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则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的因果报应实录,因为吞占赈济的钱,遭了报应削福夭亡。

清朝云南蒙化知府、无锡人曹五辑是一个廉洁正直的好官,他的儿子是乾隆十五年孝廉科的举人,所以人称曹孝廉,也是江苏巡抚庄滋圃的门生。

乾隆二十一年(公元1756年)时,无锡发生了一场大瘟疫。无锡人华剑光的儿子一向乐善好施,目睹城里许多人病死后曝骨郊野无人埋葬,就捐出他收藏的几幅古画,托付曹孝廉去义卖用义款来赈灾。华某嘱咐他说:“最好能买得800两银子,拿来收埋本城病死的人。”

曹孝廉把画带到苏州庄家,给他的老师庄滋圃看。庄滋圃看了曹带来的画,知道义卖这些画是为了做善事,且画也不错,就给了他八百两银子。

(pixabay)

曹孝廉回无锡后,却只拿了八十两银子给华家,说只能卖得这些钱。华某无奈,勉强拼拼凑凑,买了几具棺材,埋葬些个露骨荒野的死者,还有许多没办法埋葬。

这件事过后没多久,曹孝廉就生病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曹五辑非常伤心,一直放不下对儿子的思念。他写了篇状纸在东岳神前焚烧诉冤,自陈做官廉洁清正,儿子也无罪,不应该得到现在这样的报应

回家后,他扒在桌子上打盹时,梦见有青衣人拿着东岳神的名帖来请他一同前去。曹五辑跟着青衣人到了大殿外,东岳神下堂至阶前相迎,对他说道:“你确实廉洁清正,但是你的儿子近来做了卑劣的坏事,吞占了义卖的钱财,使得千百病死者曝尸郊野,因此他原有的福禄都被削去了。你不信,回家到你儿子的书房里找一个盒子看看便知。”说完,命人押著一囚犯过来,披枷戴锁的囚犯就是他的儿子。

曹五辑抱着儿子痛哭,这时一下惊醒过来。他急忙到儿子书房去,找到一个盒子打开一看,果然里面有七百多两银子。他问了儿子生前的仆人,方知儿子卖画吞占钱财的事。这件事就连儿媳妇也不知情。

从此以后,曹五辑对儿子哀悼心情也就淡薄了。俗话说,人在作天在看,天网恢恢,善恶必报,一点不含糊。

资料来源:《子不语》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从格”还原,中途变志,青年发生意外身亡

此造出生日的日干为壬水,所以属壬水命。壬水为阳水,大海之水,滔滔江河之水。然生在九月戌土之时,秋末土旺用事,生气少,而克气多。最喜见有金水为助,如再见有土透干或在支,则杀重(土重)身轻,喜甲木疏土,深怕见火,忌火烁金、生土、烧木,有害无利。

现以上述的原则代入其余六个字中,看有没有满足其需要。很快看到年柱戊戌,上下皆土,不但没有满足日干壬水的需要,而且加重了土克水的力量。克我日干者为官、为杀,阳对阳为杀,阴阳和洽为官,现已显见是七杀重克身太过了。

再看时柱是己土、巳火。火生土旺,再去克已经够弱的日干壬水。且日干壬水自坐午火,与月柱戌土成了午戌半合火局,更加重了局中火土之力。

日主弱不堪扶,壬水已经帮不了身。(pixabay)

最后才看到月干透出一壬水,壬水可帮身,但可惜太迟了,因为地支全无一点水根,也不见有金来化水生身,月干壬水亦被年干戊土紧克,日主弱不堪扶。满局财星(火)、官杀(土),火土之气偏于一方,势力很大,难以制伏。不得已,为求生存,只好顺其火土之强旺之势,达权通变,入特别格局中的从土之旺神的“从官杀格”,或从火土旺神之“从财官格”来处理。

既然入从官杀格,或从财官格来处理,行运则宜从此旺神之运。即喜行财运和官运,也就是喜火和土。若旺神火土受克,和日主逢根(水),则凶。因为所从之神(火土)被克,则为破格;再逢日干生旺有根,也是不祥之征。

现根据上述喜、忌神放入大运中去验证:很不幸,一开始就行三十年的亥子丑北方水运,即壬水日主逢根(水),此为中途变志,必主危亡。前十年走癸亥水运,命中戊土合癸,巳火冲亥,已见不利,但初入逆运,福禄未用,仍给予机会,冰冻三尺,也非一日之寒。

接行甲子运,壬水日主非但不思改变,而且得寸进尺,开始胆敢反对戊土旺神(甲木运克戊土,食神制杀)。虽逢己土出面(甲己合化土),暂时化解。但地支子水,是壬水日主逢根还原,也是壬水日主的羊刃旺地,为中途变志,也同时是破格,因子水冲命中强旺的午火,午火又有巳火助威,且午戌半合火局,这个火你能冲得了吗?只能是灯蛾扑火,惹焰烧身而已。命学中之言就是:衰神冲旺旺者“发”。不是发达的发,而是激怒火之旺神,引发了它的怒性,岂不大祸临头?所以在此甲子运中发生意外而身亡。

有些初学命理的人,开始时很崇拜“从格”,认为从格的命比一般正常格局的命较快较易取得富贵。的确,从格的命较普通格局易于发富发贵,但所遇的困难,所冒的风险,亦比普通格局大。从这个例子中就可以看到了。这是“从格”又还原,走上了逆运的结果。@*(本系列待续)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