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16日讯】广州医生谭秦东因在网上发帖,质疑一款被称为“中国神酒”的鸿茅药酒的疗效,竟遭到内蒙古凉城县警方的跨省抓捕,事件一时引爆网络。连党媒也忍不住发文质问,鸿茅药酒广告违法两千多次,谁是它的护身符?

今年1月10号傍晚,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赶赴广州,带走了谭秦东医生。25号的逮捕通知书上,谭秦东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4月15号,凉城县公安局通报,该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谭秦东妻子刘璇得到消息,案子可能在近期开庭,谭秦东被追究140万民事赔偿。

谭秦东之所以被抓,源于他去年12月19号在网上发布的一篇帖子。该帖称鸿茅药酒实际是酒剂类中药,成分中含有多种毒性中药材,并在标题上指其是毒药。

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称,该文造成了140余万的退货损失,严重损害公司声誉。

但谭秦东家人认为,谭没有虚构事实。律师胡定锋则指出,鸿茅药酒问题也曾被许多权威媒体报导,并被国家行政机关处罚过,谭并未造谣污蔑。

陕西某药厂销售代表邹先生表示,谭秦东从医学角度质疑没有错。另外配方中的豹骨,来源渠道是否合法,也很值得怀疑。

陕西某药厂销售代表邹先生:“如果(鸿茅国药)它想反驳的话,可以也从学术的角度上去反驳他。现在它不走法律渠道,它认为是别人诋毁了它,它走的是歪门邪道,联合当地的公安跨省去抓捕人家。首先它犯法了,第二个,为什么当地公安能配合它去做这件事?鸿茅药酒和当地官商肯定是有勾结,有个利益链。”

消息引起多方关注。

连党媒《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16号也发文称,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的广告近十年来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报导质问,谁是鸿茅药酒的“护身符”?

世界南蒙古议会主席席海明:“资本把上面都买通了,形成利益集团,类似于黑社会。权贵加上资本,畅行无阻。你只要不碰政治,你害死多少老百姓,它钱照样挣,照样发财。你是各省说这个酒要禁止,但是照样卖,广告照样做。背后就说明中国的法治啊,只是共产党维护自己统治的工具。”

谭秦东妻子刘璇向媒体表示,抓走谭秦东的人当中,就有鸿茅药酒的人,她觉得这是一种示威。

因此“警察沦为家丁”一时成为话题。

香港《东方日报》说,“虚假广告无人管,医生质疑却有罪”。内蒙古警方跨省抓人,显示执法部门不是为民公仆,而沦为商家的护院家丁。大陆警方所谓严打网络犯罪,只是为权贵服务,而面对包括百度等网站铺天盖地的虚假广告,以及无数被网络抹黑的无辜民众,却视而不见。这或许正是大陆的虚假广告屡禁不止、网络诈骗愈打愈猖獗的主要原因之一。

网名为“霍老爷”的作者撰文说,凭一个帖子,就能千里缉拿,真可谓兵贵神速。犯鸿茅药酒者,虽远必诛。内蒙古凉城之高效,是身为鸿茅药酒之流豢养家奴的高效。背后是权力的傲慢和任性。

席海明:“整个共产党就成了个大的贩毒集团,它上边一声令下,下边千里抓人,神速!这个也跟中共的跨国抓人一样的。”

世界南蒙古议会主席席海明表示,此事表面是警察执法问题,实际是中共的制度已经没救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就是所谓的国法。侵犯到他们的利益,对民众“要抓就抓,要杀就杀”。所以共产党不倒,中国什么希望都没有。

内蒙古警方跨境抓人早有先例。两名资深媒体人疑因报导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可能失联的消息,两个多星期前,先后被内蒙古警方以造谣罪名在北京拘捕。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