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20日讯】中共前党魁毛泽东一生淫乱不堪,不仅有几任妻子,而且还挑选了大量年轻女子常年陪伴左右。毛泽东晚年,生活上完全依赖他的女机要秘书张玉凤。而他的妻子江青,则成为其耍弄权术的政治工具。不过,据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披露,毛泽东死时刚一咽气,他的这两个女人就笑了。

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在其著作《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披露了很多中共高层鲜为人知的事情。其中包括毛泽东临死前的一些秘闻。

毛泽东临死前住在中南海代号“二零二”大厦内的一个房间。1976年6月26日,毛泽东发生第二次心肌梗死,之后两个多月,毛泽东的医疗组组长李志绥,及一组医护人员就24小时看护毛。

当时的中国民众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毛泽东病倒了。他们只能从毛与外国领导人会晤的几张照片中,略窥毛衰老的情况。但毛身边的这些人心里都很清楚,毛的死期近了。

自从毛第二次心肌梗死以后,当时的国家副主席华国锋和王洪文,两名政治委员张春桥和汪东兴四个人,也分成二组,轮流昼夜值班。华国锋当时已出任国务院代总理,接替去世的周恩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

1976年9月9日午夜零点,毛泽东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华国锋低声问李志绥,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李沉默了一回,小声说:“我们已经用尽了各种方法……”。

华低下头沉思了一下,然后对汪东兴说:“立刻通知江青同志和在北京的政治局委员。也要通知外地的政治局委员,要他们即刻来北京。”

汪起身出去时,内室中的一位值班护士跑过来,匆匆对李志绥说:“李院长,张玉凤说毛在叫您。”李赶紧走到毛的床边。

张玉凤是毛晚年最亲近的随员。张曾是毛私人专列上的服务员,现在则是他的机要秘书。毛泽东在湖南长沙举办的一次晚会上,张玉凤与毛初次相遇。那是1962年冬,张玉凤那时年方18,有着大大圆圆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肤,她主动请毛跳舞。

就在那次晚会上,毛与张连续跳了几场舞,等到舞会结束,李志绥亲眼看见了毛携了张玉凤的手回到他的住室。

毛与张的关系十分亲密,毛还有其他几位女友。有两位原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的孟锦云和李玲诗在做毛的护士,替他擦身和喂食。但张玉凤待在毛身边最久。

在岁月催折下,张玉凤也开始饮酒,但她一直深受毛的信任。1974年,毛的机要秘书徐业夫因肺癌住院,张便接管毛每日批阅公文的收发。在毛视力衰退以后,她便负责将那些公文读给毛泽东听。随后,张被正式任命为毛的机要秘书。

李志绥在书中表示,任何人要见到毛,首先要经过张玉凤的同意。1976年6月中旬,华国锋要向毛报告工作,叫张玉凤三次,张睡觉不起,另外两个值班的是孟锦云和李玲诗,不敢向毛说华要谈工作。

她们说,不经过张,直接同毛讲了,就不得了。华等了两个多小时,张仍然不起床,华只好走了。李志绥说,张玉凤能爬到这个位子,完全是因为只有她听得懂毛的湖南话。连李志绥都要透过她翻译。

张玉凤对李志绥说,毛泽东问他还有救吗?毛用力点点头,同时慢慢伸出右手抓住李志绥的手。毛两侧面颊深陷。两眼暗淡无神,面色灰青。

这时,江青从她居住的春藕斋赶到。她一进门就大声嚷道:“你们谁来报告情况?”江青是毛的第四任妻子,毛于1938年不顾共产党政治局的激烈反对,与江青在延安结婚。

但毛和江青长年来各过各的生活。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江青搬去钓鱼台国宾馆。直到毛6月发生第二次心肌梗死,江青才搬回中南海春藕斋旁新建的一所华丽的大房子。

这时,李志绥弯了腰对毛泽东说:“放心,我们有办法。”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两眼合下来,右手无力地从李志绥的手中脱落,心电图示波器上呈现的是一条毫无起伏的平平的横线。毛泽东死了。李看看腕上的手表,正是9月9日零时10分。

“一个时代结束了,”李志绥盯着心电图那条平直的线时,闪过这个念头。“毛的朝代过去了。”

这时,江青恶狠狠地对他说:“你们这是怎么治的?你们要负责任。”江青的指控早在李志绥意料之中,早在4年前,也就是1972年,她就曾指控李是特务集团中的一员。

华国锋慢慢走到江的身旁:“我们一直都在这里值班,医疗组的同志们都尽到职责了。王洪文涨红了脸急忙说:“我们四个人一直在这里值班。”

王洪文又说:“医疗组的每项工作都报告了我们,我们都清楚,也……”没等王说完,江青抢著说:“为什么不早通知我?”

事实上,已经跟江青报告过好几次毛的病情。但江青指控说,医生从来将病情说得严重,是谎报军情。

8月28日,在听过毛病情恶化的正式报告后,江青气冲冲赶往大寨“巡查”。9月5日,华国锋打电话将江青从大寨催回北京。当晚江来了一下,说太疲劳了,就回了她自己的住处,并没有询问毛的情况。

9月7日,毛已进入垂危状态,江青下午来到二零二,与每一个医生和护士握手,连声说:“你们应当高兴!”她似乎以为毛死后她会当然接管权力,医生们也会期盼她的领导。

这时张春桥背着双手,踱著八字步,两眼看着地上。一旁的毛远新则脸色铁青,走来走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突然江青的脸色变得缓和起来。也许她以为她马上就可以统治中国。她转身向李志绥这些医护人员说:“你们大家辛苦了,谢谢你们。”然后回头叫她的护士说:“给我准备好的那套黑色衣服和黑头纱呢?你们烫好,我要换上。”

华国锋则向汪东兴说:“你立刻开政治局会。”

大家都从室内走到外面的大走廊。这时,张玉凤突然放声嚎哭,嘴里叨叨著:“主席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哪?”

江青走过来,用左手抱住张的肩膀,笑着对张说:“小张,不要哭,不要紧,有我哪,以后我用你。”张立即停止了嚎哭,满脸笑容对江说:“江青同志,谢谢您。”

李志绥听到江青悄悄对张玉凤说:“从现在起,主席的睡房和休息室,除你之外,谁也不许进去。你把留下来的所有文件都整理好,清点好,交给我。”一边说一边向会议室走去,张则跟在江的后面说:“好的,江青同志。”

此时的江青并没有料到,毛泽东的死去,并没有让她如愿登上权力的顶峰。随后,四人帮被打倒,江青锒铛入狱,最终选择自杀,死时77岁。张玉凤选择离开中南海这个权力中心,她后来调回铁道部,做了一名普通干部。

(责任编辑:唐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