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 】北京市民:北京鼠疫不止官方说的两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9日讯】北京上周确诊两例鼠疫,当局开始严控报导和民间消息。11月18号,一位北京市民告诉我们,北京的鼠疫病例不止官方公布的两例。另外,内蒙古又新增了一例腺鼠疫患者

11月18号,一位要求匿名的北京市民对新唐人表示,北京的鼠疫病例不止官方公布的两例。

匿名北京市民:“因为我是北京人,我的同学正好他在那个北京宣武医院工作。就有关这个(鼠疫)我后来打电话问,我说第一是不是像官方说那个只有两例?结果他就跟我说了一下,说医院已经下了封口令,不让这么说,但实际上应该是六例。而且是已经封了好几天,不让对外扩散了。就跟当年的非典一样,它要首先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儿。”

上周,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两例来自内蒙古的肺鼠疫患者后,网络热传北京儿童医院和宣武医院也出现疑似鼠疫病患。但北京当局紧急辟谣称“北京市没有新增鼠疫病例”。当天还有党媒发出宣武医院照片,声称门诊一切正常。

匿名北京市民:“宣武医院它分南楼北楼,它北边那个楼已经给封了,他们让记者参观的是南楼,就普通的门诊,那个没什么。”

当局在“辟谣”的同时,也已经屏蔽和控制鼠疫相关新闻的在线讨论,但大陆民众仍不断在社交媒体披露信息。

有网友上传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公告,显示十天内去过草原牧区青海、甘肃、内蒙的患者,或者11月3号到5号,曾在北京朝阳医院看急诊的病人,需事先告知。

还有人披露一份落款是黑龙江驻京办事处的文件。文件表示,曾经入住北京黑龙江宾馆8003和8029客房的客人,其中1人疑似感染鼠疫。其余4名密切接触者,1名隔离在医院,3名隔离在北京黑龙江宾馆客房。宾馆前台两名接待员也作为密切接触者,被隔离在宾馆客房。

匿名北京市民:“宣武医院我知道的,就那个同学跟我说的,就已经六例。而且他只是一个级别很低的工作人员,他甚至也只知道他们这块的东西。他这个六例还不包括儿童医院的病例。而且这个宣武医院和儿童医院在北京它都不是传染病医院。传染病医院是直接地坛医院。所以说其他医院没有报的消息那恐怕还是更可怕的。”

除了北京的情况不明朗之外,内蒙古又新增了一例鼠疫患者。

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11月17号发布新闻,确认锡林郭勒盟一名55岁的男性感染了“腺鼠疫”,目前在化德县医院隔离治疗。11月初他在采石场吃过野兔。

之前北京确诊的两例“肺鼠疫”患者,来自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某村镇。根据财新网17号的报导,这个村镇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今年8月14号、17号、20号和25号,该镇在动物监测中陆续检出鼠疫菌12株。报导引述专家意见说,这说明“当地动物间疫情流行程度非常猛烈”。但迄今为止,当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

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表示,肺鼠疫潜伏期相对较长,病死率高,应当唤起民众格外的重视。但目前官方正在封锁相关资讯。

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就说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包括我现在接触到的大陆的媒体记者什么的,他们所有的宣传口径现在是一条软文,就是不可以有第二个声音。媒体和医疗口的人都不许乱讲。因为如果是社会动荡,那就是要了统治阶级的命了,这个是不可以有的。如果就是疫情的爆发,那说实话也就是只死一些人的问题。”

任瑞红表示,中共掩盖可能是因为现阶段疫情还可以控制,或者疫情可能已经很严重了,无论说或不说都会爆发,于是就先捂著、盖着。另外,中共可能“自信”的以为,鼠疫不像新的SARS,而是一种古老的传染病,应该能控制得住。但百密一疏,一旦有不可控的因素出现,那就没有办法了。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