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施展“人质外交” 西方国家如何应对?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1月04日讯】【热点互动】(1855)中共施展“人质外交西方国家如何应对?

主持人:今天是12月26日星期三,首先祝大家节日快乐。

中共抓捕加拿大公民事件持续发酵,加拿大、美国和欧盟都已经发声,要求中共放人。不过,在12月24日星期一,中共官方拒绝了这一要求。但是在外交部的回应中,首次把抓捕加拿大公民和孟晚舟案联系在一起。

而上周,美国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指中共这一做法是“人质外交”。

那么中共抓捕加拿大公民是否是对孟晚舟案的报复?这一“人质外交”的做法是新的做法,还是中共一贯如此?西方国家该如何应对?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事件做一些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那么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21日,加拿大政府发表声明,公开要求北京立即释放加拿大前外交官、也是国际非政府组织成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

加拿大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说:“我们对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共)当局任意拘留两名加拿大人深表关切,并呼吁立即释放他们。”

方慧兰表示,法治是民主的基石。加拿大是依法对孟晚舟采取行动。加拿大不会妥协,也不会让政治干预法治和正当程序。

在加拿大政府发出公开声明后,美国国务院也发布声明,要求中共立即放人。

本月1日,根据美加引渡协议,加拿大应美国请求在温哥华逮捕了孟晚舟。她被指控涉嫌欺诈跨国银行,利用香港星通(Skycom)公司与伊朗进行交易,违反对伊朗的国际制裁。

孟晚舟被抓后,中共政府公开威胁加拿大释放孟,否则会“面临严重后果”。随后不久,中共便以国家安全为由抓捕了康明凯和斯帕沃尔。

上周早些时候,中共当局又抓捕了一名加拿大人,在中国担任外教的麦基弗(Sarah Mciver)。这次的抓捕理由是“非法就业”。

《大纪元中文网》援引外媒报导,康明凯是10日晚间在北京街头被中共拘捕的,目前被秘密关押在一个拘留所,单独拘禁,每天被拷问3次,而且晚上不许关灯。此外,康明凯还被剥夺聘请律师的权利、不能保释、不准家人及朋友探视。

周五,英国和欧盟也都各自发表声明,表达对加拿大的支持。欧盟批评,中共禁止被抓的加拿大人与律师联系,违反了辩护权。欧盟还对国际非政府组织等在中国的运作表示担忧。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和我们谈谈您的观点。

破空,我想先请您谈一谈就是中共方面的最新反应,就是在12月24日,外交部就这个事件做出了一些回应,那么基本上就是说,外界认为他是首次把这两个事情连系在一起,他的回应是说:中国是“依法”拘捕加拿大公民,但是加拿大是“非法”拘捕中国企业高管。那您觉得这是不是证明抓捕加拿大公民真的是对孟晚舟案的一个报复呢?

陈破空:这个等于它承认了是一个报复。它首先在说这个标准的时候,其实有三套标准来鉴定合法还是非法。第一个标准是国际公认的标准,国际上多数国家公认,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和民主的国家,而中国不是。如果按照国际标准,这是一个标准,但它没有对照这个标准。

第二点,可以对照各自的标准,说加拿大的法律抓捕了孟晚舟,是依据加拿大的法律和美加之间的引渡协议。那中共它可以说依据它自己的法律怎么怎么样,但最后它连这个层次都没要,各自的法律都不要,它退到一个最原始的不讲理的一个说法。就说加拿大抓捕反而是非法的,而中共抓捕康明凯或者加拿大人质是合法的。

怎么解释呢?这个解释就是标准是中共的,标准是中国共产党的标准,就全世界在听它的标准,它说什么是非法的,符合中国共产党的意志,这个就是“依法”;如果不符合中国共产党的意志,那就是“非法”。

最后我们就看出来这个事件对中共的指控,就中共不仅要把它自己的模式,就一党专政这个模式,这个党的意志高于一切,在中国国内对人民去推广,而且现在向全世界推广。它这个说法就证明了两点,第一个,中共在把对内镇压的模式对外去推广,把专制腐败这种模式对外推广。第二个,它承认了这两件事有联系,也就是承认了它在搞“人质外交”。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您觉得这个是否像破空先生说的,它这种说法从某种程度上就是承认了这是一种“人质外交”?

横河:它其实不是承认这是“人质外交”,它就是要告诉别人这是“人质外交”所以从一开始它就没有否认过,它并没有否认这是对加拿大扣了孟晚舟所做出来的一个反映,它从来就没有否认过。因为为什么呢?因为它想说明的就是这个问题,深怕你们把讨论的方向转到依法办事上。

主持人:深怕你们不明白。

横河:所以它到现在连一个假的罪名都没拿出来,它就是让你们来炒作,炒作完了以后,就要起到它想要起到的作用。就是告诉大家,你扣了孟晚舟后果就是这样子的。它不仅告诉加拿大、告诉美国、也告诉全世界,这就是它的目的。所以说这时候如果你在记者招待会上,它把这两件事情连起来的话,一点也不奇怪了,它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主持人:而且另外就是,破空先生,我们看到中共驻加拿大渥太华的大使他在加拿大《环球邮报》上还专门写了一句,他说,“指责中国拘留有关人员以报复加方拘押孟女士的人,应当首先反思加方的所作所为”。这句话什么意思呢?

陈破空:对,这句话就是,刚才横河讲了,我也讲到了就是说,基本上就是呼之欲出,我们抓的就是人质!这就像警匪大战,当合法执勤的警察,比如纽约警察抓了人,那匪徒一帮,可能这个黑帮要去随便在街上扣一个人,或者随便抓一个人,然后说你放不放我那个黑社会兄弟?不放,我就把这个人怎么样了,手枪或者是刀对着。所以这个人承认了是一个警匪大战,承认中共是匪,加拿大是警。

他这个说法就是说,如果当有人在指控我们抓了加拿大人的时候,请问加拿大干了什么?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放了他,我就放了他;你放了孟晚舟,我就放了这个人。你不抓孟晚舟,我不抓他;你要抓了孟晚舟,我就抓他。

那这样一个逻辑推下去还得了,全世界无法执法了。全世界将来如果涉及到中共违法,中共的盗窃也好、窃密也好、网路攻击也好、间谍活动啊,那全世界不能抓他,一抓了之后他就随便抓人,因为现在是全球化时代,这个外交,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人,加拿大据说有一万多加拿大公民生活和工作在中国,很多是华裔。

那么你现在如果这个做法一出来的话,这个恶例一开,全世界那可以说是,中共在破坏世界,破坏经济秩序,破坏国际政治秩序,现在又在破坏法治秩序,也就是全世界不能够对罪犯采取行动了。一旦对罪犯绳之以法,那个罪犯所在的国家,他就人质报复,就随便抓人报复。所以这个大使就承认。

而且这个大使还做了一件事情,他前段时间在加拿大第二大报纸,叫《环球邮报》,发表了文章,公开指责加拿大,他除了这些语言重复以外,他指控加拿大没有给人道待遇啊,加拿大怎么怎么样。

他其实在那个文章中揭示了三点,中国和加拿大的本质区别。第一点就是,加拿大这边抓了孟晚舟,公开开庭,立即有律师,而且最后是按照程序保释,回到家中,然后中间还去医疗。

但是对照中国那边抓了加拿大的人之后,第一,没有公开开庭;第二,没有公布罪名和证据;再一个,律师不能接见,律师、家人不能探望,只能够每月探望一次,然后全天非人道待遇。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和这个大使在说不人道待遇的时候也暗示了报复,他说,问加拿大对孟晚舟做了什么?给孟晚舟戴了脚镣手铐,就认为是不人道了,然后就认为那边要报复,那边更加不人道而且完全不计手段,这是一个层面。他承认了中加法治的区别。

第二个层面就是罪名和罪证完全没有。第三个层面,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可以在加拿大的《环球邮报》刊登文章,同时就证明了加拿大驻中国大使却不能在中国的《环球时报》刊登文章,这完全看出两个国家的差别。事实上他这个做法一举就把中共的破绽全部摊在国际上,就在证明加拿大是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而中国不是。

所以这个中共大使越发表这个文章,在加拿大报纸上发表,中共的报纸绝对不会让加拿大大使在中国发表文章,所以这一切都在向世界证明,谁是君子、谁是流氓,昭然若揭。

主持人:对,其实在中共最新的回应中,横河先生,它还谈到另外一个就是,因为现在加拿大向他的盟国求助,所以美国、包括欧盟、德国、法国都有发声明,那么这位外交部发言人他就略带嘲讽,他说这件事情和英国欧盟有什么关系?另外,他还指责他们是用双重标准来看待人权。那您觉得这个事情跟英国、欧盟有没有关系?您怎么看他说这个双重标准的问题?

横河:对,现在这个是这样的,现在全世界已经等于是一个地球村了,在这种情况下,就说大家都希望有一个法治,就是说国际上要有一个统一标准。既然现在中共在这里违反了一个最基本的标准的时候,大家都会担心,以后怎么跟中国打交道?都会有同样的担心。

因为在社会制度上、在法治上面,欧盟、英国和美国、加拿大是一样的,它们也有引渡条约。中共倒不太害怕,因为和它有引渡条约的国家只有十几个,而且全都是那种特别特别不上台面的那种小国家,所以它倒不在乎这一点。但是其它国家会担心。

当然陈破空先生刚才讲的我倒是不会太担心,一般中国公民在国外被抓,中共绝对不会有反应的,它根本理都不会理你,只有那种特别重要的人物,孟晚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人物,就是以前那些真的间谍被抓了,甚至江苏省国安厅的人被引渡了,都没有这么大的反应。所以说这个担心我目前倒不会很担心,只是担心中共用这种手法,这对于西方国家来说的话,这是不能接受的。

有一个普遍的人权标准,也有国际上统一的一个法治的标准,这个法治标准就是中共以前你在国内自己折腾,人家拿你没办法,但是你现在动到了外国人在中国,因为哪个国家都有人在中国,人家不能跟你一样的去报复,他不可能你抓我一个,我也去随便抓你一个人,这不可能,而且抓了也没有用,中共也不理也不在乎,只有抓像孟晚舟这样的人它才会在乎。所以说这个就跟欧盟、跟英国是有关系的,跟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有关系的。

主持人:是,那您怎么看它说的这个双重标准的事呢?

横河:双重标准,其实西方只有一个标准。真正双重标准的是中共拿双重标准。为什么说中共双重标准呢?就是说它实际上是没有标准的,就是说它对别人是一个要求,对它自己不是。其它国家、加拿大其实对自己的要求跟对中共的要求是一模一样的;欧盟和英国也是,对它自己国家国民的要求、对它自己官员的要求,都是在同一个法律标准上,对中共它希望也是达到这个标准,所以反而是西方国家没有双重标准。

而中共是有双重标准的。就是说它对被抓的加拿大人和中国自己的公民能够享受到的待遇,还有它对孟晚舟,认为孟晚舟在加拿大应该享受到的待遇,和中国公民在中国能够享受到的待遇,就是天差地别,所以说它自己不只是双重标准而已,不知道多少重标准了。

主持人:是,没错。

陈破空:关于这个我要补充一点,当欧盟,英国、法国都相继表态支持加拿大,美国更是,中共说了一句话,外交部发言人说:这关欧盟、英国什么事?其实这句话不仅表明了中共那种恶霸的态度,其实体现了共产党的一个文化。

其实我们在国内,我原来居住在国内我就看了很多现象,我到了国外我才想清楚这些现象。当时比如说看到有父母打孩子,打得很凶,邻居看不下去,就上去劝他,说不要这样,结果父母恶狠狠的说,这关你什么事?当时我就看到劝人家的哑了、傻了。确实想不明白,好像人家的孩子人家打,关你什么事?结果就看到孩子被打得很惨嘛,人家没办法。

结果这个就体现了中共那边灌输一个专制文化,就是什么呢?孩子,不是一个人,是私有财产,就父母把孩子当成一个私有财产,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想怎么鞭子就怎么鞭子,他没有把孩子当一个平等的人在看待。

同样道理,这个东西是上行下效,来自于上层的意志,中共当局的意志,我关起门来收拾我自己的人民,关你们什么事?当外界批评中国人权状况的时候,中共就像一个恶家长一样,当然它根本就不是什么家长,土匪一样的,大喊大叫,说我关起门来整我自己的人,关你什么事?现在它这个观念推广到世界上了,我跟加拿大之间,我整加拿大人,又关你英国什么事?所以这是一种专制文化的推演。

我后来到了国外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说一个邻居,你如果看到比如说是丈夫打老婆,或者是打孩子,这个不是一个家庭内部的问题,不是说不干涉内政,这是一个人的问题,这是个法治的问题,这是整个文明社会的问题。这个问题想通了之后,我们就突然想通了,西方国家为什么用博爱情怀来关心中国的人权,他看不下去。

甚至如果美国政府有些地方践踏人权,如果说关注得不够强烈,表达得不够强烈,民间的人权组织就会跟政府施压,就是看不下去。看北朝鲜那样对待自己的人民、中共那样对待自己的人民,就看不下去了,这实际上是西方博大精深的博爱文化的一部分。把这个想通了之后你就可以看到中共的那种自私、狭隘、独断专行、恶霸的嘴脸,跟整个文明世界这种博大、宽容,地球村是一家,人类都是共同的,有同情心、同理心,中共是绝对没有的。所以在这个事件上它们的回应上,你可以感到非常清楚。

主持人:是,普世价值。横河先生,我们来谈一谈,被抓的加拿大公民,为什么是这两个人先被抓?我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看法?一个是外交人员,另外一个是和朝鲜有生意的商人。

横河:这个我确实是不能够想像,中共为什么选这两个人?第一个就是前外交官嘛,前外交官他实际上是一个非政府组织,要说抓的话,就是有一个理由,而且这个人比较有名,它可能是想要找就要找个有名的人。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这个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后来是非法的呢?

横河:一方面是他本人原来是外交官,所以在中国住过,这样他的级别足够来威胁对方。它必须要找一个级别够的人,级别不够的人,它以为别人跟它一样,就说抓了一个没名的人,人家就不理它,它可能会这样想,所以要找一个有名的人。

那么这个人不当外交官以后,就加入了一个叫国际危机组织。国际危机组织是一个国际上非常大的专门分析潜在的危机,然后给世界各国政府来做警告的。但实际上他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是因为中国制定了一个法律,叫作外国非政府组织注册法,这个在中国的活动法。这个活动规定在2017年1月1日实施,必须在公安部门注册。

这很有意思,中国的非政府组织是在民政部注册,但是外国的非政府要在公安部注册。在公安部注册,在中国的外国非政府组织一下全变成非法的了。当时他们统计了一下,2017年这个法律实施的时候有1,000家左右的非政府组织,原来是正式在中国活动的,另外再加上短期项目在中国活动的,加起来有7,000家非政府组织,一下子全部非法了。当年2017年只有139家被允许注册,也就是说将近7,000家都非法了,到今年才增加到200家,就是说绝大部分是非法的。

结果这个国际危机组织,西方人特别讲法律嘛,他没有办法,他就在2016年12月底之前就把它在中国解散了,就把它的亚洲总部搬到香港去了,就在香港活动。而康明凯是2017年2月份才加入国际危机组织的,也就是说他在中国大陆没有活动,他是在香港活动,比如说别人邀请呀、或者是跟中共官员见面,他会从香港到大陆去,但是它这个组织并没有在中国大陆注册,所以不存在非法的问题。这样一来的话找了一个有名人,当然可能还有其它因素。

另外一个也是很关键的人物,他是跟金正恩本人有很好的关系,这样的话,其实金正恩跟外界这种热线不多,这大概算是一条热线,把这条热线砍了以后,我觉得这倒更像是一个阴谋策划,我虽然是不太相信阴谋论,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就是说像这种人物,任何情况下,大家都不动的,要动到他,我不知道它是为了给谁发信号?所以说有可能他是被某种势力的斗争给卷到里面去了。

第一个,我现在还不敢说真的有多大的阴谋在里头,但是第二个我觉得确实阴谋很大。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怎么看?

陈破空:这个事情一出来,我就说这个事情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所谓的中美博弈;第二个层次是民族主义情绪挑动;第三个是中共内斗。所谓中美博弈,其中华为涉及到中美之间所有的敏感问题,比如说窃密、盗窃、强制性技术转让、市场垄断、政府补贴、背后的军工、特务系统等等,以及对中国国民的监控、世界各地的间谍渗透等等,这第一个层次。

第二个层次就是我讲的民族主义,国内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好像华为是民族企业,孟晚舟是所谓的民族英雄,尽管她的家属、房产什么都在外国、西方。

第三个层次就是内斗,一来就进入了内斗,中共内部的内斗。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抓这两个人,一个叫康明凯、一个叫斯帕沃尔,都不简单,都是能直接挑衅中共最高领导人。任正非从军队情报系统出身的,老的共产党员、老的军情头子、又是上校,主办华为,他可以说军情、国安、公安里面的背景很深。

抓这两个人,康明凯是国际危机组织的活动人士,康明凯跟中国政府有一派官员非常熟,前不久8月份才见了中联部副部长,前不久又见了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还跟中国的智库有关系,另外出席中国官员举办的活动,经常邀请,而他被抓了。

而且国际危机组织有三十多个董事,在中国有两个董事,一个就是财新杂志的总编胡舒立,还一个是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而这个胡舒立,大家都知道她的政治背景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她是王岐山的亲信;而王缉思说是智囊,据说是跟习近平有关系的。也就是说抓了康明凯是在示警康明凯背后的人,也就是中共内部为他背书的人被示警了。就说我们理解成任正非所在的军情系统、国安在警告习王,如果不救他的女儿的话,他救女心切,不救他的女儿我就给你好看,我把你们的人给抓了,警告你们的人。这个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第二个人就更明显了,因为斯帕沃尔是少数几个金正恩的座上宾和红人,是少数几个他能跟外界保持联系的桥梁和窗口,而且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就他安排进去的,非常轰动的事情,所以金正恩通过罗德曼向外界传达了很多信息。

那抓了这个斯帕沃尔,斯帕沃尔主办了一个叫白头文化,他是创始人,文化协会创始人,是在北朝鲜和金正恩非常困难的时候他能够输入一些外交,或者物资,或者活动。把他给抓了,直接挑动的就是习近平跟金正恩的关系,直接挑动的就是中朝之间的敏感神经,也就是不仅要让习近平政权跟加拿大、跟美国对立起来,甚至要跟朝鲜金正恩对立起来,这个非常明显。

我想习近平本人不至于干这个蠢事。我倒不说它里面有什么东西,也不替任何一方辩护,但是这个内部的内斗,这个非常明显。所以说为什么习近平这一方一直保持沉默。

川普还大嘴巴乱说了一番话,说他没有给我打电话要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没有来电话,我觉得这可能意谓深长,恐怕习近平陷入了一个长考、一个沉默,究竟这个事情他出手还是不出手?然后他本身被其它方面逼得很紧了,被公安、国安、军情三大系统逼的很紧,那边基本上是先斩后奏。而且很多人以为习近平大权在握,不至于,不见得。

军情系统非常深,公安、国安是非常深的,那些隐蔽的部分不见得是他所能掌握的,就跟当年的胡锦涛不能掌握军方一样,当年的毛泽东也不能掌握周恩来的军情系统一样,连那个康生的情报系统毛泽东不见得能掌握。所以习近平不见得能掌握公安、国安,尤其是军队情报系统,那是非常凶险的一个部门。所以习近平有可能在这个事情上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所以这里面是涉及了它的内斗。

横河:对。康明凯的事情其实还有一个,刚才陈破空一讲我就想起来了,今年8月的时候中联部的副部长会见了康明凯。中联部是中国共产党专门和外国共产党打交道的,后来外国共产党都不行了的时候,“苏东波”全垮台以后,它就跟什么社会主义,就是类似的政党打交道。也就是说它是中国共产党里面最能够识别敌我的这么一个机构,专业机构。

结果在今年8月份的时候,就在几个月之前,它还没有认定这个组织和这个组织的代表有任何不合法的地方,也就是说实际上动的是中联部。中联部归谁管呢?中联部实际上是党务系统,党务系统是习近平和王沪宁管的,习近平是直接就管,王沪宁是具体分管,就说党务部门一般是不能动的,就动了它实际上至少是挑战了中共内部的党务系统的这个系统。

主持人:所以套用一句话来说,这个人质危机看来水很深。但我想再问问二位,横河先生先问问您,就是中共这个迅速的反应,它抓捕两个人,那么第三个人我们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算同样的,但是很多人觉得第三个人也是一样的。它是不是有一个这样的名单,比如说像类似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它可以比较快的拿这个名单上的人作为筹码呢?

横河:这个名单肯定是有的,最早的时候,我们知道收集外国人的名单的时候,就说被外界知道的时候是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在奥运准备期间,就是奥运安保其中特别提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奥运安保针对的是所谓“五独”,什么藏独、疆独,把法轮功也放在里面,说是针对的就是这些人。但是不仅是这些人,它要知道这些人的同情者会不会……,因为在这个几个月之前,奥运火炬的时候不是有很多支持西藏的人在海外抗议吗?它们就怕这个事情发生在北京,所以它要鉴别奥运期间到北京来旅游的外国人。

这时候有个法国人就写了一本书就讲中国的情报系统,从毛泽东到奥运会,其中就提到为了完成这项任务,罗干所指挥的“610”办公室的间谍人员涌向全世界.就说因为它们已经靠监视法轮功在世界的活动已经变成了个庞大的情报系统了,所以这个系统就用上去鉴别在奥运期间访问中国的这些人,可能来旅游这些人,哪个是敌对的、哪个是有可能闹事的,所以真正收集名单那个时候至少已经相当有规模了,持续到现在那肯定是已经有很成熟的一套系统了。

但是真正说抓什么人、谁做决定,这个倒不一定像猜一猜或者随便估计,就说谁有这个决定权,可能这个部门或者这个人的权力很大,所以这个你就得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这个名单一定是有的。

主持人:破空先生,我们知道过去经常听到的就是在中共跟西方做人权谈判的时候,它可能会把中国自己的公民、异议人士什么的作为人质、作为筹码去交换.那么一个是现在这种方法是否已经不多见了?另外一个,像它这种拿西方人做人质是不是一种新的作法,还是说它一直以来都有贯穿这样的作法?

陈破空:这个话分两头,就中共在它相对比较弱还不敢跟美国抗衡的时候,它的确拿中国自己的公民来做人质跟国际上交换,特别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抓的民运人士,这个外国都要求释放,特别注明了民运人士。中国那边跟外国讨价还价讲条件,像江泽民当时就讲条件,先后释放了魏京生和王丹。但释放的条件是美国要解除部分的高科技的禁令,当时是克林顿政府,说拿来做交换。就把自己的公民扣为人质跟外国去做交换,这是非常无耻的、非常没有底线的一个作法,你自己的人拿去做人质。

好,它现在发展到第二阶段,当它这个财大气粗所谓崛起之后,腰杆粗了之后,又有钱又有军力之后,它开始,中国网民说的话嘛,说越来越像朝鲜,叫“西朝鲜”。北朝鲜就是抓外国人质,北朝鲜的唯一的手段动不动就把美国人给抓了。所谓的美国人,特别是韩裔的美国人,韩国裔的美国人,只要是美国公民、是韩国的人,甚至连英语都说不清楚的,是个美国公民就把人家给抓了,吸引美国来解救人质。然后制造问题、让你解决问题,从中讹诈,甚至把美国大学生给抓了,旅游的,甚至迫害致死,迫害之后回去死了,现在美国要求它赔偿。

所以现在中共学的是北朝鲜那一套方法,就名符其实的“西朝鲜”来了。这个“西朝鲜”开始动作把外国公民抓了,但其实外国公民跟北朝鲜非常相似,我们刚才提到抓人的时候其实有四个数字:二、三、四、二百。二个就是开始抓了康明凯和斯帕沃尔这两个人,敏感的人物;然后第三个是抓了一个教师,说加拿大教师在中国非法打工。那个教师据说是被中国的中介公司搞到那里去,结果没算数找不到工作就去工作了,所以这个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

现在还有一个四,四是什么呢?昨天中共抓了一个人,这个人非常滑稽,这个人是加拿大公民,加拿大这边只好当他公民了,因为他入籍了,他老婆入籍他入籍。但在中国这边说他非法入籍,因为他是中共的一个高官,而且是一个党员。按照中共内部的纪律,你如果加入外国籍要报告,他没报告。他是谁呢?中国船舶公司(中船重工)七一八所的所长,非常重要。这些所长有的是中央候补委员的,非常厉害。他是研究核潜艇的、什么航空母舰和大型军舰的,都掌握国家核心机密的。然后他被逮补了。

他被逮补了之后,这个很滑稽,他是个加拿大公民,搞的加拿大还不好办了,加拿大公民你要去领事探访啊;但是中共说他是非法的,因为他是通过老婆先得公民。这是中共贪官的一个方法,先家属、孩子得到外国公民,然后自己退休之后到国外去享颐养天年,然后也是公民。所以这个人被抓了之后就有重大的涉嫌,说他可能把重大的国家机密交给了加拿大。这是第四个人,这个人非常敏感。

然后这个人出来之后,发现中船重工一窝子的叛徒!他是七一八所的所长,他是叛徒;七一九所的,七一九所的一对高级工程师夫妇用5万美元出卖了中国一个核潜艇的机密;然后七一二所的所长,几年前被发现向美国和加拿大出售机密,这个是叛徒。

而且最严重的是,中船重工作为世界前500强的重大企业,它的一把手二把手叫孙波,总经理,叛徒!把中国的辽宁航空母舰的机密出卖给了美国,把中国第一手国产航母的机密出卖给美国,今年6月份被捕,说要判处死刑。结果整个都是叛徒!中共自己都大吃一惊,根本没有忠诚可言!按照习近平他们的毫无,真是毫无,毫无忠诚可言,毫无信念可言。

还有一个二百,还有一个数字二百是什么呢?就双方实际上抓的人都很多,中共一共扣押了二百多个所谓加拿大公民,结果全都是华裔中国人,就中国人加入加拿大籍,然后被中共所扣留。所以现在倒楣的全中国人。因为加拿大那边抓非法移民或非法手段取得加拿大公民的,驱逐了160万,还有2千多人要驱逐。人家加拿大弄得是非法入境的中国人,中共弄得是加入了加拿大国籍的中国人,所以中国人成了两头墨芯。

所以现在中加关系紧张之后,凡是跟加拿大有关的中国人全都紧张了,全都处于一种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或者热锅上的蚂蚁,所以现在原来都是大规模移民的官员、商人,甚至中产阶级的家属都很紧张。

但这里边还有一个敏感问题,外交部长王毅他说不清楚了,他的老婆被加拿大拒签,为什么拒签?绝不是公务,她要随同王毅出访绝对不会拒签,说明搞不好她在加拿大有房产、有子女,有什么东西。所以这个事情说不清之后,中共内部的内哄会越演越大。

主持人:这个掀起了各种风浪啊。那我们还是要看一看抓的这两个外国人,因为现在各国都在关注,横河先生您觉得为什么中共能够有底气,现在抓它所谓的正宗的这个加拿大人作为人质?特别是前两天外国媒体也在谈论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中共对于国际社会的批评似乎越来越不在意了?

横河:这个说法其实还不是特别准确,很长一段时间中共是特别狂妄的,就说又是中国模式、又是向世界输出、又是大家都在讨好,等着它撒钱啊,那个时候它是很狂妄的,但是现在其实底气没有这么足了。贸易战一打以后,它发现它没有那么强壮,但是在没有这么强的情况下,就是说在贸易上还要让步的话,它必须在其它方面上表现出强硬来。

所以我一直认为它在和美国发生正面冲突之前,如果说不和美国发生真正的贸易战和打得双方很严重的时候,双方一直升级的话,它会找一些它认为比较薄弱的环节去打美国的盟友,以前估计会打台湾,不是说一定是战争,去敲打台湾,就像今年要改名什么东西,不是闹得很厉害?航空公司改名,会敲打很多。

另外对美国的盟友当中,一些看上去就是中共认为它可以施加威力的这些地方,对韩国,现在加拿大,它都会表现得特别强硬,表现得非常强硬。但是真正到了在贸易上跟它至关重要的,而且一旦撤资的话,会对它的经济造成非常重大损失的,那它可能真的就会考虑考虑,所以它实际上是有选择性的。就是说为了弥补在贸易战方面可能做出的让步而在政治上对某些国家表示强硬,这是在国内,为了做给国内看,一种平衡。

主持人:但它这种作法似乎激起了西方国家这种同仇敌忾,我不知道破空先生您怎么看西方国家现在会如何应对?

陈破空:现在中共这种作法是在步俄罗斯的后尘,因为俄罗斯跟英国发生问题之后,所有的西方国家都跟进,因为它去毒杀了这个叛逃英国所谓俄罗斯的间谍也好,什么也好,结果后来英国经过大量的查证之后,发现是俄罗斯的特工干的,就对俄罗斯采取了反制,驱逐俄罗斯的外交官,经济制裁;俄罗斯也驱逐英国的,但是后来西方国家全部跟进,欧盟的其它国家,法国、德国包括美国都跟进。结果川普对普京还有一点留恋,但是也是驱逐他的外交官。

所以说中共的做法就有一点比俄罗斯的作法更恶劣、更卑劣了,现在西方还完全没有行动起来,如果西方行动起来之后,完全可以用反制俄罗斯的方法去反制中共,我想中共到那个时候恐怕是吃不完兜著走。

而且习近平当局现在正在搞中美谈判什么90天,如果把这个事情烧大了之后,恐怕这个谈判都会告吹,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另一派任正非背后的军情,国安、公安的意图,如果他把他的女儿救不出来的话,他甚至可以把你这个外交谈判给你砸锅,所以中共的内斗远比我们想像的要深刻复杂。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网友在简讯上评论,这位网友评论说:中共是流氓政权,孟晚舟事件它能看穿加拿大政府的无能,所以把抓加拿大的国民当人质以此逼宫,西方民主国家应该认清中共的流氓本质,联合共同应对。

其实说到加拿大的应对,横河先生,最近在人质的事件发生之后,加拿大的记者已经问了加拿大的国土安全部长说:加拿大是不是应该禁华为?所以我的问题是说,中共这样的做法会不会反而让华为更加难进入加拿大的市场,甚至对其它国家的政策都会产生影响呢?

横河:这是毫无疑问的,加拿大本来一直在犹豫,但是现在扣了人质以后,它两个舆论的压力,一个是民间舆论的压力,还有一个是媒体的压力,那么自然会体现在议会里面,议会里面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来。也就是说居然为了华为一个孟晚舟这样一个事件,中共能够这样随便抓加拿大人的话,华为一直想撇清跟中共政府的关系,结果中共现在所有的作法都在证明这个关系非同寻常。

其实原来加拿大还在说没有这么多证据,没有什么很硬的证据,而且还是准备引进5G的。也就是说现在这件事情一发出来以后,大家就可以看出来,真的引进5G的话就是引狼入室,坐实了华为跟中共的关系。这样一来的话,不仅是华为进入加拿大5G系统的问题了,还包括华为跟加拿大的很多大学和研究机构是有合作关系的,这个合作关系很可能会被拿出来检视,就是能不能还继续跟他们合作。这是华为。

那么对于西方国家来说,就是美国率先提出来华为有问题的,现在五眼联盟还没有完全达成一致,更不用说五眼联盟之外的了,但是这个做法确实给西方所有的国家敲了一个警钟,就是说你要是不相信的话,这就是证据。所以等于是把证据送到人家手上去,让别人来考虑。这时候你再想把华为引进去,它受到舆论、媒体和议会这些立法机构的咨询的话,也很难通过了。所以中共等于可以说是把它的前途自己把它封杀掉了。

主持人:破空先生,这方面您怎么评论?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刚好今天有一个开庭,王全璋律师案。王全璋这个案子非常的奇怪,不仅3年半、1千多天没有音讯,而且不仅不准亲人看望,开庭的时候也不准亲人探望,而且不准他自己请律师,官派律师说1分钟被解雇,而官派律师没见到他。

我想提醒王全璋这个事情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说的浅一点,因为王全璋为法轮功辩护,所以被迫害的最惨;第二个层次,他极可能遭受了非人的酷刑之后,见不得人,官方不能让他见人,所以法庭完全封闭;第三个甚至可以考虑王全璋是不是活着?这个法庭上是不是搞了个假的审判?王全璋还活不活着?

所以中共对自己的国民是如此凶狠,心狠手辣、凶残,我想它对西方的人质它还自己认为算客气了,但是现在中共就是说内外都不怕了,对内不怕人民,对外是不怕国际社会,因为它财大气粗。我想现在的情况很清楚了,中共的确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也是世界人民的敌人,这个定性是非常清楚的。我说了,没有中国威胁,只有中共威胁,它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共同威胁。

主持人:没有中国威胁,只有中共威胁。横河先生您补充一下,因为王全璋确实是,中共一方面说它依法抓捕加拿大公民,但是王全璋这样一位维权律师消失了1千多天,谁都没有见到他,然后现在又是秘密开庭,这又是一个什么法呢?对待自己的国民。

横河:它对自己国民是没有法的,所以现在想给人家做出一个法治的表现来它都做不出来,所以王全璋案子就证明中共是完全没有依法治国,也不把法律看在眼里,它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这种凌驾于自己的法律之上,因此对于它抓外国公民,加拿大公民的话,它实际上也是没有法治,只是说没有那么多明显的酷刑而已。

主持人:但它非要拿“依法”两个字,可能只是……。

横河:就是因为它没有法,所以才老要说“依法”“依法”。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办法再进一步讨论了,我们也感谢各位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