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3月20日讯】去年中共从朝鲜进口电力大涨91%,朝鲜赚取了1,100万美元。外界认为,这是中共在变换方式支持朝鲜,对抗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去年中朝电力贸易平衡明显被打破,朝鲜对中国的电力贸易顺差从2016年的260万美元激增至1,080万美元。

中共海关数据显示,中国从朝鲜进口的电力大涨91%,至319,681千瓦时,创下自2000年最高记录。同期中国对朝鲜的电力出口则下降96%左右,至942千瓦时,合13.2万美元,为2005年以来最低。

报导说,尽管朝鲜自身长期受电力短缺困扰,但去年对中国电力的出口,意味着朝鲜赚到了更多的硬通货币,在其他收入来源遭国际制裁措施切断之际,这一出口给朝鲜带来的收入进一步增加。

旅美时事评论员蓝述:“这个出口是以发电厂的合作形式,输到中国去多一点,中国给它的钱也就多一点,有了钱它可以买一些它所需要的战略物资,所以这是换一种方式违反联合国的禁令,中共一直搞这一套,换一种新的形式给金家王朝输血。”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严震生:“它们两个是一个共生的体制,中国需要朝鲜成为国际社会一个比较麻烦制造者,中国不可能完全遵守国际社会的制裁,它总是要在关键的时刻协助朝鲜。”

在大量从朝鲜进口电力的同时,中共不停的在中朝边境鸭绿江上修建新的合资水电站,帮助朝鲜增加电力供给,继云峰、老虎哨、水丰、太平湾水电站后,2010年,中共又耗资11亿人民币,修建了望江楼和长川水电站。

2012年,中共还设计了把朝鲜接入中国国家电网的计划,从中国边境城市珲春市至朝鲜港口城市罗先建设一条66千伏的输电线路。

不过,尽管电厂不少,朝鲜民众用电却极其缺乏。经常造访朝鲜的游客称,最近几个月,电力短缺促使朝鲜实施了越发严格的用电管制,一些区域每天只有三小时电力供应,晚上的朝鲜一片漆黑。

严震生:“我认为是这样,即使有新的电的供应的话,他还是让人们习惯于就是那么多的电,万一有一些新的制裁的话,它还是需要这个。作政策的人,即使有供电的新的来源,他也不一定马上释放出来,而是让它在手中,有多的选择可以用。”

公开资料显示,朝鲜人均用电量在1990年达到1,247千瓦时的峰值,到2015年却降到460千瓦时,大约相当于韩国人均用电量的4%。

国际社会认为,朝鲜在把应该提供给普通民众的能源转而用于军事和核计划。

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也试图透过朝鲜的用电情况,来评估制裁影响。

事实上,去年的制裁已经显示出成效。今年3月9号,韩国高级国家安全顾问郑义溶在白宫突然宣布,金正恩已经承诺:半岛无核化;避免进一步核试验和弹道导弹试射,美国总统川普将于5月之前同金正恩举行会面。

蓝述:“当然中共现在基本上是排除在这个谈判之外,但是中共又想在这里面插一脚,它怎么插呢,它就要支持金正恩,金正恩手上的筹码多一点,就可以在美国的谈判上争取到更多的东西。”

旅美时事评论员蓝述认为,川普看得非常清楚,真正对世界造成威胁和侵蚀的是中共,朝鲜只不过是中共指使的一个小流氓而已。

蓝述说,因为金正恩一心想得到美国保证他安全的承诺,估计接下来的川金谈判中,不但能够解决朝核问题,往后美国还可以腾出手来,专门对付中共对全球的危害。

不过,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严震生认为,朝鲜和美国的谈判来得太快,可能存在问题。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