”,但目前尚无迹象表明,北京这次“扫黑除恶”行动与掠夺私有财产挂钩。

但引人注目的是,央视此次将文强作为“保护伞”放在首位,似在刻意强调薄熙来处死文强的正当性。分析人士指,文宣系向来对重要议题的文章审查极严,这种手法直接将薄熙来的“打黑”与当前的“扫黑”挂钩,显然与官方此前的口径并不一致。

另外,中共中央有关“扫黑除恶”部署中强调,打击黑恶势力不能只“就案论案、就事论事”,必须和“拍蝇”结合,深挖“保护伞”,被外界解读为重点是“枪口向内”,打击对最高当局明顶暗抗的地方势力和政法系统。

不过,“扫黑除恶”的执行最终还是要依仗地方政府和政法系统,外界认为将阻力重重。

日前,北京当局部署“扫黑除恶”刚刚一两周,各省市自治区的公安部门就纷纷公布“扫黑除恶”的“成绩单”,抓捕“涉黑嫌疑人”从数百到千余人不等,但查封财产都只有区区几百万。外界质疑,“破案”过于迅速,涉案人和涉案金额也不成比例,各地公安可能只是抓几个底层混混充数,敷衍了事。

对于北京特别强调的深挖“保护伞”,各地都还没有公布挖出涉黑官员的人数。由此判断,各地公安机关还没有和纪检系统形成“有效合作”,将“扫黑”和“拍蝇”结合。

(记者和穆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