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扫黑变黑扫 多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24日讯】【编者按】中共主管“扫黑除恶”的督导小组5月在河北省完成了扫黑除恶工作,总结了许多经验,并且传授给了其它工作组,这些小组8月底进驻9个地区工作,有吉林、山东、河南、四川、辽宁等地。但他们却将打击迫害法轮功,称作“扫黑除恶”主要任务之一,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因此遭严酷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

由于中共封锁消息,下面是据不完全统计的中国各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情况:

河北省易县公安局警察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今年7月份以来,河北省易县公安局、各乡镇派出所对全县的法轮功学员又一次上门强行拍照。

有的警察是由当地村委人员带他们挨家上门骚扰,进门先给学员照相,还说:“上边挨了批,照这一回,以后就不再找你们了,你炼就炼。”有的学员给他们讲真相:炼功有什么错?做好人不行吗?他们说:“行,行。”

有的警察进门就到处拍照,还说看看屋里贴着东西没有,有的法轮功学员问:“你们干什么来了?”回答说:“没事就是看看你。”边说边拍照,照完就走,有照的不清的反复去照。

还有警察问学员:“你还炼不炼?”一同去的村干部赶紧说:她早就不炼了。此法轮功学员说:“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不炼?谁都不会放弃的。”警察说:“你觉得好就在家里炼,别出去就行。”

也有警察抢走法轮功创始人法像,还凶巴巴地说:“再炼都把你们抓走。”

警察骚扰一法轮功学员家,因多次去没见到本人,就到他已出嫁的女儿家去找,而且每次都在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拍照录像,还说要他去乡里。

2017年当地已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过上门强行录像。今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和中共在当前搞的扫黑除恶同步进行,妄想抹黑法轮功学员,又一次严重侵害了法轮功学员的正当权利。

山东招远市一个月内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据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报导,近来中共以所谓“扫黑名义”迫害善良百姓。据扫黑办通知,中共中央扫黑除恶第五督导组八月三十~九月二十九日进驻山东督导扫黑工作。

扫黑除恶的对象理应是黑社会和危害社会的恶势力,例如欺行霸市、打架斗殴、赌博嫖娼、杀人抢劫、谋财害命的流氓、地痞、恶霸等。然而招远市尽人皆知的黑社会头目们都是逍遥法外。

中共招远市防范办、公安局国保大队将镇压的矛头指向了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

中共才是黑恶势力

据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报导,在中共政法委的指使下,全国很多省份都在搞所谓的“扫黑除恶”。在中共湖北省政法委的指使下,武汉市也开始了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把举报所谓×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也列为其中之一,用钱引诱民众和它一起犯罪。

今年以来,武汉市区各社区都在不同时期出现了大量的污蔑法轮功的展板、漫画等。

所谓“扫黑除恶”背后的阴谋

目前,辽宁省正在搞所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最近在某市发现,张贴的〝扫黑除恶〞的宣传单中,明确写着若发现多少份法轮功资料去哪里举报的话,这说明所谓的扫黑除恶是针对法轮功修炼团体而来。

山东泰安岱岳区大汶口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弟子张兴和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上午九点多,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大汶口派出所两个警察来到大汶口镇北西遥村法轮功学员张兴和老人家的大门口,一个警察拿着“扫黑除恶”的一摞纸,另一个拿著录像机,张兴和严厉的说:你录像是违法的!你出去!

那个警察赶紧收起录像机,警察要张兴和夫妻两位老人在纸上签字,张兴和说:不说不写是我的权利!警察说:那好吧,我们只是看看你俩在家吗。警察离去。

以保定市为例,近期保定街面随处可见所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商业闹市一条街,全副武装的特警来回巡视随处可见,给平常游人熙攘的街面尽添不和谐因素。

保定市所有派出所片警全部出动,以执行上级命令为由,大面积骚扰当地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砸门入户,手举小型录像机对着前来开门的法轮功学员录音、录像;有的要求入室照相、还要求给全家照相。

有的法轮功学员与家人不给开门,这些警察就不断砸门,三番连续登门非要面见法轮功学员,并威胁再不给开门就抄家。还有以开除法轮功学员孩子工作为由要挟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派出所欺骗,以办证为由诱骗到派出所强迫被录像。

据警察说上门照相骚扰是为了采集法轮功学员信息,利用人像识别技术,公安部要搞数据库,为进一步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做准备。

河北涞水县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敲门骚扰

据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报导,自七月份至今,据不完全统计,河北省涞水县有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警察等人上门骚扰,包括迫害后放弃修炼的人,仅石亭镇各村就有一百多人被骚扰。有的法轮功学员遭多次上门骚扰。

通常由各乡镇中共党委政府、社区、居委会、村委会人员领着派出所人员或派出所单独行动,以回访、问问有什么困难、炼不炼法轮功、看看你们等借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录音、录像、拍照,搜集电话号码、微信等个人信息,要求法轮功学员填表等。

有的还拿着“扫黑除恶”的表格要求学员填写。尽管表现形式不象前些年那样野蛮残酷,但依然是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搜集法轮功学员的各种个人信息,无非是便于掌控和迫害。

扰民:他们找不到法轮功学员本人就不分昼夜的找他们的家人、亲属、邻居和周围民众,搞的他们怨声载道,反问:“扫黑除恶”谁是黑恶?共产党才是最大的黑恶组织呢,法轮功都是好人,与扫黑除恶有什么关系?找他们干什么?人人要都学了法轮功,就没有黑恶了。还有民众质问:习近平怎么不先把共产党这个最大的黑恶组织打掉呢?

涞水公安虽然没有明确诬陷法轮功,但是,在“扫黑除恶”通告的打击对象中列有“利用宗教信仰……”实质还是把法轮功视为打击迫害对象,这次对法轮功学员个人信息的全面掌握,目的是为下一步迫害做准备。

此次敲门骚扰是二零一三年来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非法行动。这次敲门侵害行动与以往的最大区别是:以搜集掌握法轮功学员的个人信息为重点。

此次行动,是中共涞水县政法委、维稳办有计划、有步骤、目标明确的与当前中共搞的“扫黑除恶”同步进行的。他们是根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名单行动的。

各村、各社区都有名单。比如:石亭镇要拍照的人名单是一百零六人。有的已经被公安、“610”组织逼迫的说“不炼了”的和被迫害致死的或搬迁的也不放过,穷追不舍,不见其人不罢休。其中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上门骚扰七八次、十几次了,至今还在找。

二、非法拍照方法:

抢拍:警察把手机准备好,法轮功学员一开门瞬间就抢拍上了;有的警察对正在干活的法轮功学员偷拍。

骗拍: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来看看,拍个照片,将来有什么困难或办个低保啥的用得着。

顺势拍照:有的是,一个学员和警察正讲真相,另一个警察在一旁拍照,还有把法轮功学员和警察拍成合影的。

强行拍照:有的警察野蛮敲门,进屋后,强行要求法轮功学员说出联系电话或微信号,强行拍照,说这是上级的命令,不照不行。

冒名拍照:有的找不到法轮功学员本人,就给他们的配偶拍照。有位法轮功学员问警察:“你叫什么名字?”回答:我姓党,是共产党让我来的。

二零一八年五月份,中共主管“扫黑除恶”的督导小组在河北省完成了扫黑除恶工作,总结了许多经验,传授给其它工作组,这些小组自八月三十一日进驻九个地区工作,有吉林、山东、河南、四川、辽宁等地。

中共政法委、610、公安部假借“扫黑除恶”之名,全国范围大面积的扫黑除恶,大街小巷挂满了宣传标语,指令各省市中共相关机关对所管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抓捕,将打击迫害法轮功的活动称作“扫黑除恶”主要任务之一。

河北涞水警察“扫黑除恶”非法对五百法轮功学员拍照

仅以河北省涞水县为例,自今年七月份至目前,中共河北省涞水县公安局、派出所在涞水县委、政府、政法委和维稳办的指使下,在各科局、各乡镇党委、政府、各村党支部、村委会、社区、居委会的配合下,对全县十五个乡镇二百八十四个自然村的五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敲门强行拍照、搜集个人信息。期间多地也出现了大面积绑架事件。有民众谴责中共邪党丧尽天良,竟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成黑恶势力来打击。

在“扫黑除恶”的同时,中共公安人员到每位法轮功学员家敲门强行拍照、录音录像,混淆民众的视听和思维,误导了民众,使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无辜背负污名,损害他们的名誉。

中共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公安局磐石派出所近一段时间也借着“扫黑除恶”的名义到处非法收集法轮功轮学员的信息、资料,更有甚者,跨省及地区去恐吓学员家属。

长春市警察“扫黑除恶”一天内绑架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十月十日,中共吉林省又以省、市、区联署的所谓名义,正式下发了一个“扫黑除恶”的公告,随后两天内的时间里,由长春市公安局国保联合各区国保、辖区派出所,纷纷出动大量人马,直接对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包括不修炼的家属进行了非法绑架行动。

◎十月十二日,全家人仍处于被被非法关押的孙士英女士,其侄女王洪娜,家住汽车产业开发区,被长春市国保、汽车开发区国保、宽城区国保、安庆路派出所等二十多个警察闯入家里绑架,私人物品被抢,王洪娜被戴手铐,带到汽车厂分局迫害。

◎十月十二日,在绿园区翔运街与春郊路交汇附近的华联小区,法轮功学员曲丽、杜河、王洪艳被绿园区国保伙同西广场派出所人员堵在屋里绑架。

◎十月十二日,在长春市朝阳区于春波的饭店里,于春波和侄女婿、员工王敏等被绿园区国保伙同普阳街派出所十几人绑架。

◎十月十二日早六点多,在汽车厂居住的王恩国和妻子周秀芝同时被绑架,参与作恶的有汽车厂分局国保李国军等及汽车开发区国保和安庆路派出所。

◎十月十二日,南关区古筝老师赵秋悦被绑架,参与作恶的有南关区分局国保和南岭派出所。

◎十月十二日,经开区尊誉东方小区吴雅男被绑架,参与作恶的是经开分局国保和珠海路派出所。

◎十月十二日,经开区王秀英被绑架,二十多个警察参与绑架,非法抄家。

◎胡大桅夫妇从家中被绑架,参与作恶的有宽城分局国保和珠海路派出所。家中物品被抢劫。

◎朝阳区富豪花园的一名男学员,被朝阳分局和宽平大路派出所绑架,家中笔记本电脑和手机被非法抄走,室内被翻。

◎赵旭被南关分局明珠派出所绑架,家里书籍、电脑被抢走。

◎长春市宽城区法轮功学员小唐日前被绑架。

警察绑架期间,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一、穆君奎遭绑架、抄家、毒打

九月七日八点左右,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穆君奎在自家楼下,准备开车出行时,被宽城区公安分局何伟联合西三条街派出所于斌等一群警察绑架。其公司员工、法轮功学员张玉梅前来办事,也被一同绑架。

穆君奎被非法刑事拘留在长春第一看守所。期间,长春宽城分局新调来十多天的国保队长何伟,用拳狠打穆君奎的头和左脸。体检时又被分局警察杨光大打出手,并铐紧穆君奎手铐,其手被勒肿。

二、绝处逢生的张玉梅被警察暴打两次,每次被扇几十个耳光

与穆君奎一同绑架的张玉梅被押到宽城区公安分局,遭国保警察杨光殴打、扇耳光,胳膊被扭伤,体检后血压150/170,送到长春第四看守所时,看守所拒收。杨光又疯狂地扇张玉梅十几个耳光。随后强行把张玉梅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现在张玉梅仍然血压高,头感沉重。

张玉梅,49岁。修炼前身体不好,生完孩子后,腰痛成九十度,孩子哭时都无能力抱起来。 1996年,她写下遗书,准备诀别痛苦的人生和才几个月的儿子。危难时刻,她看了法轮大法书《转法轮》,身体迅速康复了。她曾跟家人讲:得大法修炼,我再也不想死了。

七十多岁老人被非法迫害

 
◎湖北宜昌市法轮功学员崔元昌(女,70岁)被列为宜昌市伍家岗区“扫黑除恶”重点人物,伍家岗区检察院正在对她本人非法起诉。不法人员气焰非常嚣张,而且他们说宜昌市没有什么黑恶势力,主要就是针对法轮功处理问题。

◎长春市法轮大法修炼者杨培侠今年七十三岁,自己独自在南湖中街居住。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晚,儿子为妈妈送菜时,发现妈妈不在家,家里被翻得很乱,家里妈妈的私人东西也少了。

后经儿子多方查找才知是被柳影路派出所六、七个警察非法绑架到柳影路派出所,后被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况不明。老人在被迫害的前两天镶的两颗牙齿丢了,儿女打算休班时陪老人看牙,可还没来得及去看医生老人家就被迫害了。家里儿女和亲人们非常着急。 

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人迫害

来秀春,女,北京密云区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多种疾病缠身——肾炎、皮炎、风湿性关节炎等多种疾病,手都握不住。还有月子病。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这些病好了,还减轻了家人不少的负担。同时,修炼之后的来秀春对公公婆婆、亲戚朋友都非常好,是亲朋邻里公认的好人。

在中共对法轮功已逾十九年的迫害中,来秀春曾被非法劳教两次。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北京密云北区国保大队与西田各庄派出所警察用梯子翻墙闯入来秀春家中,将来秀春与她丈夫绑架。

来秀春在被关押北京密云看守所期间,密云看守所给她的饭菜里下不明药物。来秀春出现不正常状态,其家人知道后,到看守所给驻看守所检察官打电话说:“家人在里面被人在饭菜里下药,这是违法的。”

(责任编辑:李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