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央视北美分台主管被突召回国 背后有何玄机?

【新唐人2019年03月14日讯】【热点互动央视北美分台主管被突召回国 背后有何玄机?

近日外媒披露,央视下属CGTN(中国环球电视网)北美分台出现人事大变动,台长及多名员工被召回北京,须在一个月内离职。此前CGTN刚在美国司法部要求下,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而另一方面,美国参议院近期发布对孔子学院的调查报告,认为其是中共控制的宣传机构,建议司法部考虑要求其也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CGTN主管突被召回,背后有何玄机?中共对外输出的“软实力”是否正在严重受挫?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3月13日,星期三。

近日,美国媒体披露,央视下属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北美分台出现人事大变动,台长和十几名员工被突然召回国,并且要求一个月内离职,而之前CGTN刚刚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另外一方面,美国参议院近期发布一份对于孔子学院的调查报告,称孔子学院是中共控制的宣传机构,建议司法部考虑要求孔子学院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CGTN的高管被突然召回国,背后有何玄机,中共对外输出的“软实力”是否正在严重受挫?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夏小强先生,二位好。

横河、夏小强: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背景短片。

《纽约时报》中文网3月11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央视在北美的分支机构──中国环球电视网上周一(4日)在员工会议上,突然宣布召回台长麻静、一名副台长以及十多名员工。这是麻静7年前在华盛顿成立这家机构以来,首次出现的领导层调动。

知情人士还透露,被召回的大部分人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离开美国,返回北京。不过,这家机构这次毫无征兆撤离大批关键人员,搞得员工人心惶惶。特别是替代他们的人,还需要时间办理签证。

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今年2月1日提交了注册文件。麻静在其中声称,CGTN“不参与政治活动”,“享有不受任何国家指导或控制的编辑独立性”,运作与其它新闻机构“没有差别”。

不过这一说法受到美国媒体和学者的质疑。《纽约时报》不久前引述CGTN四名现任和离职员工的话说,央视的编辑经常会主导有关中国的报导计划。美国的雇员有时会顶回去,但如果北京提出要求,那么他们就别无选择。

不过,CGTN登记成“外国代理人”后,将不得不披露机构的预算和支出,并在网上包括社交媒体所有平台上,也必须注明它是外国代理的免责声明。此外,未来CGTN在美国的采访权限可能也会受限。

主持人:横河先生,我想先问问您,很多人都在猜测这背后有什么原因?这样大的人事变动非常不同寻常,也没有给出原因。我想先请横河先生谈谈,您觉得为什么突然之间北美分台的台长和十几位员工被召回国,这跟之前CGTN刚刚注册成为外国代理人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连?

横河:从长远来看,中共的大外宣现在面临新的挑战,由于美国的政策有了重大改变,所以中共的宣传方面肯定是要做调整的,这是长远规划。但这一次CGTN的负责人和一些员工调回国,事出突然,突然到什么程度呢?一般来说应该有交接过程,现在似乎是叫他们先回去,然后接班的人才来,那接班的人能不能拿到签证、能不能这么快就到美国来都成问题,也就是说已经影响到日常操作了。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应该和长远规划没有直接关系;在这个时候这么紧急调回去。

然后我们看一下,CGTN最近一段时间,能够发生的最大一件事情就是注册成外国代理人,注册要填表,在填表的过程当中肯定有很多问题,我们也看到了;美国是信息开放,任何人都可以上去查。从它填的表格来看,会有一些问题,是不是有人不喜欢所填的内容?

主持人:它声称是采播独立。您是指中间的这方面内容吗?

横河:不仅是,还包括财政预算,还有采播独立,还有谁是法人,就这里面很多细节填写方法是很有讲究的。那么这是谁做的决定,填成什么样子的,不管谁做的决定,很可能就有人不满意,所以就紧急把他们调回去了,我觉得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最大的。

主持人:但是调了这么多人,还包括十几名员工。夏小强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为什么?您觉得。

夏小强:我觉得有人说麻静填的内容“采播独立”是不是触犯了所谓“政治不正确”?我觉得恰恰相反;她这个言论恰恰是政治正确。如果在中国国内,麻静向央视(CCTV)她的上级说“要采编独立”,她就是政治不正确、大逆不道,但是她现在在美国,面对的是美国政府、美国司法部门,她说的这个恰恰是中共希望她说的话,这就像华为对外声称它和中共政府没有关系、是一家民营企业一个道理。

因为央视北美分社是安插在美国心脏的一个暗钉,她向美国人撒谎应该是党的工作之一,是没有问题的。就像《环球时报》是两副面孔,《环球时报》英文版,针对西方民众、英文内容,它可以有采访受中共迫害的异议人士的一些采访内容,但这些内容在国内绝对不可能出现。所以我觉得它的言论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可能是在于它现在已经在美国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一旦被美国认定为外国代理人,就进入了美国政府司法部门严密监管系统内。

“代理人”就是为他所在国的政府做宣传的,他的资金投入、支出都要定期向美国政府申报,那么填表的内容,如果将来在美国的调查中,一旦出现填写内容有不符合的地方,很有可能会带来一定的麻烦,甚至有可能追究麻静的刑事责任。

我举一个例子来讲,2017年,俄国媒体“RT电视台”在美国被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当时RT的主编说,我们如果不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话,将面临有可能账户被封,我们的负责人面临被逮捕、面临刑事问责。并且当时登记、填表内容RT是非政府机构,如实填了政府资助,资金是由政府资助的。

我想,麻静没有如实填写这些内容,所以这是她被召回国的一个可能原因。

主持人:您觉得她没有如实填这些内容,所以美国司法部可能找她的麻烦,是吗?

夏小强:对。一旦美国司法部门未来带来麻烦的话,不是她个人的麻烦,有可能会对中共的外宣、央视在美国的形象受到打击,这是中共不希望出现的事情。

主持人:您也觉得跟她所填的内容有关!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您觉得麻静为什么要填“采编独立”?司法部门之所以要求CGTN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是因为它是受外国政府直接资助和控制,所以必须得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为什么既然登记了还要说自己采编独立、不受任何政府控制?您觉得这方面她是触犯了哪一方呢?

横河:我觉得她这个位子其实是很尴尬的。只要是中国人都知道,现在美国人也都知道了,CGTN就是中共的喉舌,这是没有疑问的;问题是它又要装扮成一家中立的媒体,很不愿意去注册。当时美国司法部是要求两家中共的中央级喉舌去注册,还有一家是新华社,但是新华社到现在还没有注册,我今天去查还没有注册。CGTN注册了,这就有一个问题了,要是仔细读一下里面描述的是两句话,前面一句是什么呢?我们不同意美国司法部对我们和中国政府之间、跟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的定义。她说,我们不同意;我们是独立采编。

就这么一段话;前面还有一句。这就是什么呢?就是她不得不写这一句话。她不写这句话那就是更大的麻烦,等于是同意美国司法部的做法。她既要注册,又不能承认她是中共的直接喉舌,所以她就处于这么一个尴尬的境地!

就刚才夏小强讲的,她这个话是不是能这样说?!我想她可能是得到许可的,但是话能不能这么说、她有没有资格像任正非那样子说?我觉得她不见得有这个权力!任正非是得到特许的;如果她没有得到特许,她以为她也这么说,那也可能就错了!中国很多事情不见得这件事情是可以做或者不可以做,关键是你得到了谁的许可做的,这个很讲究,如果她仅仅得到央视(CCTV)的批准,可能更高一层有人不高兴,这都可能的。这一次她得罪的肯定是很关键的人物,所以才会这么紧急调回去。我们也不知道!

但是问题是处在她这个位子上,现在最基层替中共卖命的人,哪一头都讨不了好!总要得罪哪一方,而且一得罪起来惩罚性都是很重的,这就是替中共卖命者的命运,越到现在这个时候越是明显;不是哪一个人、哪一家,就是因为中共现在面临的情况很特殊,全世界开始在觉醒,这样的话,尤其像这种喉舌媒体它要“讲好中国故事”就非常困难!

主持人:就这个事件刚才二位的分析,有没有可能是中共大外宣策略的一种转变,或者跟现在的政治环境有关,我不知道夏小强先生您怎么看?

夏小强:2008年中国奥运会之后,从2009年开始,中共投入450亿人民币开始大外宣计划,我们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当时新华社在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竖立了一个巨型的液晶显示器,日夜不断播送所谓的“中国国家形象篇”。这十几年来,中共一直在大外宣上投入巨大的资金,包括在美国和世界各地建立媒体的分台,新华社分台、CCTV分台,另外就是招聘西方记者,再就是入股和收购西方的媒体,直接买过来。

主持人:财大气粗。

夏小强:它投入了巨大的资金,大概这十年时间的巨大投入与现在收到的回报不成正比。我们看到中共在美国也好、在欧洲也好,在西方打造的这些所谓媒体,并没有成为它希望打造成的受到西方民众和西方社会公众认可的权威媒体,大家现在还是根本就不相信它说的话,所以它的投入和结果是不成正比;可能资金上也存在一些问题。这是一个方面,它需要调整策略。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是环境问题,特别是川普上任之后,整个以川普为首、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开始对中共的渗透和扩张开始全面反制,包括在经济层面川普展开贸易战、在高科技方面抓捕孟晚舟、制裁华为、起诉华为,在大外宣方面遏制中共,重新修订《外国代理人法案》。

主持人:是重新修订还是比较严格执行这项法案?

夏小强:重新修订并且开始严格执行。面对这种全面反制的情况下,中共可能会调整它的外宣策略。整体来讲,我觉得中共的外宣势头是越来越弱。

主持人:这个问题您怎么看,横河先生,它的整体策略跟这一次人事案的关系?

横河:整体调整是必然的,当然跟它的效果不好有关系,但是更重要的我觉得是西方开始关注,前段时间,澳大利亚广播电台(ABC)专门有一篇长篇报导关于中共的大外宣。CGTN重组以后大概也只有两三年。

主持人:CGTN在美国是7年;你说是在澳洲是吗?

横河:不是,CGTN在全世界都有,前一段时间不是在英国招聘350名英国人?记者和编辑,正好大家全都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所以好几千人去报名,这种情况就是它有它的好处、也有它的坏处。它忽然花了这么多钱收购这么多,使得很多国家开始警惕起来,加上中共对国内媒体的压制,和对西方媒体在中国大陆的记者、办事处的限制作对照,别人就会觉得很不舒服。

其实美国在之前已经提出来一个战略,叫对等战略,是国会建议的:你给我多少签证,我也给你多少签证。

美国之音只有两名记者在北京;中国全都是中共的喉舌,没有政府的媒体,长期保持600人到800人。中共各种媒体加在一起在美国有600人到800人,这个规模就太大了,所以当时就提出来对等原则。显然美国政府可能不太愿意使用对等原则,因此现在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要注册,注册成“外国代理人”。

美国是言论自由的国家,你只要在这里报导,你就享有言论自由,那怎么办呢?只好就是打个标记。《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规定,一是财政要公开,财政要向美国司法部报告,每半年报一次,明细帐都要公布,都要给司法部。我不知道其它的似乎好像没有报告,在这之前可能美国政府没有那么重视,但这一次很可能是重视了!我觉得她不一定是主动一定要填写清楚,她也会去查、也会找律师,肯定是美国现在给的压力很大。

主持人:就严格执法。

横河:一严格执法就会露出很多漏洞来。美国就用这种方式,其一,它要面临的问题是财政要公开,这是中共非常不想看到的,因为中共什么都是黑箱,其实也没什么真实秘密,但是中共什么都是国家秘密、国家机密;另外,这一次讲《外国代理人法案》重新修订,实际上这一项法案本身还没有改变,但是其中解释有很多充实了,在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包括推特、Facebook上面都要打上标记,明显的标记:是中国政府全额资助。必须要打上这样的标记。

规定得非常详细,这么一来它就又遇到一个问题。它和《人民日报》、《中国日报》不一样,它是要掩盖起来,它不想让人家知道这是中共的中央级喉舌媒体,尽管要查谁都会查到,但是对于绝大部分的听众或者观众是想不到去查的。它是想混过去,用冒充的方式混过去。

主持人:貌似中立。

横河:对!这一来对它打击非常大。我觉得对它最重要的两个打击一是财政公开,还有就是运作方面,它必须亮出来是为谁在说话。这是美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我不知道将来会采取什么措施,目前采取的就是这样的措施,对于像CGTN这一类媒体在美国的生存其实遇到很大挑战。

主持人:也可能是这一次CGTN确实递交了不少比较细的财政数据,北京方面非常不满意。小强先生,刚才你也谈到它的宣传效果不一定好。我去CGTN的YouTube频道上看了一下,确实它的视频至少最近的一些视频点击量是颇低的,但是订阅量满高,60多万。

夏小强:对,我也看了,60多万。

主持人:您怎么看它宣传效果的问题,特别是北京当局现在要求大外宣媒体都要讲好中国故事,您觉得它能讲什么样的中国故事?

夏小强:它效果不好我觉得很正常。因为任何在西方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社会,媒体生存最基本的第一条就是新闻的真实性。媒体是社会的公器,不受政府和任何党派的控制,被称为第四权力,可是在中共那里,央视我们都知道它就是党的喉舌,它是一个宣传工具,它本身来讲不是媒体,所以不管它如何包装,不管它在海外、在美国用多么好的设施和硬件,都不能掩盖它是中共喉舌的本质。

主持人:为什么不能掩盖呢?在海外它可以在某些报导上跟国内的处理不一样,至少它有一定的灵活性吧,我想。

夏小强:比方说,央视在美国的分台,一般报导经济、文化、科技、体育好像挺正常,但是一旦涉及到中共政治或者中国社会真相的一些内容的时候。

主持人:敏感话题。

夏小强:敏感话题包括中共高层的腐败、包括中共迫害人权等民众迫切需要知道的一些话题的时候,它都是按照中共央视在国内的报导原则严格执行的。我们从《纽约时报》在报导中提供一些细节,比如说,他们报导不能够出现中华民国的国旗在报导中;有一次在报导中出现了法轮功的这个新闻,这是中共最忌讳的一个底线的新闻,他们报导的人员受到上级严厉的责备。还有他们安排被中共迫害的异议人士在认罪的节目,他也拿出来;并且在报导新疆集中营的时候,他是美化集中营。所有这一切的报导它都是按照中共的喉舌条文在报导的。

所以说这对中共来讲,中共要求要讲好中国故事,很有意思,这怎么能讲好中国故事呢?首先说中国故事,什么是中国的故事呢?中共所营造的歌舞升平、一片大好形势,那不是中国故事。中国故事就是中共高层的腐败、中共贪官贪污国库的钱转移到国外,中共迫害人权、打压访民,中共拆迁之后访民悲惨的生活。

主持人:真实的故事。

夏小强:这才是中国真实的故事。那这些故事能够报导吗?所以说它永远是不可能讲好中国故事的,没有故事可讲。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我们看到在《纽约时报》那个文章中它也提到说在有一些编辑上面呢,如果说是央视的编辑要求他们怎么做,他还有灵活性,有时候可能也并不遵从央视的这种编辑,但是如果是北京让他们做,他们就别无选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您觉得在这个媒体工作的这些媒体人员,他怎么去讲这个中国故事,怎么去讲好它呢?

横河:这里有两个不同的群体,一个是从中国大陆派出来的,就是原来就在喉舌媒体里面工作的,那么他们这一套恰恰是中共不要他们做的,就是说以按照中共喉舌一模一样的声音去讲的话,那不是讲好中国故事。所谓讲好中国故事,因为本来这个故事是一个很不好的故事,你要把它讲成一个好的故事,那么这群人他就缺乏这方面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要召很多外国人去。

那么召外国人呢,这些人他也不是从大学毕业出来,或者是即使大学毕业出来,他在美国受的是民主自由的教育,再加上它雇用了很多都是原来的媒体人,那么这些人在美国所有的社会各阶层当中,最崇尚自由的,其实媒体是其中一部分,他最崇尚自由。结果到了这个地方以后就发现有这么多的清规戒律,他们日子很难过,他就更讲不好中国故事,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样去编故事。

因为所谓讲好中国故事就是把一个很糟糕的故事把它伪装起来,这是这一批人最不会做的。他们希望他能够做配合西方人口味的那些故事,但是这些人本身是受西方教育的,他没有办法把脑子转过来怎么样来配合完成你的任务。所以这样一来的话,就是在这个所谓中国故事里面,就是刚才夏小强讲的,就最关键的一些人们最想知道真相的东西是永远也看不到的。

所以对于在里面工作的人来说的话,这两群人都很难过,从中国大陆来的这群人是觉得没有办法来符合外国读者的胃口;而对这一批人来说的话,那是无法理解中共的领导意图。所以这两边、这两部分人都讲不好中国故事。所以澳广的那篇文章的题目叫什么?题目叫作“永远不告诉你真相”,就是它这个大外宣就是永远不告诉你真相。它题目就这样子。这就是说你要完成这个任务其实是一个mission impossible,就是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主持人:是,所以现在如果说像夏小强刚刚所说的,中共它这个资金上,对大外宣的资金上也许因为各种原因,或者是国内经济原因,它没有办法提供这么多资金了,它会发现说它可能要重新去评估这个效率的问题。

横河:但是这也不是一个,其实不是一个效率的问题,它是你这个编排的内容和要达到的目标永远不能够对上,永远不能够就是完成这个目标,所以不是一个提高效率的问题。这个效率啊,媒体效率是不能够用数值,或者是钱来衡量的。你投资下去,你多少收益,这不是说工业产值能够算出来的,这实际上是跟一个它的自由度有关系。而中共现在要讲好中国故事,实际上又限制了很多自由度。

这里有一个例子,我查了一下,就是最早的时候,虽然说现在西方也在报导说他们是以两个模版,一个就是俄罗斯“RT”,还有一个是以半岛电视台,就这两个其实也是政府资助的,但是它们其实办的很成功。俄罗斯电视台其实是办得相当成功的,但是美国政府要求它注册。就说如果不注册的话,你是看不大出来它是一个外国代理人的。那半岛电视台就更自由了,半岛电视台的各种报导基本上是可以进入主流社会的。所以他们是以这两个电视台作为模版。

主持人:您是说中共CGTN。

横河:CGTN,将来是中国之声。中国之声是准备把这个和广播电台又合并起来,把CGTN和广播电台合起来变成中国之声。那么这一来的话,它就要学它们两个,但是它学不了的是这两个本身自己真的是采编有非常大的自由度。

所以说作为俄罗斯新闻工作者来说的话,人家说俄罗斯现在怎么样威权主义,但俄罗斯的新闻工作者的自由度要比中国的所谓新闻工作者的自由度大不知道要多少。这是两者根本没法比较的,如果你没有那样的自由度、你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你当然可以打造成那个样子,但是就凭现在中共越来越紧的这种控制的话,你想要让CGTN打造成像RT和半岛电视台,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不是说有一个样子、有了足够的钱,你就能做到这一步的。

主持人:这个中间的核心的东西你没有。是,其实说到这个俄罗斯啊,我觉得最近有一个新闻也挺有意思的,就是正好跟您刚才说的那个对等原则相关。我们看到中共它确实充分利用西方社会的这个言论自由,像横河先生说的,派了600到800名在美国,但是它似乎并不愿意给其它国家的记者吧,回馈同样的自由。

那最近就是俄罗斯一个媒体非常愤怒的揭示出一件事情,说是中共驻俄罗斯的外交官写信,直接写信给一位俄罗斯记者,然后语气非常粗鲁,那么就要求他从俄罗斯的网站上拿下一篇文章。我不知道夏小强先生您怎么看这么一个事情?

夏小强:我觉得这是中共典型的干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一个典型的事例。因为中共在国内已经习惯了控制言论,党的媒体控制言论。它现在是把这种模式移植到西方和外国去,所以说俄罗斯的反应是非常愤怒的。

主持人:我想就著您这个话再讲一下。横河先生,因为刚才小强说它这是典型的一个例子,确实是个典型的例子。但是因为之前我们谈过华为,就是华为起诉美国政府,它其实自身没有司法独立的这样一个东西,但它在司法独立的国家起诉你,认为你不够独立,或者不够遵循宪法。那您觉得在俄罗斯的,就是在这个媒体自由度的这样言论自由上,是不是也有个双重标准的问题?特别是像俄罗斯这个事情体现出来的。

横河:俄罗斯它倒不是特别的双重标准。所谓双重标准的话,就是说如果说它在美国抗议美国政府让它注册是封杀它的言论自由的话,那就属于双重标准,因为它封杀外国媒体的言论。这个实际上是输出它的价值观和它对媒体的看法,就是说媒体应该受到相当限制。所以在这点上跟华为的那个双重标准还不太一样。

就说它实际上是两种情况嘛。原来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国内它自己封杀自己的新闻,自由媒体,或者是外国的媒体在中国的报导,还有外国记者在中国的报导,它要封杀限制。那么还有一种就是,它肆无忌惮的利用其它国家的自由度,这个在其它国家是很明显的。那现在俄罗斯这件事情是属于第三类,就是把它的这种做法扩散到世界各地去。

主持人:进一步输出到别的国家了。

横河:输出别的国家,所以它不属于它在国内的封杀、也不属于利用外国的自由,而是说它要在相对比它更自由的地方来封杀别人。这个其实很早以前就做过,其实中共做法并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只是说现在大家都很愤怒,所以经常把这些事情揭出来。

多年前,中共,我记得有一个主管宣传的一个应该是中宣部长这个级别的,部长这个级别的,当时就是美国有一个电视台,我不记得是哪一个电视台了,它在它的网页上一直放着那个天安门广场坦克人的照片。他后来就去跟他讲说你怎么还放着?他就指责人家老放着这个。他是跟他们的大老板讲话的时候,会面的时候讲你怎么老放着这个?结果人家因为要跟中国做生意嘛,后来就从网上拿下来了。他把它作为一个可以吹嘘的东西讲出来了。

主持人:对方是个媒体吗?

横河:对,就是美国的一个大媒体,但是他不是跟这个媒体,而是这个媒体的大老板,那个大公司,我不记得具体是哪个人了,是有这么一个故事,就是把坦克人从他们的网站上拿下来了。就像这种干涉别人的新闻报导自由,但是它自己又利用别人的自由到处去扩展,这种是典型的双重标准。这个双重标准其实在其它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的表现,像刚才你讲的华为就是这一类的表现。

主持人:所以它这种做法确实造成了非常多的国家在这方面发现中共这个是完全反了,跟普世价值,这个其实表现在另外其它中共试图输出的软实力上,比如孔子学院,刚刚开头我们谈到最近美国参议院发了一份调查报告,谈到他历时7个月对孔子学院做的调查。小强先生跟我们很快谈一谈,这个参院的报告有什么样的调查结果及建议呢?

夏小强:有几点,主要的一个是参议院的调查报告内容指出了孔子学院到底是什么机构,它是中共教育部下编叫汉语推广领导小组,正司局级办公室的一个下属机构,它简称“汉办”,它是由汉办控制资金安排在美国的这些教职员工,控制所有的教材,在美国的教材,并且孔子学院要求所有在美国的这些教师都要签订合同立下承诺,所谓不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其实也就是中共的利益,这一点就是限制言论自由,限制他们谈论政治上的敏感话题。

主持人:就中共不喜欢的东西你就不能谈。

夏小强:对,还有一点,它的内容就是美国大学和孔子学院合作的合同中还规定,孔子学院必须遵守中共的法律,就是中国的法律,并且还尽量的要控制信息外漏,如果一旦孔子学院所在的大学泄露了不该泄露的信息,它们将停止合同。

中共汉办向这些孔子学院所在的大学提供资金,据他们的数字统计超过收到25万美元的大学,有70%这样的大学没有按照法律向教育部门申报这笔资金,等于中共一直用这个资金在不断地投入。另外,孔子学院在大学办的同时,它还在美国建立了孔子学堂,孔子学堂就是在美国从幼儿园到12年级,由汉办所组建的中共的那种课程,孔子学院的课程,并且在美国现在有519所小学、中学和高中都有了孔子学堂,这等于是在影响和渗透美国的教育系统,同时也对美国的学生进行洗脑。

主持人:他是不是最后还建议司法部让孔子学院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夏小强:对,要不然取消,要不然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主持人:要嘛改变,要嘛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所以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横河先生,您觉得如果他真的这样去要求,孔子学院登记成为外国代理人了,它会不会落入跟CGTN同样尴尬的境地呢?您觉得对它会有什么影响?

横河:这肯定是打击很大的,因为孔子学院跟CGTN还不完全一样,因为CGTN只要不让人家知道它是中央喉舌就可以了,但是孔子学院其实犯的规非常非常多,不是一点点犯规,首先,它的课程能不能被承认?美国大学的课程是要得到美国教育部门的一个标准,才能够允许这个课程计学分的。

孔子学院一直是糊里糊涂的夹在当中,它就是一个蝙蝠,可以说它是鸟类,也可以说它是哺乳类,是哺乳类动物,也可以说它是鸟类,这是两回事情,但它又能飞,它就混在这个边缘地区。它这个课程是没有得到美国教育部批准的。但是在大学里面,在其它的国家政府办的教育机构和大学是分开来的,只有孔子学院是附属在大学里面,冒充是美国大学课程的,所以它破了很多规矩。

还有一个就是教师的签证,今年不是拒签了38个孔子学院的教师吗?他们来的时候讲孔子学院是大学,大学属于研究人员,但是他们实际上是在孔子学堂里面,就是在中学里面教书,这是违反签证规定的。当时在奥巴马时代,曾经有一次要把他们全部取消签证,全都不符合签证的要求,全部取消;后来,中共喜欢背后运作嘛,就把这件事情弄过去了,过了几天又不遣返了,就这样子。所以它犯了很多规。

还有它改变了美国大学的一个特点,就是透明度。美国所有的机构都是透明的。它现在做了很多规定以后,这些大学只要是办了孔子学院的,你不管什么采访也好,调查也好,到了那个地方,人家就怕你怕得要死。就是有孔子学院的美方的代表变得跟中共官员一样,就是以躲着你,或者打官腔,或者把你赶走,用这种方式,他不回答你问题。所以它在改变,在潜移默化地在改变美国大学的一些行之有效的规则,就包括透明度的规则、捐款来源清楚的这些规则。

主持人:还有学术自由。

横河:学术自由,很多最后它拍板嘛,这样实际上就很潜移默化的就把中共的各种管制和不透明,甚至腐败,用这种方式输出到美国大学来了。这样要一注册成外国代理人,实际上它受到的打击更大,甚至比CGTN的打击可能更大。因为CGTN毕竟有几十个中共的不同媒体在这里,喉舌媒体在这里,仅仅是CGTN也许损失没有这么大,而且不会全部消掉,你注册以后你还可以继续做。但是孔子学院如果是真的跟它较真的话,它其中有很多东西要按照美国的规定的话,它本来就不能存在,所以这个等于是要伤筋动骨的动了。

主持人:所以这个参议院的报告说,你要嘛改变,你要嘛就离开。

横河:要改变的话,就是所有的都按照美国的来。那它花钱干什么?它花钱办这个的目的就是要破坏你的规矩。现在要照你的规矩做了,它没有办法控制你的学术自由,没办法再影响你了,甚至影响到下一代了,它还花这个钱干什么?所以这个受到的打击可能会更大。

主持人:是。我们很快读一下观众的发言,有一位观众短信发言说:在美国发行了很多年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从过年到现在都停发了,打电话到美国的发行机构也没有人接电话;今天得到一个消息说是国内政策有点变动,过一阵子会恢复发行。不知道这个情况和今天的话题是不是有相关联?这倒是个挺有意思的信息。

横河:可以再看一下,可能跟政策性调整有关系。但是要知道《人民日报》海外版是很早以前已经注册成外国代理了,很多年了,我刚才讲它不一样,因为《人民日报》本来就是中央级喉舌。

主持人:是。我们还有一点时间,问一下二位,夏小强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刚才横河先生提到,孔子学院如果一旦注册,它根本完成不了它想要做的事了。那么现在从这一系列的事情来看,在这段时间,是不是中共这种所谓的软实力的输出遇到了很大的挫折呢?

夏小强:对,一般来讲,软实力分为三部分,文化制度、价值观和外交政策。从文化来讲,一般如果是普世文化的话,推广的时候就受到别人的欢迎。从中共来讲,中共的文化是党文化,西方是不会接受的。从它的价值观和它的政治制度来讲,它是极权暴政,它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也不会接受;外交政策,中共是金钱外交,所以西方是不会接受的。从这点来讲,中共所谓的软实力的输出是失败的。

但是中共还有一种实力叫锐实力,中共利用经济诱惑和胁迫的方式来推广它所谓的大外宣,大外宣由软实力和锐实力两个方面组成。现在孔子学院就是中共所谓的锐实力,现在也遭到了挫败。整体来讲,中共的软实力和锐实力整体在海外的扩张遭到了一定的挫败。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补充一下。

横河:但是我觉得主要是锐实力出错,软实力实际上是一种吸引力,就是你做得好,别人跟你学,中共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中共实际上在推广的是锐实力,因此这次受到打击的,各方面受到打击的是锐实力。实际上严格地说,它没有软实力,因为它从价值观、思想体系到文化没有一个可以吸引人的,没有一个人想主动愿意向它学习的,它哪来的软实力?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人家给它定义,中共实际上这一套是它的锐实力部分。

主持人:如果你不照它的做,它就不给你投钱。

横河:对,就是用威胁的方式,刚才夏小强讲的,用威胁或者金钱收买这两种方式来强迫别人接受它的文化输出。

主持人:他不是心甘情愿。好的,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