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恶党治下这般堵塞我的活路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十九

习近平先生,今天我同你说说我被堵塞了哪些活路,以便你自己分辨,曾经杀人盈野的恶党,在历经了几十年的演变后,是否真的已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堵塞活路1:实行清场 全面封杀——

我本是一个落笔成文的高产作家,被整得家破人亡前曾在广东以文为生10年,当时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几乎每天都有文章见报。

从我儿廖梦君惨遭虐杀到现在,我被党国全面封杀,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别说在报刊以实名发表文章,就连国内的网上论坛,都早已是不让我说话。

以笔名写作能否生存?答案是不能。党国向来无孔不入,且不说文名是作家的无形资产,先得看能否拿到稿酬。我儿被谋杀前出现诸多怪异,许多稿费我“莫名其妙”收不到。

在以文为生时期,我试过多次,同样一篇文章,若以实名发表,报社通常给300元稿费;若以笔名发表,报社一般给60元稿费。另用笔名想养家,势将难上加难。

2005年我曾在一个时评论坛预言,当局将会对时评人进行清场,孰料次年就以血腥谋杀为起点,将一个作家长达十几年逼迫成了“坐家”。

·堵塞活路2:控制银行 断绝捐助——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后,为给爱子讨回公道,我夫妇俩在广东抗争了两年,被无耻当局弄得债台高筑,我在网上公布了银行账号,接受过网友的捐助。

但随之不少网友就向我反映,捐款时善款无法打入,银行方面已遭迫害方控制。我夫妇俩万般无奈,只能扛着党旗边申冤边乞讨。没有善人的雪中送炭,我夫妇俩当时根本无法在广东抗争两年。

返乡后我又两次被迫接受捐助。一次是因为当时政法系迫害得甚凶,我夫妇俩想要逃离家乡,得到了2万多元的网上捐助;一次是因为我在福州的工作被公安破坏,再次被断绝了生活来源。

说出来都未必有人相信,该次仅收到200元。那天我食物中毒,整夜在客厅坐卧不安,腹痛得死去活来。彼时手机有短信通知,说有200元的转款。其意或是希望我去看急诊,别让一棵摇钱树真的就此倒下。

·堵塞活路3:强迫负债 不让卖房——

我曾多次想卖掉房子远走他乡。然而不行,我夫妇俩贴出的卖房广告迅即就会被撕掉,电话也被控制,买房者谈好了价格,在交付定金前无一例外会反悔,幕后的故事不难想像。

为此我夫妇俩被逼得上街摆摊卖房,公安倒果为因,公然制造假案,将我拘留了5天6夜。

因我妻怀孕,在外隐姓埋名工作的我,不得不辞职陪着妻子返乡待产。我夫妇俩早在6年前就已签了字,按了手印,要求法院拍卖我们的住房,以便一次性还清银行欠款。

我妻产后出院的当天,法院“恰好”送来了开庭通知书,但后来银行方面说,法院又不受理这事了。

今年上半年,因为一个工作上的文章链接,我在重病中被国保、网安、刑侦及打黑除恶人员联合“修理”了一整天,我愤而提出辞职,有法官“恰好”又上门旧事重提,说“房子只能由法院来拍卖”。

其后缺席判决了,要我家一夜之间偿还银行本息30余万元,否则就要“债务利息加倍”。这套房子是精装房,按泰宁目前市值约在130万元左右。

我料定这套房子变现不了。为什么?你懂得。这种强迫负债的把戏,不知要玩到哪一天。

·堵塞活路4:剥夺自由 禁止出境——

前段时间我已向外披露过,我有个战友,在国外已发展多年,早就希望我能过去一块共事,而我被禁止出境久矣。该战友得知我又要被饿饭,于是向我再次发出邀请。

我为办护照之事跑了一趟,就此得知我先前是“特控”人员,现在是“在控”人员,虽然被控“级别”有所降低,但结果是一样的:在这个“法治国家”,我还是没有出境自由。

多年前我就已多次或书面或口头要求出国,均遭拒绝,主因是我“在境外‘敌对势力’的网站上发表过文章”。我倒是想和以前一样,在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新浪网等“权威”网站上发文,可国内网络天大地大,早就没有了我的言说处。

我女儿在一天天长大,今年已经6岁了,到现在还没进过一次校门,她一直面临着怎么接受教育的问题。杀个无辜的孩子都只需编通故事,这样的“法治”环境谁不怕?谁愿甘冒风险再重蹈覆辙?

提请习近平先生注意,我家上有近百岁的老人,下有几岁的孩子,无法无天的公权力玩儿强迫负债、不让人吃饭的频道,实质被迫害的不只是我,被迫害的,同时还有我家的老人和小孩。

·堵塞活路5:骚扰亲友 频敲饭碗——

前些年我面临了乡关茫茫,隐姓埋名工作在异乡,夫妇两家的亲友都被国保骚扰得鸡犬不宁,我的饭碗也总是被下流地打碎。我工作在福州时,公司董事长遭到公安的骚扰和施压。

我返乡工作了两年,待遇与我的能力完全不匹配不说,还得承受种种凌辱。既然续约的事谈不拢,我无疑得另谋出路。然而我在外出求职时,一直是被跟踪、被套路、被劝返,被一再要“回去和他们再谈谈”……

习近平先生,前几天我在给你的申诉中说过:

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并非孤立事件,于各地都发生得较为普遍。广东作家胡迪,曾连续7次被国保搞掉了工作;上海作家李剑虹近期又被失业,已记不清是第几次被国保干预而失去工作;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被恶意注销执照,落拓得只能在街头售卖蟑螂药、蚂蚁药;江西新余民主维权人士刘萍,近期想拿到退休养老金,遭遇百般阻挠;浙江永康潘玉贞一家,因“上下官员串通严重违背党纪国法,另立山头以权代法”,“土地全部被侵占”,一家10口人为怎么吃饭的问题而发愁……

·堵塞活路6:谈谈是假 断炊是真——

“回去和他们再谈谈”。12月10日,即我被国保又“修理”后的次日,维稳办主任、国保、我夫妇俩,在佛协会长的见证下,就续约之事进行了第N次“再谈谈”,眼看快半个月了,我仍未得到任何回复。

这不奇怪。这种诡异的“再谈谈”,让我不时想起家破人亡的我夫妇俩,当年若是在家待着,永远没有官方人员来过问我们的死活,而只要一去上告,就会有公职人员对我们进行当街绑架,要我夫妇俩“坐下来和政府好好谈”。

这回的“再谈谈”从一开始就显现著怪异,对我展开车轮战的是政法官员,是国保,是网安……我的业务主管有佛协,有民宗局,有统战部,反倒没谁找我“再谈谈”。

我离职的前几天,“维稳”者又找我“再谈谈”,却长时间陷入无语,只是默默玩手机,彼时我就预感他们一定是接到了某种指令,“再谈谈”只是幌子,对某些人群断炊的又一波,已开始了。

果不其然,今又有消息说,湖北宜昌异议人士刘家财到外地推销家乡土特产,国保以不放心为由,要求一路陪同,遭拒后仍继续随行,后将其从福州带回宜昌,也以“涉嫌寻衅滋事”对其传唤。

联想到近期被断炊者与日俱增,估摸这是一次统一部署的行动,否则被堵塞活路的人事,不会出现得这么频密。

……

习近平先生,凡此种种,不是发生在别国,不是发生在国民党治下,而是发生在你党治下。你党处在责任链的末端,这种不让人吃饭、杀人不见血的反人类兽行,进一步凸显著你党的恶党形象,进一步在陷党政于不仁不义。

习近平先生,对于类似灭绝人性的操作,你当予以有效阻止。这打的不只是恶党的脸,同时打的也是你的脸。邪恶如此之盛,你的许多主张和提法,在诸如此类的邪恶行径里,会日渐成为天大的笑话。

2019年12月23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08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