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30日讯】中共建党97周年之际,有专家称,实际上,中共是表面上光鲜,内部危机四伏,中国已处在大变的前夜,中共正在末路上狂奔。

7月1日是中共建党日。对此,自由亚洲6月29日刊文讨论,中国共产党从当年不到60人的地下党,变成如今拥有8900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执政党,靠什么来发展壮大的?中国社会近年来的经济高速发展,是否是中共执政的功劳?中共未来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

报导引述不愿透露全名的网络作家李先生说,中国近年来的经济高速发展,并不是中共执政的功劳。

他说,现在有人研究晚清、晚明的历史,发现那时中国的GDP占世界的比重,比美国现在GDP占世界的比重还大。如果说经济发展好不好和执政党有关的话,显然不成立的。

而同样是中共执政,文革时期,它把中国的经济带到了崩溃的边缘。李先生说,文革时期,你不能说是国民党执政,或是什么民主党派执政吧?也是你共产党执政吧。

至于中共是靠什么来发展壮大的?“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中共党史研究学者高文谦认为,主要靠两手,软硬两手。硬的一手就是高压管制、政治恐惧。软的一手就是利益收买。

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在被软禁期间曾说,中共政治局里的人没有信共产主义的,他们多数人信的是对顶头上司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信的是自己摸索出的一套升官保官的经。

高文谦认为,中共一党垄断权力是中国所有问题的根源。从邓小平时代起,中共靠“韬光养晦”、发展经济,来掩盖很多问题,维持政权的稳定。现在又鼓吹所谓“大国崛起”,但国际政治气候发生了很大变化,中美贸易战可能令中国经济下滑,社会矛盾全面爆发。

他分析说,中共表面上光鲜,实际上内部危机四伏,最近发生的卡车司机罢工,退伍老兵维权,还有上海世外小学外面报复社会残忍凶杀案,所有这些东西都表明:中国社会现在各种矛盾已经到达爆发的临界点了。

高文谦表示,中共想用共产党当年的那一套,来面对现在中国发展中,出现的各种各样尖锐的问题,这条路实际上是走不通的。中国社会已经处在大变的前夜,中共正在末路上狂奔。

中国问题专家陈破空1月份也曾出新书,论述“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

陈破空表示,垄断全国资源的中国共产党,成为暴发户,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政党。这个腰缠万贯的红色土豪,金钱,成为其维持极权统治的主要工具。史上最高的维稳费和最高的军费,就是中共政权的保护费。

而中国人民被枪杆子瞄准、看死,除了少数挺身而出的勇者,大多数国人敢怒而不敢言。

在国外,中共更是把金钱挥洒到淋漓尽致的程度。金元外交,银弹攻势,为中共的对外扩张开路。人海战术下的间谍战,更是在大量金钱支援下的“国际大战略”,中共铺下天罗地网,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吞吃世界。

无处不在的红色渗透,让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德国等国,奋起抗议:中共干涉他国内政、企图颠覆它国民主。

陈破空说,金钱与间谍交攻,中共加紧渗透民主台湾,以至于有“五千共谍撒台湾”的惊呼。至于香港主权移交后,加速沦为红色权贵的淘宝和洗钱中心,更成为中共暗中打造的谍报中心。

而这两项,都是北京死死阻拦香港双普选和民主进程的底因。他说,在中共金钱与间谍的双重进攻下,中国民主运动也面临艰难险阻,常遭分化与瓦解。

陈破空断言,所谓“中国模式”(极权政治下的经济暴长,伴生日益深重的官场腐败),走不出国门,连香港和台湾都难以通达,见光死。

他说,中共自诩“四个自信”,其实内在充满恐惧。依赖党卫军和枪杆子为自己保驾护航,拚死封锁互联网,就是恐惧的明证。“牢记使命”唱红歌,“不忘初心”走老路,不过是“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前程凶险。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方舟)

相关链接: 中国往哪走?3万字机密报告泄中共内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