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08日讯】中共前党魁毛泽东曾有被国军抓获的经历,但在中共的宣传中,毛被抓后“机智脱逃”。据旅居美国的学者何晴荪女士研究查证,发现中共又一次篡改了历史,她刊文披露了毛泽东被抓后不为人知的一些内幕。

美国记者斯诺的《西行漫记》描写了毛泽东“被捕”又“机智逃脱”的事情。书中称,毛泽东组织军队,奔走于衡阳矿工和农军之间的时候,被国民党属下的一些民团抓到了。他贿赂无路,最后借机逃跑了。

然而,历史的真相究竟是怎样?前些年,旅居美国的何晴荪女士,在她的先生张时中先生的协助下,以“揭露中共真相的决心”,先后在大陆、香港、美国等地深入调查了解,查阅原始资料,反复研究论证,写出了《关于毛泽东被捕及“机智脱逃”等历史疑案的考订》一文,并真名发表,揭露毛泽东被抓后并非自己脱逃,而是靠出卖同党,获得了释放。

毛泽东出卖同党

文章揭示,1948年秋天,一个金姓的小学教师读了斯诺写的《西行漫记》,就地调查1927年毛泽东被捕的情况。经朋友介绍,得知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曾在当时的民团团部做过文书,于是他和朋友寻访到了这个老人。

这个老文书经过久久的回忆,不能肯定抓到的是谁,但记得那年(即1927年)8月中秋节前,有个瘦长的男人在镇上经过,因为背的包袱沉重,又东张西望鬼头鬼脑,被民团怀疑背的是枪支,把他抓住。

民团后来发现,这个人背的是一百多块银元和一些衣服信件,他说是做生意的,当即被押解到民团团部审问,经过拷打灌水,才知道他是共产党一个头头。

这个人供出好几个同党,有一个同党还是做县长的,在镇上小伙铺里等他,也一同被捕获。这个老文书清晰记得的大体情况,就只这些。

金老师要老文书回忆他听得的所有其他情况,老文书所知不多,只听说当天民团总部把那几个被捕的人解到边防司令部去,被捕的人给政府做了许多工作,招安了一大队暴徒。以后的事,就说不知道了。

金老师再次请老文书增加记忆,提供线索,老文书说当年的团总已死,可去找团总的儿子问问。团总的儿子当时也老了,又有病,对当年毛泽东被捕的事也有兴趣。

他肯定当年父亲抓的是毛泽东,但抓的具体情节不大明了,只听说毛泽东能说会道,愿意和政府合作,他的父亲爱才重义,见毛泽东为国军立了一些功,又是同乡关系,帮他讨情,保他回乡教书,谁知后来他却逃到井冈山去了。

文章称,此后,共军渡过长江,老文书的下落不明。土改期间,团总的儿子被枪毙了。后来,金老师也当了“右派”,和他另外一些好友多次秘密谈起毛泽东被抓的往事。香港回归后,金老师好友的女儿到香港,在和朋友闲谈中谈到这些内情。

毛泽东是政治骗子

何晴荪在文章中称,很多年前,她的丈夫张时中先生在香港,听到关于毛泽东被捕的一些细节,但他们觉得太简略,说明不了问题,又没有书面文字可证,很容易被中共指为“造谣”或“诬蔑”,因此一直没有写出来。

后来,她和丈夫到北京探亲访友,在图书馆发现有几本记述毛泽东被捕的书籍,足以证实老文书的所述“实而不虚”,于是,他们把它做为资料复印下来,回美国后,反复加以研究论证。资料如下:

第一种资料:胡长水、李瑗《毛泽东之路:横空出世》第399页称:“安源会议后,毛泽东即化名为安源煤矿的采购员张先生,和潘心源等一起,直奔铜鼓县城,进到浏阳和铜鼓边界的张家坊时,被团防军扣押。”

第二种资料:杨庆旺著《毛泽东指点江山》上卷第158页(中央文献出版社)称:“1927年有一支以二十军独立团为旗号的队伍也是在浏阳活动的浏阳工农义勇队。9月6日,毛泽东在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陪同下,离开安源前往铜鼓改编独立团,9月10日,在浏阳张家坊遇险逃脱之后,终于抵达铜鼓。”

何晴荪注:这一资料明言潘心源是县委书记,这和老文书所讲同党有做县长的,可以相互印证。其次,这资料提到浏阳活动的工农义勇队后来活动如何,不得而知,是否因毛泽东被捕立功而解散了,值得注意。第三,张家坊在浏阳和铜鼓之间,毛泽东在张家坊被捕后,自己说是到农民武装部队去,怎么又会走往戒备森严的铜鼓县城?这只能理解为没有逃脱而是被押解去铜鼓县城里去的。

第三种资料:李新、陈铁健主编《中国新民主革命通史》(二零零零年北京出版社)第一章第三节第71页称:“9月11日,毛泽东领导第三团在铜鼓起义。安源张家湾军事会议后,毛泽东与潘心源赴铜鼓指挥第三团,路经浏阳张家坊遇险,毛泽东脱险,潘心源被捕入狱,因此只剩了毛泽东一人赴铜鼓。10日,毛泽东同志来铜鼓。”

何晴荪注:这一资料注明“毛泽东脱险,潘心源被捕入狱”,没有详细叙述毛怎样脱险,潘又怎样入狱,一个最合理的推断是笔者占有许多资料,因为自己的“党性”关系和党大陆位,不敢明言,但历史事实具在,不好粉饰,用12字写出,让读者看其中的因果关系,即毛的脱险是“因”,而潘的“被捕入狱”是“果”,这就印证团总儿子所说的“立功”,是有“丰富”的具体内容的。

第四种资料:赵大义、高永芬著《险难中的毛泽东》。何晴荪注明,文中提到除潘心源之外,还有一个人名叫易学铁,另一个人名叫易子义,这与老文书所说毛泽东“供出了好几个同党”相佐证,并非虚构,而是铁的事实。

至此,何晴荪断言:毛泽东自己所说的“被捕机智脱逃”的故事,是粉饰自己欺世欺人的行为。

有学者对此表示,说毛泽东是个暴君,有些抬举他了,毛泽东是个自己说假话,又强迫人民说假话的政治骗子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