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禁过圣诞 说明毛时代正在逆袭!

有大陆网友说今年圣诞节有点冷 。岂止是有点冷,而是格外冷!

在我的记忆里,大概从四五年前开始,圣诞节在中国就开始不受待见,变冷了,而且越来越冷,今年尤甚。有大陆网友描述说:广场上高大的圣诞树没了,市场里花花绿绿的布置少了,商家遮遮掩掩的用happy New year代替著merry Christmas,公众号里写圣诞节的文章也大多不知所踪。

很显然,圣诞节的由热转变冷是中共当局蓄意打压的结果。就说今年吧,连日来,多地中共政府、官方机构纷纷出台文件,对民众过圣诞节相关活动进行限制。

湖南衡阳市政府上周三发文,禁止公共场所过圣诞节,平安夜、圣诞节期间严禁市民占道狂欢,不听劝阻执意而行的市民将由公安机关强行带离。文件要求“各城区政府和公安、综合执法局、市场管理局等部门加大巡逻、防范、控制和现场处置力度。”文章还要“党员干部要带头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让不过‘洋节’成为自觉行动,带头实施中国传统节日振兴工程……。”

网上有消息称,今年圣诞节前北京各机关事业单位(包括中小学)收到文件通知,杜绝圣诞节之类搞任何庆典活动,声称,圣诞节是因为“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文化侵略造成”。与此同时,网络出现有圣诞树被扒倒的视频,内容指北京禁止所有酒店不得搭建圣诞树,已经搭建的必须拆除。

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教育科技局于本周一(23日)下发通知,禁止毕节市第二实验高中、各幼儿园以及官办或民办学校过圣诞节,严禁学生到各教堂扮演“小天使”等角色,并劝阻学生家长参与圣诞节、平安夜活动。

近来来中共对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等社会领域的管控急剧加强,许多人并不觉得奇怪,都明白这是它的极权本质使然,但他们对中共限制和打压国人过圣诞节等洋节却感到匪夷所思,觉的难以理解。其实,中共加强其对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等社会领域的管控固然是它的极权本质使然,限制和打压国人过圣诞节等洋节同样是它的极权本质使然。

严格讲,极权体制专制体制还是有区别的,专制体制所要控制的仅仅是人们的社会生活,主要是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一般不会侵入人们的私生活。但极权体制就不同了,它不但要管控人们的社会生活,而且要管控人们的私生活。相比较而言,在专制体制下,尽管人们丧失了大部分自由,但在私生活领域,比如穿什么衣服,和谁谈恋爱,怎么过节,过什么节等等,还是可以自己做主的,至少大部分可以自己做主。而在极权体制下,连这点可怜的自由都丧失了,人们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私生活都得听命于权力的统一意志,否则就会给自己惹麻烦,苏联和中国便是极权体制最突出的代表。直白的说,共产党就是典型的控制狂,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它都要管,连人们的私生活都不放过。

按说过不过圣诞节,这本是一个生活方式的问题,完全属于私生活领域。但在毛时代,谁要公开过圣诞节,肯定就会遭到官方的惩处。文革后,中共搞改革开放,一度放松了对国人私生活的控制,圣诞节一下成了盛行的洋节。但近年来,中共在重新收紧对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管控的同时,也开始收紧对国人私生活的控制,而作为洋节的圣诞节则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

禁过圣诞,说明毛时代正在逆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