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11日讯】《黄帝内经.汤液醪醴》云:“当今之世,必齐毒药攻其中,镵石针艾治其外”。

5000年前、黄帝时代的“当今之世”,岐伯感慨的说,“现代人”的病要使用大量毒药治疗内科疾患,用手术刀、砭石、针疗和灸疗治疗外科疾患。使用了以上这么多手段之后,病人的形体都萎顿了、血液都漏尽枯干了,病还是没能治好——“形弊血尽而功不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岐伯说是“神不使”所致。

那什么是“神不使”呢?

根据《汤液醪醴》篇,简短的道理,“嗜欲无穷”就说明了。篇中,岐伯云,所有的“针石”等治疗手段都是“道”。

如果精神不进、志意不治(顺),那么,患了病就不容易痊愈。而现代人的精已坏、神已去,因此,荣卫涣散而不可再被收复起来。为什么如此呢?说穿了,都是“那时的现代人”的嗜欲无穷,形成了忧患不止,最后导致精气弛坏、营泣卫除,也就让神离去了,而病也就不能痊愈了。

这时,黄帝立刻明白了。

原来,生病的最最初始,基本上看,是极其精微的,它是先流连在皮肤的。《汤液醪醴》:“病之始生也,极微极精,必先入结于皮肤。”

如果让病形成的话,就叫做“逆”,到那时用鍼灸或用药物都不能治疗了。《汤液醪醴》这样讲:“今良工皆称曰:病成名曰‘逆’,则针石不能治,良药不能及也。”当病还在皮肤的时候,就必须赶紧治好,否则成“逆”;逆还不算,还让人嗜好那些对身体不好的音乐和图画,病就更难以治愈了。《汤液醪醴》如此说:“今良工皆得其法,守其数,亲戚兄弟远近音声日闻于耳,五色日见于目,而病不愈者,亦何暇不早乎?”

如果人想要预防生病,想要不生病,《黄帝内经》的《上古天真论》讲得很简单:“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意思就是,在适当的时间避免受到外界天气的风寒之邪气,并且让自己的心情调适到没有什么欲望,这时真气精神都达到最适当的状态,哪会生什么病呢?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