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记者直击:想进方舱的人 想出方舱的人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8日讯】武汉赶建了十几家方舱医院,有患者急切的希望能在里面得到床位,但也有已经进入方舱医院隔离的患者急切的希望离开方舱,去定点医院治疗。方舱医院似乎成为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2月16号,谢女士焦急的为自己的母亲施友玉呼吁。

武昌区居民谢女士:“我们家里基本上的成员都感染了。就包括我哥,还有两个侄子,还有我爸爸妈妈。我妈妈78岁了,我爸爸还在透析。感染了疫情这么多天,一直叫我们等。”

谢女士的哥哥和一个侄儿已被收入方舱医院。母亲虽然也已经确诊,但方舱医院却拒收。

谢女士:“我妈妈78岁,方舱它只接受65岁以下的,所以方舱是不能去的。医院它需要社区协调床位,问了社区社区一直叫等,然后就一直又等到这几天。因为78岁的老人本身她的心脏非常不好,现在就是气喘的非常厉害,呼吸困难。她随时可能就……我就是想尽快,尽快尽快能够再尽快给我妈妈安排一个床位,她不能再拖下去了。”

任国庆的太太前几天也表示,先生好不容易等来方舱医院的名额,但却被拒收。

任太太:“一直都说没有床位,让我们等著。等到昨天就把我们安排到了一个方舱医院。方舱医院它没有看病、没有人打针,但是它还不收我老公,说他血氧饱和度太低了。当时进去还要检查。昨天晚上我们去,我们在那里等了好几个小时,冻得发抖,等到快1点钟,才跟我们检查身体,一检查我老公,血氧饱和度太低,他们不收。不收我们又回来了。你说我们一个病人哪能那样搞啊。”

按照规定的程序,方舱医院集中隔离轻症患者,而任国庆这样的重症病人应该送往火神山医院救治。

任太太:“哎呀那个程序,他说的怎么好,但是真正没有那么好。刚开始检查的时候说有一点肺炎,但是后来我们又到同济医院检查,做CT,我们就成了毛玻璃了。后来做核酸检测,就说我们都是阳性了。但是怎么还是没有医院能收我们呢?我们怎么还是在家里?再说我跑去跑来,在路上跑去跑来的,这不是传染别人吗?我很不情愿这样,传染给别人也不好是不是?但是我们要看病啊,我们不能在家里坐着等死,我们还是要看病。”

虽然有些患者急切的想进方舱医院,但也有方舱医院的患者急切的希望离开。

邵桂萍12号被送进了沌口体育馆羽毛球馆的方舱医院。15号,她的女儿呼吁赶快给妈妈升级去定点医院治疗。

武昌区居民邵桂萍女儿:“现在就是越来越严重,然后在方舱里面没有医生只有护士,没有针,也没有药,她说现在就只能吸氧。然后按道理它应该起码要有基本的设施吧。那你把别人带过去,那跟酒店有什么区别呢?还是得不到救治啊。”

邵桂萍的女儿表示,早先在酒店隔离,她还能找代购给妈妈送药,但现在妈妈被安排在一家特别远的方舱医院,她所在的小区也被封了,眼看妈妈病情恶化,却什么也做不了。

邵桂萍女儿:“就是能不能反映一下,他们后期能够把药,还有什么CT都跟上呢?不然武汉不是越来越严重?轻症的本来能治好,现在那么多人全部被拖成重症了。现在感觉这个情况就太了混乱了。然后不是新闻都说了吗?如果在方舱情况加重了就送到医院,但根本就没有啊!还有,其他人在方舱,说现在药都没有了,要他们直接回家。那不是回家要传给家里人吗?那不是越来越多。”

此前,武汉一家方舱医院负责人的视频在网络流传。

某方舱医院负责人:“重症患者我们不收!生活不能自理的我们也不收!走路走不了的,生活不能自理的。这不是医院,这只是个隔离点,出了事没有任何人对你负责!”
家属:“那如果说我妈妈要打针怎么办?。”
某方舱医院负责人:“那也解决不了。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任何的正式设备。”

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延烧下,方舱医院似乎成为了钱钟书笔下的“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却想出来。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