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12日讯】日前中共宣布,停止军队有偿服务工作正处在“决战决胜的关键时期”,将最后期限延后半年。因军队有偿服务涉及军方大规模活摘器官的罪行,分析指该行动或因此而遭遇重大阻力。

中共新华社6月11日报导,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入推进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宣布“到2018年年底前全面停止军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

而去年5月的新华社报导称,中共中央军委于2016年2月下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下称《通知》),部署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计划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

当局公布《指导意见》的时间,距离原计划的最后期限还有不到3个星期。

《指导意见》称,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当前“正处在决战决胜的关键时期”,各部门要“坚定信心决心”,“确保如期完成”这一“政治任务”,停止一切“以营利为目的、偏离部队主责主业、单纯为社会提供服务”的项目。

《指导意见》明确,对复杂敏感项目,采取委托管理、资产置换、保障社会化等方式进行处理。而“国家赋予任务、军队有能力完成的、军队特有或优势明显、国家建设确有需要的,以及军队引进社会力量服务官兵”的项目,将会被纳入“军民融合发展体系”。

《指导意见》强调,各有关方面要对此“高度重视”,党委一把手要敢于“担当”,对“复杂敏感项目”要亲自上手、一抓到底。

中共军队在1998年被要求停止经商,但仍然保留许多可展开有偿服务的领域。在江泽民“闷声发大财”思想指导下,这些有偿服务成为军方利用官方资源牟取暴利的工具,也成了滋生腐败的温床。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军队医疗系统。

据2016年2月的《通知》,停止有偿服务工作分两步走。第一步,涉及幼儿教育、新闻出版、文化体育、通信等10个行业的项目,2017年6月底前完成。

第二步,涉及到房地产租赁、农副业生产、招接待、医疗、科研5个行业的项目。由于有相当一部分合同期限长、项目终止难,投资金额大、经济赔偿难,利益纠葛深、问题积弊重、解决处理难等,计划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

一名军内经济专家曾向《京华时报》透露,中共军队有偿服务最典型的是军队医院,而且90%的服务对像并非军人。

大陆微信公号也曾刊登题为《“下决心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军队医院去哪儿?》、署名赵谦的文章。文章介绍,军队有偿服务最典型的就是军队医院,几乎每个军种、军区、武警总队以及其它大一点的部队单位,都拥有自己的医院。

在军方下发停止军队有偿服务的《通知》后,赵谦又发文称,“这是对军队医院系统和大都市部队军产运营者划下命运的中止符”。

而中共军队和武警医院涉及的问题中,最严重的就是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做移植手术牟利。

2006年,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内设地下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曝光。

随后,总部设在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经过多年的调查,获得数千个调查电话录音,其中包括多家医院以及中共军方和中南海高层的证词,最后证实当年是江泽民亲自下令,推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军事化、产业化”。


追查国际部分调查录音摘编。(网络图片)

当时的中共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负责秘密器官供体库(即大批法轮功学员)的管理和分配。因此,中共军队和武警医院获得了最便利的条件,成为活摘器官做移植手术的主要机构,以此牟取了巨额的血腥暴利。

2014年10月,《追查国际》公布对100家中共军队和武警医院器官移植的调查概况,共有2096名军医涉嫌活摘器官。

1999年,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此后6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暴增。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联合发布针对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揭示中国大陆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达到6万到10万,在过去的15年中总量可能多达150万。而如此巨大数量的移植手术,绝大部分无法查明器官供体来源。

2016年2月,北京当局公布停止军队有偿服务的《通知》后,《大纪元》曾报导,习近平清理军队有偿服务或与活摘器官有关。同期,名为《人体摘取:中国的非法器官交易》新记录片,披露中国每年非法进行人体器官交易额高达10亿美元,引起国际关注。

2013年12月20日,迫害法轮功的610头目李东生落马。在中共官方报导中,首次提到李东生的3大隐秘头衔——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国务院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并将这些头衔放在了公安部副部长职务的前面。

此前8天,即当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高票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

《大纪元》当时获悉,李东生落马的直接原因即是欧洲议会通过的反活摘器官议案:活摘器官罪恶正在全球曝光,时任高层为留后路要迅速拿出相应对策。

(记者和穆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