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凉山大火第31人死讯与中共最怕之火

4月4日上午,中共应急管理部、四川当局举行仪式哀悼在“3‧30”凉山森林火灾的30名罹难者。不过就在当天晚间,媒体披露一则《讣告》使罹难人数升至31人。

据报导,在木里县城张贴著一份落款时间为4月4日的《讣告》写着:四川省木里林业局第三营造管护处副主任王慧蓉,在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森林火灾扑救过程中失联,于2019年4月4日15时15分发现死亡,享年50岁。

后续报导官方证实:3月31日,王慧蓉(男)随扑火队赴火场扑火。4月1日早饭后,王慧蓉体力不支自行返回。4月3日16时许,前方火场扑火队员向指挥部询问王慧蓉是否已经返回,指挥部与王慧蓉联系未果。同时,还有该局职工联系亦发现王慧蓉没到家。

所以至少4月3日当天,中共应急管理部等有关当局就知道王慧蓉处于失联状态,但却始终没有对外公告还有失联的人。试想,如果不是王慧蓉的讣告得以披露,现在罹难人数不会“30+1”。

而过了3天遗体才被发现的王慧蓉,并且能有公开讣告,又因此引起媒体关注报导,这可以说因他是省林业系统官员的身份。如果王慧蓉今天只是一个普通员工或是临时工,相信连发讣告的机会都没有,也就更谈不上因此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报导。

虽然王慧蓉错过了官方公祭以及集体记功,但仍享有与30名罹难扑火员一样的宣传待遇:“他的工作记录写满整整一本”、“他每次去打火都冲到最前面”。

这也是从过去到现在,中共灾后宣传的惯性操作,只要“英雄烈士”出现了,从中央到地方“瞎指挥”的责任就统统不见了。因为每逢天灾人祸总闻官员领导们的“不惜一切代价”,而这次凉山森林大火作为“代价”的31名扑火员中,有24名队员是90后,2名队员是00后,1名80后,以及3名70后。其中,年纪最小的扑火员只有18岁。31条人命,就是至少31个破碎的家庭,而且很多可能是独生家庭。

所以“英雄烈士”真正目的不是为了牺牲者而设的,是做为中共政权稳定需要而存在的。如同任何火灾事故,只要有了“救火英雄一路走好”的宣传,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都可推得一干二净。

然而一次次发生的天灾人祸,一次次的事故伤亡统计,一次次的证实中共政权的漠视人命,这也都一次次让“英雄一路走好”的宣传边际效益日渐递减,现在更多觉醒声音是“不要英雄烈士,只要亲人归来”。

尤其是越来越多舆论质疑“党领导一切,但是出了问题对一切都没有责任”:不彻底追究监管失职,只一味抓捕传播真相消息的网民;没有官员引咎下台,只有事故罹难、受害者的亲人,为了找出真相,从此被迫走在“破坏稳定”乃至“颠覆政权”的路上。

这次凉山大火第31名罹难者王慧蓉的死讯,不仅是让官方已经定案的死亡人数再添一人,还暴露了官方瞒报失联人数,而且相信不只王慧蓉一人而已,这同时让人合理质疑在凉山扑火过程中,可能还有“无名小卒”同样牺牲罹难了,却不在官方正式统计中。

对人民的监控可以精准到位,当“人民”变成死伤统计的“人命”时就自动不精准,这充分说明了中共对13亿中国人的生死在意的只是会不会让自己的政权不稳。这样的政权最是害怕让人民知道真相,因为知道真相的人民会引爆怒火。而历史殷鉴,人民知道真相是必然的,人民怒火势必全面爆发的那一天也是必然的。中共自己心里都有数,就如同央视新闻等官媒对四川凉山火灾的报导:“高度重视,严防死守,还是没能阻止这次大火的发生。”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