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3月28日证实了25日至28日的“习金会”,同时官媒披露,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参加了此次会见的相关活动,而这个消息则引起海内外不少猜测王岐山有可能再添一项新职务。

由于专家解读,按惯例大陆国家副主席扮演较礼仪性的角色,本来不必参加类如金正恩这次外国高层非正式访问活动,而王岐山的参与,说明他的分量,也说明他今后将负责棘手的外交问题。

因而外界认为,目前王岐山若要新添一个与外交问题有关联性的现职,有可能是由“领导小组”升格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外事委)的副主任。

3月29日,外事委在习金会后,曝光了现任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而外事委主任习近平兼任,副主任的人选仍然未知。如果王岐山真以普通党员担任这看似常委级的外事委副主任,那就再次表明一件事,就是王岐山回归高层权力中心。

其实不管王岐山会不会再添什么新职务,习第二任期拉开“习王体制”序幕,已经足以说明习王关系不受外力破坏。

而成为破坏目标的习王关系主要是建立在过去五年的反腐中得罪了太多的人,王为习操盘反腐,政经领域都树敌,陷入各种势力的反扑,具体而言是习王这场反腐打虎中核心要员纷纷落马的江泽民派系。

过去五年,与习王二人皆有渊源的媒体人胡舒立主持的《财新网》,客观上也在释出习王与江派总后台江泽民的博弈信号。

令人印象深刻的,如在曾被外界视为胡时期大总管的令计划落马前夕,财新网刊文“令完成的财富故事”曝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早于2003年与江泽民儿子江绵恒之间的商业结盟。如在军中迄今最大一只“大老虎”郭伯雄落马及宣判,财新网两度刊发《郭伯雄沉浮》暗示郭伯雄在江泽民任军委主席期间被一路提拔的细节,并直接带出了江泽民的名字。

由于江泽民、江绵恒所代表的政治地位,没有人会怀疑财新网的内容是“奉旨揭露”,包括2016年9月20日这篇报导──《“首善”还是“首骗”?》起底陈光标,并直接点出他的后台李东生和令计划。若再结合此前陈光标赴纽约重炒“天安门自焚伪案”引发一场国际风波,这篇报导释放的博弈信号更深层,因该伪案是江泽民嫁祸法轮功学员的标志性事件。

很多分析,江泽民透过对法轮功的迫害而广建个人派系与系统,让他退休后仍维持相当影响力,架空胡锦涛十年,又在习十八大接班后多次政变夺权。

诚如知名“红二代”、罗瑞卿之子罗宇表示,江泽民一错再错的根源,是他错误发动镇压法轮功,骑虎难下,为了不被翻案追究,全面安插党羽延续迫害,继续争权夺利。罗宇还在他所出版的一本书的后记中如此写道:“我支持习近平反政变,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要杀习近平……”。

王岐山重回政坛与习近平再次合体,似乎最能表明这件事,就是两人还要共同面对要置他们于死地的贪腐总头目江泽民、曾庆红。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