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07日讯】中共海外党媒日前批评中共官员把“习思想”宣传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往里装。话音刚落,中共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宣称中共“人权事业”是以“习思想为指导”,走“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分析认为,将习思想与臭名远扬的中共人权捆绑在一起,对习近平来说不亚于一种“高级黑”式的捧杀。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地时间11月6日起,在日内瓦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第3轮普遍定期审查(UPR)。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共这份人权报告是在2013年第2轮普遍定期审查结束后,有选择性地以各国所提出的建议为基础撰写而成。

当时各国共提出了252条建议,但中共拒绝了包括网路封锁、说明死刑使用等48条建议。中共宣称,这份国家报告是外交部发起、由30家政府机构组成的工作组,综合了近40家非政府组织和学术机构的意见,并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后定稿的。

中共在递交的报告中宣称,中共的人权发展是一条“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道路,“人民各项权益得到前所未有的保障”。报告还称中共的“人权事业”始终以“习近平思想”为指导, 高度重视促进和保护人权,走“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

对此,评论人士分析,中共的名声和人权状况,在国际社会早已臭名远扬,而此次在联合国发表的中共人权报告,特意安上“习思想”的名头,除了对习惯用的溜须拍马,也不排除有人故意对习采取“高级黑”式的捧杀,以此捆绑习近平。也就是告诉国际舆论,中共恶劣的人权状况,责任在习近平身上。而这正是江氏集团此前惯用的招术。

在此之前的11月4日,中共海外党媒多维网,还刊载了一篇题为“习近平思想正在被掏空”的文章,质问为何大张旗鼓、铺天盖地的推广“习思想”,不仅没有喊来人们对“习思想”的认知与理解,反倒加剧了各方的反感与排斥。

文章称,目前多数表态和发声往往将“习思想”捧得很高,连篇累牍,但“在实践层面却没有多少可操作性”。比如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称,“习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中宣部长黄坤明称,“习思想”是新时代共产党人的思想旗帜;中央党校韩庆祥被把“习思想”称之为“新飞跃”“新话语”“新贡献”之论等等。

有些中共主管宣传官员、党报官媒“头脑僵化,远远没有现代化”,不遗余力推出“习思想”、“平语近人”等,但收效却甚微,有时候甚至起到了反作用,最为典型的是陕西社科类推出的梁家河大学问,成为了世界舆论嘲讽、调侃的对象。

文章嘲讽宣传机器传播“习思想”如此卖力,“可越是宣传,越是离地,越是让人反感。慢慢地,习近平思想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

法广评论说,上述文章属“忠心劝谏”,批评“大臣”们把事情做歪了,耽搁了“皇帝”的大事,但是忘了一句老话,“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分析认为,中共体制历来具吹捧功能,因此只要中共专制不改变,无论是上头旨意,还是下边溜须拍马,或利用中共的臭名进行“高级黑”式的捧杀,仍将会是常态。

早在习近平上台不久,就有美媒分析说,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等人,最典型的做法就是利用中共的臭名,先把某个人“搞臭”,再嫁祸于这个人,让其人处于“有苦说不出”的状态。

习上台后,这些手法已经开始被运用在捆绑习近平身上,而习因为中共名声很臭——这个“先天缺陷”,因为身处中共体制内,无法将之摆脱,成为了习身上的一个“死穴”。江派集团正是看准了这点,多次地加以捆绑攻击。

今年北戴河会议前夕,中南海流言纷飞之时,有中共体制内挺习派学者对外媒称,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等为首的“老虎党”,以拥戴习近平的“笑面虎”姿态出现,但在舆论宣传上,却把习视为“毛二世”将习包装成毛邓江的捍卫者。

学者称,中共十八大后,在刘云山的导演下,以及十九大后,党媒宣传中仍然出现许多对习近平吹嘘的文章,引起中国民间的强烈反感和欧美等民主国家的警惕。当全民视中共为敌人,习近平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下搞不下去的时候,老虎党将利用形势,组织力量,逼习近平下台。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