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政法委介入“千亿矿权案”最高法风雨飘摇

【新唐人2019年01月09日讯】【今日点击】(3359-1)

提要
政法委介入“千亿矿权案”最高法风雨飘摇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前两天北京再次出现了,一个男人拿着大槌子,砸伤了大概20来个学生,有3、4个是重伤的,看了照片砸的都是脑袋,那这是最新的一个类似的事件。我个人来讲在这种事件本身发生,在我个人的理解上说实话不是新闻,我觉得不是新闻。城管去砸地摊的时候,跟这个东西是一样的,有人说城管那是执法,他这也是执法,我不骗你。城管执法是在中共政权下,说有那么个条文;那他的做法是反条文的,那手心是肉手背不是肉吗,他反条文的。

中共的条文、法律的条文,会造成只要你进入它的体制,你就是一个权力的拥有者,你是一个法律的代言人,你是法律的执行者。当习近平签署了相关的法律说,警察在执法中,可以对任何人和东西的伤害,不负责任的时候,这可不仅仅是个警察国家,这不仅仅是个警察国家。警察,任何一个警察国家,他同样是站在人的基点上,他很少听说是从法律的角度说,一个执法者可以任意打砸,和伤害任意的生命,当他值勤的时候,只要他穿上警服工作的时候,他可以任意这么做。

国家,他代表的是国家,他对他的任何行为都可以不负责的,那叫警察国家吗?那可不是啊,那可根本不是,这不是国家,这不是人的国家,这是养猪场。养猪场你说那饲养员对猪伤害了,它老板也不干啊,所以人都不如猪咧!其实里面的含意是包括这个,那当它的这样的条文出来之后,北京出现了去打学生的概念,那这个人是在他的具体工作中,在这个体制环境中,他的生活受到了伤害。据说是他的合同是不合、签不下来还是怎么样,没饭吃。

你没饭吃我砸你们家的孩子,人说那些孩子跟这个国家没关系,是我们各自私人的,张三、李四、王五、何六,他不是,他不认为。在这个社会是权力者的社会,当我失去了一个基本生存权的时候,但我又要去表达权利的时候,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很简单,我死了我绕20个去,有一个算一个。这同样是一个在展现权力、在展现压迫、在展现这个社会的生命价值观呢。政法委这么干的,习近平这么干的,省长这么干的,城管这么干的,开窑子这么干的,那卖淫的也这么干的,杀人越货也这么干的,他的基点是在一条线上。

而中国人的生命基点大多数,大陆人的生命基点全在欲望占有上,所以他就一脉相承,这是一个,中国社会是一个在他的管理过程中,在他运作过程中非常有条不紊,他的内心核心价值,非常清晰的这么一个社会,而这个社会是反人类的。所以完全是一个欲望的社会,当是欲望社会的时候,权力拥有了绝对的价值。

习近平在去年3月分,宣誓就职改完权力之后,所有的今天中共的领导人从上至下,拿他没招了,拿他没办法啦。这是今天中国社会的权力的根本,那下到最底层他连饭都吃不了的时候,他拿着孩子出气,你说他不对,他说你对,就这么回事儿。所以你看讨论的社会反应,怎么又出这个,你找杀当官的、杀这个杀那个杀,他杀得了吗,搁你杀得了吗?他杀不了嘛,所以扭脸儿看你儿子他能杀啊。软的欺负硬的怕,就是这个社会的价值对吧,人人如此,只不过他这是最新的一个表现。我不知道是不是发生在7日我忘了,但这事情是这么来的。

政法委介入“千亿矿权案”最高法风雨飘摇

那与此同时在这个体制中,干什么活都有,我只能说干什么活的都有。崔永元,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千亿矿权案。这是崔永元揭出来的,挺逗的,崔永元揭出来呢被揭示的东西呢,都是这个社会中拥有一番势力的人,拥有一番背景的人,但崔永元自己也毫不回避说,我背后我也是替人家干活的,他是这么讲的。而这件事情呢,他的蹊翘来处是当初在夏天的时候,也就是范冰冰的案子比较火热的时候,叫做王林清的这个法官,就具体当初处理这个案子的法官,那向崔永元爆了料,但崔永元当时根本就把这事压下来了,只是最近他把这东西拿出来了。

当他把这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呢,现在的问题是,王林清法官到现在是失踪的,应该是从6日开始失踪的。那这个案子顶,一下给顶到最高法院了,因为在最高法院的卷宗没了。政法委8日的晚间的消息,针对网上反应法院二审审理,陕西的相关案件的时候,卷宗失踪,那由中央政法委牵头,国家监察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介入联合调查。政法委针对网上反应最高法院,这话根本都是网上反应多了,你为什么挑这个,这话就是这样的。这个国家的社会,从正常一个国家管理的角度来讲,完全就是混乱的。但从权力和欲望的角度来讲,完全就是有条不紊的,这就是那个角度。

崔永元爆料,最高法院透过媒体说是造谣,在明确一些证据公布之后,最高法院才表示再次通报情况,承认他公布的文件照片是属实的,启动了调查程序。但是呢,当时承办该事件的最高法院的法官,王林清录了三段视频,视频中说,该案子出现了很多不寻常的现象,二审卷宗,在最高法院的大楼里面离奇失踪,相关领导并不加以追查。而办公大楼的监视设备呢,恰恰就出故障,还点名最高法院周强在内的,多名负责人直接干预此案。那最高法院还曾对,他办理的另一个案子直接插手,那他拒绝配合遭到了领导层的打压。所以目标,其实目标就冲最高法院去了。

那当这个消息出现之后呢,我想起了一张照片,2017年十九大,当王岐山裸退的时候,王岐山很低调,在走过周强面前的时候,当时的最高法院的院长周强,和最高检察院的检察长,两个人的眼睛看着王岐山,那是很有趣的,非常有趣的。后来我当时评价,我说这张照片就留着,如果那个摄影师要明白的话,到了2018年3月分,王岐山成为国家副主席的时候,你再给他们俩照一张照片,当王岐山从他们俩跟前走着。没有、没照,势利的人、 势利的生命,权力的间架结构,阴损,那种整个的那个生命品质,都在那张脸上,都在那张脸上。

那很奇怪在政法委的系统中,最高法院跟最高检察院,却是一直在他反腐中没动。那这次为什么会借助这件事情,却动用了政法委,再次显示法律的一切是党的一切,所以回归到周永康的年代,那只能就说遭报应了。

1月7日中国的媒体财新网说,接近王林清的人士讲,1月3日在单位露面,之后被带到了最高法院附近的一个宾馆,接受最高法院的调查组询问,那家属感到这种调查的方向感到担忧。那此后崔永元讲,王林清马上连系我确定你的安全,这是我们约好的。在这样的事情上却出了一个,崔永元自己来办这事儿,透网上,这就是这个国家权力的荒谬,一切都是在游戏,因为里面渗透著各派势力的,权力者本身的表现。而案子本身是10多年前的事情,是2003年到05年相关的事情,一直到了2006年,所以这是个老事情,老事情翻出来呢就冲着当时当官的,所以应该讲这个案子政法委接手,是冲着周强去的。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