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述节选

习近平先生,在这个乡亲可以公然迫害乡亲、邻居可以暗里监控邻居的所谓“共和国”,一切在种种的缺德和无良中,早就已是物是人非,早就已是人心涣散,别说是爱国,许多时候,就连爱家乡,都往往是难上加难啊。这样的“国”,还能拿什么去众志成城?还能拿什么去抵御外侮?——2020年4月28日《廖祖笙:同习近平详述我家的被虐杀》

·习近平先生,这样一个千年不遇的乱政,倘若你还顾惜一点党政的脸面和自己的脸面,就该站在饥民的角度换位思考一下,就该男儿一回,拍案而起,怒发冲冠。没有足够的惩治标本,没有诛其九族般的狠辣,乱臣们将永会是在你的头上拉屎拉尿,你主导的这个“新政”,也势必在千年不遇的乱政中定格。——2020年1月5日《廖祖笙:千年不遇的乱政》

·你的政敌由此也就有了充盈的绝地反击的空间,就有能力进一步凸显这所谓的“新政”,实质是个跌穿了人性和道德底线的暴政,就更可以肆无忌惮将种种的人群,故意推向党政对立面。在类似的反击中,你一步步被逼退到了悬崖的边缘,作为暴政的替罪羊而形单影只,可叹时至今天,你却还是浑然不觉。——2020年1月4日《廖祖笙:2020年或为暴政收官年》

·我想问问习先生:你治下早就烂透了的政法系,一路裸奔,横行不法,肆意践踏法治和人权,在多事之秋明火执仗无事生非,以各种鬼蜮伎俩公然堵塞不少人群的活路,恶意不让人吃饭,对此兽行你党视若无睹,不闻不问,此情此景,怎么可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20年1月3日《廖祖笙:饿饭党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针对体制外的那厂子,摸黑裸奔得久矣。就连杀人的事都能强权压迫“协商解决”,就连强迫负债、不让人吃饭的事都能干得出来……腐败莫过于此!黑恶莫过于此!——2020年1月3日《廖祖笙:厂卫制度复辟下党国人人自危》

·被周永康深度荼毒过的这条线,内鬼就更多。余孽们一直在有意践踏法治和人权,整人整得到处呼天抢地,向你公然叫板之时,已毫不掩饰要让你这个“核心”灰头土脸,让你日日“好看”的意味。——2019年12月29日《廖祖笙:内鬼在向习“核心”公然叫板》

·这是个灭绝人性的“新政”,这是个缺德至极的“新政”,这是个连老人和小孩都在一同迫害的“新政”——幕后给你习近平“上眼药水”的内鬼,无端再整这么一出,要的就是此等恶劣的政治影响。——2019年12月29日《廖祖笙:内鬼在向习“核心”公然叫板》

·周永康余孽在和多方势力互为呼应,在不断寻衅滋事,无事生非,而你镇不住场子,当断不断之下,徒具“核心”虚名,长此以往,别说是收拾好一个烂摊子,就是怎么保全你自己都或成大问题。——2019年12月27日《廖祖笙:周永康余孽在不断寻衅滋事》

·习近平先生,当法治和德治这样的国之根本尚且无存时,你要想为苦难的国家和人民支撑起一片蓝天,因循守旧肯定不行,须有非常之道,否则难于为自己赢得海阔天空,为国家赢得平稳过渡。——2019年12月25日《廖祖笙:党天下法治和德治皆为无本之木》

·习近平先生,凡此种种,不是发生在别国,不是发生在国民党治下,而是发生在你党治下。你党处在责任链的末端,这种不让人吃饭、杀人不见血的反人类兽行,进一步凸显著你党的恶党形象,进一步在陷党政于不仁不义。——2019年12月23日《廖祖笙:恶党治下这般堵塞我的活路》

·习近平先生,当“公仆”就连强迫负债、不让人吃饭这样的缺德事,都能明火执仗干得出来时,当“法治国家”的每个角落都可能存在公权的妄为时,你能拿什么去将这个国家梳理得井井有条?当“公仆”的品德存在严重问题,已然异化成兽时,你能拿什么去实现你说的“中国梦”?——2019年12月20日《廖祖笙:跌穿人性和道德底线的“新政”》

·中国史上饥民遍地、揭竿而起的例子举不胜举。安史之后,路有冻死骨屡见不鲜,大量饥民在生理上的饥饿和精神上的饥饿双重催逼之下,随波逐流参与了杀人如麻的黄巢之乱。打着“维稳”的幌子,以某些下作手段肆意剥夺公民的生存权,这实质就是在人为制造饥民,是在有意逼人造反。——2019年12月19日《廖祖笙:“新政”竟无免于匮乏的自由》

·习近平先生,“新政”竟无免于匮乏的自由,这凸显的是“新政”的控盘能力亟需加强,否则不会到处都是“搅屎棍”,不会总是台上余音绕梁,台下耳光响亮。及至暮年,当你回首往事时,或会一声长叹——你主导过一届“新政”,那是个怎样的“新政”呢?那是个没有免于匮乏自由的“新政”。——2019年12月19日《廖祖笙:“新政”竟无免于匮乏的自由》

·习近平先生,若是这波不让人吃饭的恶浪席卷开来,缺失有效的拦截堤坝,那么“倒习联盟”其后必会伴有大动作。而所谓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伟业,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中国始终把生存权、发展权作为首要的基本人权……众目睽睽之下,全都只会是国际笑柄。——2019年12月18日《廖祖笙:向习近平讲述我家的“美好生活”》

·在新的一年里,各种有意践踏法治和人权的兽行,有可能会在全国各地更密集地出现,各种恶意人为致贫的鬼蜮伎俩,或也会在大江南北“不约而同”与日俱增,“新政”的执政形象会滑落到前所未有的新低点,祈盼你和你的团队,能予以有效反制和应对。——2019年12月6日《廖祖笙:“二中央”部署打脸习近平》

·习近平先生,有迹象表明哪怕卑微若我者,在这般诡异的夜色中,也一样是被丧尽天良的“二中央”,当作了又一枚权斗的棋子再次启用,权斗的棋盘上,对毫无底线的“二中央”而言,不乏可资利用的各色棋子。夜色是这般的浓黑,面临了种种凶险的不只是寻常百姓,你也同样是被凶险所围困,但愿你能早日化险为夷。——2019年12月6日《廖祖笙:“二中央”部署打脸习近平》

·习近平先生,你党治下就连不让人吃饭这么下流的事,都能一而再、再而三干得出来,在这样的兽治社会里,若只是隔靴搔痒、娓娓动听念些类似于“依法治国”的党八股,恐难救民于水火。没有龙颜大怒的拍案而起,没有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就永不会有真法治在这个国家的回归和实现。若一味放任匪治或兽治,那么最终贻害的,也必将是肉食者自身。回眸看看中国的历史,就知道但凡是匪治或兽治,就一定不会是行之久远。——2019年12月5日《廖祖笙:兽治社会的“依法治国”》

·习近平先生,请你沉下心来想一想:为什么“反腐”、“打黑”不止,这个国家还会有这么多的腐败公行、黑恶公行?为什么换季后这个国家的法治环境和人权环境,非但没有向善之势,反而更是一片蛮荒?为什么有意践踏法治和人权的种种兽行,会在各地密集出现?为什么前所未有的内外交困,会在你这届像是约好了似的集中爆发?……——2019年12月2日《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袭向习近平》

·习近平先生,你也同样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样为人子为人父,我在你治下不让人吃饭的故伎重演面前,絮絮与你说道这些,看似不相干或是扯远了,实则并未跑题,因为这不但关乎我一家的生存,也关乎你家的福祉,关乎十几亿人的长远利益。你一再错失伟岸的机会,而机会至少目前还摆在你的面前。有些善意的忠告,在你宜听取。——2019年12月2日《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袭向习近平》

·我只是在卑微并艰难地求个生存而已,在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法治国家”,在这个争相抢食人血馒头的原始丛林,这么多年来却一直是举步维艰。习近平先生,面临同样困境的,远非我一家一户,长此以往,是不是会让人觉得习近平时代似乎特别黑暗?是不是会让人误解你习近平似乎快意于虐待老人和儿童?当真正“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者不断整出事来,花样万般予党魁以难堪时,你的执政体面又在哪里呢?——2019年12月1日《廖祖笙:习近平快意于虐待老人和儿童?》

·给我家强加苦难的,一直是无法无天的政法系,这让我夫妇俩不能不深深怀疑,是政法系具体操盘谋杀了廖梦君。在令人发指的惨案面前,本该以打击犯罪为己任的政法口,不是还命案以真相,还死者以公道,反而是朋比为奸,一再汹汹逼向受害者,在方方面面表现得试图将我夫妇俩逼死、逼疯,甚而就连我家有没有饭吃,有几碗饭吃,都要全凭这条线高兴。习近平先生,凡此种种,你不觉得太奇怪了吗?——2019年11月30日《廖祖笙:或为白卷先生习近平》

·我把我生命中最好的年华,无怨无悔地献给了军营,献给了国防事业,在当兵次年即荣立了军功。在扛枪的日子里,我从未想过因为我的奉献和立功,在来年要向国家索取些什么。但也从未想过,会仅只是因为激扬文字,希望政府善待人民,就被整得家破人亡,就会老无所养,老无所依。习近平先生该问问幕后的迫害操纵者,这般无尽无休迫害一个立过军功的老兵,几个意思?——2019年11月29日《廖祖笙: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

·习近平先生,此情此景,我不禁要问,这“国”还是一个真意义上的国家吗?纳粹党尚且知道“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而我的母亲和岳母都已是94岁高龄,我的女儿到现在还不满6岁,作为家庭顶梁柱的我,在家乡工作拿着一点糊口费,根本就无法给她们以更好的生活,想要凭著一技之长去异地另求发展,居然关山重重,难道就这样将我一天天困在家里,饿死我的一家老小,即属“保护母亲和儿童”?——2019年11月29日《廖祖笙: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

·人心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同样是爹妈所生,而不会是从石头缝隙里蹦出来的。这个世上的许多事情,看似无解,实则易解,只要推己及人,把自己代入对方的位置,以同理心去思考问题,就不难达成融合,排解难题。人人也都可以将自己暂时代入香港人的位置,想想一味用强将香港同化成类似内陆某地后,香港人往后过的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日子。或者,还能再简单些,只要看看廖祖笙的今天,再想想香港人的明天。——2019年11月28日《看看廖祖笙的今天 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当明白了法治的虚无是乱港之源时,尽快给法治以颜面,给国家以正气,给港人以信心,就将会是在某种层面上一劳永逸解决香港问题、台湾问题的根本大法。——2019年11月27日《廖祖笙:法治的虚无是乱港之源》

·黑暗无际中,求生不成、求死不能的,又何止是我廖祖笙一家一户?……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换来的是什么?是争相抢食人血馒头,是执政形象日益狰狞,是法治、人权更是虚无……但愿又一种来自民间的声音,能进一步拓宽你的视野,并给你以更好的建议。记得法律说,公民有建议的权利。——2019年11月27日《廖祖笙:与习近平先生“再谈谈”》

节选于2020年5月3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5040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