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10日讯】唐朝有位高僧法名知玄,德行高深,唐懿宗十分尊崇他,封他为“悟达国师”。悟达国师留下著名的“人面疮”佛家典故,警示后人,因果轮回,善恶有报的天理。

据《宋高僧传.唐彭州丹景山知玄传》记载,悟达国师,公元809—882年,唐代眉州(今属四川眉山)中保镇人,法名知玄,字后觉,也叫悟达、释知玄。

据说其母魏氏梦到月亮入怀,后生下悟达。悟达在婴儿时见到佛像、僧人,就面露喜色。五岁时,悟达已能出口成诗,祖父命他做一首咏花的诗,他随口吟出:“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唯余一朵在,明日定随风。”祖父觉得他出口大有禅理,将来可能会成为一个高僧。

七岁时,悟达法师听了法泰法师在宁夷寺讲《涅盘经》,就明悟前因,当夜梦见寺中佛像,伸出金色手臂来摩他的顶。到十一岁时,悟达就禀告祖父要求随法泰法师出家,研习《涅盘经》,祖父知其根器,也不加强留,他就此削发作沙弥,法名知玄。

有一天,知玄在京师丛林中遇到一位身患恶疾的异僧,身上长疮,臭秽难闻,人们都避之惟恐不及,无人理睬。悟达国师心生怜悯,耐心的为他擦洗敷药,照顾他。

那异僧渐渐痊愈了,他感激知玄的德风道义,临别时,对知玄说:“将来如果有什么灾难,你可以到西蜀彭州九陇山来找我,山上有两棵松树并连为标。”说完就离去了。

后来,知玄居安国寺,道德昭著。唐咸通十二年(871),唐懿宗亲临法席,尊称他为国师,并钦赐沉香法座,备极礼遇,知玄亦自觉尊荣。

一日,悟达国师的膝上忽然长了个人面疮,眉、目、口、齿,样样齐全,每次以饮食喂之,则开口吞食,与常人无异。国师遍揽各地名医,都束手无策,无法医治。

忽然,悟达国师忆起昔日异僧临别时所说的话,遂独自前往西蜀,来到九陇山。到了傍晚时分,果然找到两棵并连的松树,高耸入云,只见而那僧人已经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门前等他,僧人殷勤地接待他,并留他住下。

悟达国师就把所患的怪疾和痛苦相告,那僧人对他说:“不要紧的,我这儿山岩下有清泉,等到明日天明,你去用泉水洗濯就会痊愈的。”

第二天黎明时分,一位童子即带着悟达国师到岩下清泉旁,正要掬水时,突然听见那人面疮竟然开口大叫说:“你且慢洗!你的知识广博,通达古今,但不知你是否读过西汉书上,袁盎与晁错的故事?”

悟达国师回答说:“曾经读过!”

人面疮说:“你既然读过了,何以不知袁盎杀晁错的事!你的前世就是袁盎,而晁错就是我。当时就因为你向皇帝谗言,害我在东山被腰斩。这个深仇大恨,我累世都在寻求报复的机会,但因为十世以来,你都是身为高僧,且奉持戒律严谨,使我没有报仇的机会。这次你因为受到皇上过分的宠遇,动了名利心,在德性上有所亏损,所以我能够靠近你来寻仇。现在既蒙迦若迦尊者(化身为异僧)赐我三昧法水,令我解脱,我们的夙怨,也就到此告一段落了!”

悟达国师听了,不觉心惊,连忙掬水洗涤,洗时痛彻骨髓,一时晕厥在地,醒来后,发觉人面疮已经不见了,回头看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也已杳然无踪。

后来悟达国师就在那个地方修行,从此不再出山,著名的“三昧水忏”,就是悟达国师后来传下来的。

唐中和二年(公元882年),悟达国师圆寂于彭州三昧水(今三昧禅院),现存悟达国师的舍利塔和悟达洗面疮的泉眼。

(责任编辑:唐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