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日,中国传统的年三十晚上,一直身处漩涡并屡曝猛料的大陆富豪郭文贵,在美国再度发布视频,称经过自己聘请的专业团队的调查,业已证实,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是世界首富,其家族控制的“盗国”资产高达5000亿美金(约4万亿人民币),包括基金、股票、银行、信托,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黄金期货、房地产、海外控股公司、离岸公司等,资产由其孙子江志成代表江家持有,其内幕“骇人听闻”。

江泽民家族贪腐严重早已不是秘密,其家族早已被称为“天下第一贪”。据《中国事务》前几年透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拥有3亿5千万美元的秘密账户;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买了一栋豪宅,1990年就值1千万美元,由前外长唐家璇替他办理。”另据香港媒体披露,国际结算银行2002年12月曾发现一笔20多亿美金的巨额中国外流资金无人认领。之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刘金宝在狱中招认,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出去的。

不过,江家究竟贪污了多少钱,一直以来并无确切数字。郭文贵的曝料无疑填补了这个空白,而且所曝出的这个天文数字并非不可能的。因为江泽民当政时期,就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江绵恒江绵康闷声大搞权钱交易,捞取财富。

根据海外媒体报导,江绵恒1994年舍弃上海冶金研究所所长的职务,以数百万元购下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2000年江绵恒又创立宏力微电子公司,投资64亿美元,所需资金来自国库。2001年5月,在香港举行的“财富论坛”上,江泽民把江绵恒介绍给非富即贵的国际要人,特别是跨国公司的富豪们,以扩大江氏王国的实力。果然,在中共申奥成功的第二天,江绵恒就开始与这些外国富豪们签下大笔订单。此时江绵恒已经成了中共“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此外,江绵恒还以上海为基地发展其“电讯王国”,并涉足多起震惊国际的中国重大贪污要案,如“周正毅案”、“刘金宝案”、“黄菊前秘书王维工案”等,1.2万亿的“上海招沽案”也直指江绵恒。

至于江绵康,公开职务是上海市建设和交通管理委员会局级巡视员,负责全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因为其特殊的背景,其权力自不用说。按照上海知名律师郑恩宠所言,巡视员虽不是正式职务,但是官位很大,职权其实跟建设委员会主任一样大。而江绵康以上海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为倚靠,成立了吸附之上的研究所、研究中心、企业、社团、出版刊物等,同样攫取了大量利益。

正是江泽民家族起了“先锋模范”作用,江派各级马仔们纷纷效仿。徐才厚、郭伯雄在军中的卖官鬻爵,周永康在政法系、石油系的捞金,曾庆红让儿子曾伟低价购得国企和多方攫取利益……在江的统治下,中国社会腐败成风,实现了中共建政以来首次贪官治国的局面,并导致贫富差距扩大,道德急剧下滑,百姓怨声载道。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江和这些被拿下的贪官们曾在各个场合大喊“反腐”,但是事实上,“反腐”的口号不过是其欺骗民心、打击政敌的工具。也就是说,效忠江的“贪官”平步青云,而二心异己分子则在反腐败名义下被狠手整治,还有一些对江无用的小卒成为杀鸡儆猴的倒楣鬼。

习近平上台后,为了施政安全,通过过去五年的反腐,拿下了上百名省部级以上的高官,这些人大多为江泽民或其大马仔提拔,不仅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且拥有众多的情妇,其攫取的钱财以亿计算,其中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周永康、薄熙来等更是坐拥上百亿、上千亿的巨贪——虽然中共羞羞答答不敢承认。

中共十九大后,当局反腐调门似乎有所降低,巨贪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等在今年新年前依旧被“看望”,似乎昭示着他们尚且安好。虽然暂时的安好不代表未来就一定安好,但这难免让外界产生质疑:难道曾经说过的反腐要“直捣黄龙府”只是说说而已?不拿下落马高官背后的总后台,何以服天下?

记得2017年4月时,官媒曾报导称,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和《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查核结果处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党委(党组)认真遵照执行,其中《规定》是对2010年版的修订,《办法》则是新制定的。

根据《规定》和《方法》,中共官员的8项“家事”和6项“家产”必须向中共组织报告。8项“家事”中包括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的情况,或者虽未移居国(境)外,但连续在国(境)外工作、生活一年以上的情况;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的从业情况等。

6项“家产”包括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为所有权人或者共有人的房产情况;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投资或者以其它方式持有股票、基金、投资型保险等的情况;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的情况;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在国(境)外的存款和投资情况等。

通知还称“各级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要带头执行”,而“高级干部”就包括“ 离退休后享受副省部级以上待遇的干部”。换言之,江泽民、曾庆红、罗干、贾庆林、李长春等亦属于申报之列。

如今,通知发布已近一年,不知中共高官们申报的如何。如果比照江泽民自己申报的家族财产与郭文贵的曝料,差距会有多大呢? 估计中南海的高官们个个心知肚明。

不可否认的是,江家巨额资产被曝产生的冲击力是巨大的,中南海该如何应对呢?选择沉默,继续按照十九大制定的方向,坚持在马列毛邓、江思想和理论等的指导下前行?还是顺应天意、民心,拿下江泽民这个恶贯满盈之徒?这是摆在中南海高层前的一道关键的选择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