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05日讯】在高雨民出狱的前两个月,中共公检法竟密谋对他下毒手,监狱给他注射了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巴比妥;打完毒针后,再把他关进“小号”往死里打,使他身体毒性发作。

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队警察高雨民目光呆滞,身体僵直,成了植物人。

为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强迫其“转化”(放弃修炼),中共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内对修炼者大量使用药物,逼迫他们“转化”,将他们迫害致残、致疯、致植物人乃至致死。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毁灭性的迫害,据迫害初期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令他们转化的目的。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惨烈程度及其严重后果。

此篇将揭示中共用药物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植物人的罪恶。

被打毒针 高雨民成了“活死人”

高雨民是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队警察,曾因抓捕杀人犯立过二等功。

2013年11月6日,在彰武县发放法轮功真现资料时,他被彰武县公安局国保绑架。

2014年3月14日,高雨民被非法判刑5年,上诉后改为3年半。

2014年11月7日,高雨民被劫持到辽宁沈阳第一监狱。

2017年出狱前,高雨民在监狱被打毒针后,在医院里昏死了9天,大便呈黑紫色,不能进食,精神恍惚,手脚弯曲。监狱方已做好了处理后事的准备。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图: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明慧网)


有尚存良心的警察暗示家属验尿,家属几经周折将高雨民的尿液送去检测,经权威专家鉴定,距离注射药物9天后,高雨民身体还呈大阳性,属严重中毒。

高雨民自回家后,仍是植物人状态。就是这样,阜新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组织)也没放松对高雨民及其亲属的监控。他们威逼利诱其家属,严防高雨民的消息外漏。

服“降压”药 她成植物人 至今仍在监狱

2012年3月,天津市北辰区的法轮功学员吕桂芬被北辰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被关押在拘留所,遭到非人折磨,导致出现心脏病、脑血栓症状,被送监狱医院抢救。

公安局勒索她家人1.8万元后,才同意将患重症的她放回家。

同年12月5日,北辰区公安分局通知吕桂芬“体检”,她儿子要跟随服侍。途中,警察用下流手段,哄骗其子下车,而后突然启动车,再次绑架了吕桂芬。

吕桂芬被非法判刑8年,被劫持到天津市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至2017年11月底左右,一同被关押在天津女监的法轮功学员看见吕桂芬走路打晃、天天顿顿饭服药,说是“降压”。吕桂芬遭受了怎样的迫害还被掩盖着。

2018年2月5日清晨3、4点钟,吕桂芬从床上坐起来想喝水,值夜班的人看她动不了就把水杯递给她。她端著水杯想喝,却一歪头倒了下去,不省人事,从此成了植物人。

监狱为了推卸责任让家属把她接走,家属不接。至今没有醒过来的吕桂芬仍被关押在监狱医院,由两个犯人轮流看管,每天靠打点滴维持着。


朱丽玲(明慧网)

饭里下毒 朱丽玲被迫害离世

朱丽玲,1950年出生,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受8年冤狱折磨。

2015年,朱丽玲依法控告江泽民,却因此被非法逮捕。

2016年3月10日晚,朱丽玲的丈夫得知她被送进南通附属医院,便和儿子、女儿急忙赶到医院,只见朱丽玲脸色发青,流着口水。家人喊她,她没有反应,处于昏迷状态。

当时有个医生看了病历片子后说,她在进医院前受到了很强烈的刺激,后来该医生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病房里。当时有30到40个警察监视她,有的拿着摄像机,有的看着家属。

院方逼迫朱丽玲的儿子签字同意给她做开颅手术。手术后,朱丽玲却成了植物人。

2018年6月14日凌晨1点,朱丽玲突发下身大出血,流物呈赤豆汤的颜色,疑是以前被定期下的毒药突然发作,因而导致其死亡。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朱丽玲坚决不放弃修炼,警察见使用的一个个招术不管用,最后叫犯人在她的饭碗里下了毒。



迫害前的
王霞(明慧网)


2004年,
王霞在监狱被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明慧网)


被注射药物 王霞被迫害离世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霞,1974年出生,被毒害致死时才38岁。

因修炼法轮功,王霞数次被绑架、非法关押。1999年11月,她被送进呼和浩特市内蒙古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是内蒙古第一位被非法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2000年8月,怀孕近8个月的王霞才被保外放回家生孩子。

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绑架,又被冤判7年。在被关押于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期间,王霞长期遭受非人摧残,被毒打、电击、阴部被扫床刷打击遭性折磨、被恶徒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用火烧。

王霞还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受注射不明药物的摧残,被迫害成一具活着的骨架。她被捆住手脚终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著管,一动不能动。

内蒙古女子监狱狱警对“转化”王霞失去耐心后,曾叫嚣“把她扔到太平间,直接火化算了”。

王霞被迫害得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奄奄一息时,“610”头目说:“王霞上过明慧网,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死在家里算自杀。”

在狱医认定王霞活不了2~3天的情况下,于2004年6月29日送她回家,在路上还给她输了不明药物。

王霞回家后,在家人帮助下炼功,奇迹般完全恢复了健康。

2012年4月27日,王霞又被当地“610”绑架,被折磨成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于6月15日含冤离世。


王莲芝(明慧网)

七旬老人被施毒药 成植物人离世

王莲芝,73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2008年被绑架,后被劫持到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2008年11月10日,经过3个多月折腾,王莲芝的儿子终于见到了狱中的母亲。此时王莲芝虽然憔悴,但精神正常。

之后,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对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导致其“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

11月27日,监狱为了推卸责任,通知王莲芝的儿子去监狱。

儿子说:“10几天前母亲还好好的。”警方告之是市精神病院鉴定她患“精神分裂症”,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警方不敢回答。

2009年1月7日,家人费尽周折,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保外就医接回家中,后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因医治无效,于2009年11月27日含冤去世。

王莲芝的儿子就母亲被迫害离世,向有关部门提出了控告。

中共为何下毒手?

高雨民曾经因为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而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但是过程中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与坚毅与中共报导的反差引起了他的思索。

一次,高雨民在家门口发现了法轮功真相传单,了解到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原来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江泽民出于妒嫉之心,利用国家机器发动的迫害。

高雨民由开始敬佩不畏强权、坚守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到后来自己也走入法轮功的修炼。

高雨民修炼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一改以往的吃喝嫖赌等恶习,照顾患有十多年精神病的妻子,还尽力帮助他人,受到人们称赞。

对他这样一个走入修炼的警察中共极为害怕。

有知情人透露,高雨民的事被报到省里,当时任阜新市政法委书记的王秋博认为公安警察学法轮功影响他的政绩,一心要把高雨民送到沈阳监狱。他向法院施加压力,一定要给高雨民判刑。

在沈阳第一监狱“严管队”时,高雨民拒绝“转化”,狱警用菱形胶管抽他的头,打得他站立不稳,但他用两手支撑大腿使身体不倒,高喊“法轮大法好”,打一下喊一声,再打再喊。

他的行为感动了监狱里的其他人员,还有不少警务人员,他们都对高雨民投以敬佩的目光。

监狱打毒针使高雨民严重中毒后,其家人掌握了狱方给他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证据,狱方无法抵赖,想给家属赔钱,前提是不要将他的事公诸于众,还向辽宁省政法委、“610”汇报,结果没被批准。当地政法委负责人说,赔就是错的。

中共的残忍性

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为110多斤,2004年6月29日,她被迫害成植物人后被抬回家时,已成了一具“骷髅架”,仅剩40多斤。

在中共的监狱里,“骷髅死”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酷刑手段。造成“骷髅死”的其中的一个手段就是下毒药。

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41岁的刘丽梅,因坚持信仰,多次被劫持,在万家劳教所曾绝食7个多月,被7、8个警察按住,强行插管灌食。

在万家医院遭受长期野蛮灌食期间,恶人们竟然对她灌芥末水和注射精神类药物进行迫害。她被折磨得最后体重不足20公斤,于2003年8月12日被迫害致死。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