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10日讯】中共当局正在建立一套所谓的“社会信用系统”,目前在中国各地陆续试行。舆论普遍认为,它的真正目的是监控公民。有媒体则总结了中共对付那些低分数公民所使用的一些手段。

美国网络媒体《商业内幕》4月8号的文章,总结了在中共“社会信用系统”中,被评了低分数的公民可能受到的惩罚,包括禁止搭乘飞机或火车、限制网速、禁止上好学校、阻止得到好工作、不准入住好的酒店,甚至点名羞辱等。2016年的一份政府公告,就鼓励公司在聘用人员、签署合同之前,参考当局列出的黑名单。

文章说,有九百万个低分数的中国公民被禁止购买国内航班飞机票。三百万人被禁止购买商务舱火车票。而根据去年发布有关书籍的作家波茨曼(Rachel Botsman)的说法,中共有可能限制低分数公民的网速,只是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机制。

另据《新京报》报导,去年吉林省拒绝服兵役的17人,不仅被纳入个人信用黑名单,在各种惩罚手段中,还包括两年内不得升学,取消其报考高、中等院校和复学、复读资格。

安徽民众萧先生:“像我的信用评价体系,我已经被好几个城市列为不受欢迎人士。还有我被限制出国的。还有我可能和政府打交道,做什么生意,肯定会受到各种控制和制约的。”

安徽民众萧先生表示,虽然表面上看这套社会信用系统有维护社会运转的作用,但最终目的还是维护共产党的政权。只不过看上去更具合法性,实际上是更带有欺骗性。萧先生认为,中共现在最担心的是政权崩塌,所以才说,你不能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萧先生:“所以说它们推出的这个信用评价体系,表面上看是使人与人之间的信用,以及人与这个机构、企业,包括政府部门的一些信用评价,但实际最终它是要用这个大数据为政权服务的,实际上是控制人的一个手段。等于千千万万个助手里面又多出一个助手,叫做信用评价这个助手。”

中共2014年首次宣布“社会信用系统”,并提出要在2020年以前建成。该系统名义上是为了扩大金融服务,但外界批评其目的是监控公民,会沦为政治工具。

据媒体报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教授邵晓莹此前在评价江苏睢宁县的信用信息分值时,认为条款中的规定给人一种暗示:上访、告状、网上举报在睢宁都有很大“风险”。

NSBO分析师汉密尔顿曾在《金融时报》撰文说,这个社会信用系统可以通过重新调整,产生“爱国”分数——也就是评价一个人的观点在多大程度上与执政的共产党的价值观保持一致。这是这项社会信用体系的核心:不仅用大数据来衡量信用得分,还要量化全体中国公民的政治倾向

汉密尔顿认为,这套社会信用评分体系注定要失败。

烟台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师张忠顺:“你为了思想控制,肯定是问题非常大的。而且政府即使做的话,恐怕也不敢在国际上公开承认。它是非常明显的违背联合国的人权宣言或者是人权公约的规定。中国这个政治体制比较特殊,谁都不说,但是大伙都知道,它这个东西会被滥用来维护它的政治体制中不能公开说的内容。”

萧先生:“以后新政府成立之后,新的制度进入中国之后,我觉得应该根据这个信用评价体系,加入到他的个人信用里面。如果说他现在老是给共产党唱赞歌这种人,共产党完蛋之后,不要让他们坐飞机、坐火车,坐高铁,不要让他们成立公司,银行也不要让他们存钱,我觉得应该立法去限制他们。”

萧先生说,要是说共产党好就加分,就代表这个人信用高,那像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以及被抓的大量贪官,他们口头上可都是最“爱国”的,但实际上这些人也是最自私的!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