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据军报报导,6月5日至12日,第二期全军副战区级以上单位纪委书记培训班举办,来自全军副战区级以上单位的纪委领导共47人参加培训。

今次举办的军纪委培训班是第二期,而且时隔两年。回顾第一期是在2016年9月19日至25日举办,彼时报导指出,参加培训的人员为全军副战区级以上单位的10位纪委书记;又据当时官媒视频,在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期间与培训班学员座谈会中,时任军纪委书记杜金才等人参加座谈,视频画面显示,杜金才与许其亮同坐长官席,并有两次长达数秒的特写镜头。

由此可知,今年军纪委集训的时间提前不少,参加的人数较之前大幅增加,除此,在参加出席的相关高层方面,值得一提的莫过杜金才

公开资料显示,在军纪委第一期培训班结业后不久,2017年1月杜金才就不再担任军纪委书记。事实上,从某种角度而言,第一期军纪委集训期间,可以说是杜金才的煎熬时刻,因为在此前后都有与之相关的上将军虎公开落马。

之前是2016年7月9日落马的前空军政委田修思,田曾任陆军第21集团军政治委员(2002-2004年),而他此一职务的继任者就是杜金才。之后是2017年2月24日落马的国防大学原校长王喜斌,在王被抓时,同时也传出杜金才被查的消息,消息并指王喜斌曾获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默许在国防大学内大肆卖官。

其实早在2012年已有杜金才的负面传闻。如在军队退役官兵举报徐才厚、郭伯雄二人问题的公开信中,指名道姓要求军纪委书记杜金才回避。这些来自军内的消息披露,杜金才军中仕途主要得益郭、徐提携,甚至让他进入中纪委任副书记,都是郭、徐下台前的刻意安排。中共十八大之前,对谷俊山的调查屡遭军纪委的否定,其原因就是杜金才听命徐才厚变相庇护谷俊山,而十八大后查郭伯雄的许多查处线索,也都曾被杜金才挡下。

虽然杜金才被视为郭、徐流毒,不过杜金才也积极表态,与徐、郭划清界线,还公开在军报发表文章挺习,因而2016年1月,杜金才出任新成立的中央军纪委首任书记时被认为“过关”。

然而履新仅一年,杜金才就让位走人。值得注意的是,在杜金才被披露交出军纪委一把手的权力后,公开落马的第一个上将大老虎是张阳,令人注意的是,张阳2013年至2015年在总政治部任主任,总政治部副主任兼军纪委书记杜金才是张阳的三位副手之一。

张阳自杀身亡事件,至今议论不断。张阳在调查期间有人环伺情况下还能上吊身亡,又到达张阳这个级别的,只是经济腐败问题,应该不会出此下策,诸多疑点问题表明军中反腐博弈依然非常激烈。

在上将军虎张阳、房峰辉落马之后,军中反腐暂时沉寂。这次军纪委时隔两年再度集训消息,引发舆论猜测军中或将现大老虎。这也让人想到昔日掌军中反腐大权的杜金才,是会被放过一马,还是会被当大老虎打。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