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与怀:胡总“叼盘”,澳洲“沦落”,以及其他

前几年,澳大利亚已荣获一个美名——“纸猫”(paper cat)。是出于一篇中共名媒的社评,确切时间是2016年7月30日。名媒的大名为《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先生操作自如,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时不时,人们就会发现他口出狂言,四处攻击,以代言一国方针大计为己任。虽然未必经过正规法律手续,但惟其如此,他更放心更肆无忌惮了。忘了是因为什么了,大概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袋鼠到处跳跃树熊只知懒睡的地方能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它非常有幸居然也成胡总攻击对象了。这篇社评讽刺说: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基本是以蛮不讲理的方式建立起来的,它自认为是中等强国,但它的那点“强”,在安全上对中国毫无意义,倒是中国进行警告、敲打的合适对象。它——“连‘纸老虎’都不如,顶多是一只‘纸猫’”罢了。

坦白地说,澳大利亚真经不起敲打。何须用力?《环球时报》几句冷嘲热讽,它就已经狼狈不堪了。真是一只可怜巴巴的“纸猫”!

前些天,这只“纸猫”又惹祸上身了。

还是《环球时报》,由胡总亲自署名发出攻击。4月27日,他在社交媒体上说:澳大利亚政府近日跟着美国对中国的指责跳得很高,老胡一直顾不上它,澳大利亚就那么大分量……不过澳大利亚总在那折腾,我感觉“它有点像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有时你不得不找一块石头把它给蹭下来”。

胡锡进这番言论迅速成为澳洲媒体的报道热点。对此,胡锡进回应称,自己绝不后悔“伤害了他们的感情”。以下为胡锡进原文:“老胡今天上班,同事告诉我,我两天前在微博上称澳大利亚有点像‘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这句话在英文媒体上,特别是澳大利亚媒体上火了。大概是老胡触动了一些澳大利亚人,‘伤害了他们的感情’。但是我不后悔这样写了。我重复一下那句完整的话:‘澳大利亚总在那折腾,我感觉它有点像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有时你不得不找一块石头把它蹭下来。’”

胡总当然“不后悔”,没有人会无知到期待他后悔。据说有一首民谣,叫“不要碧莲的人”,中国许多人都爱传的,比较粗俗,但看来并非作者自身原因。其中胡总赫然名列其中,就请屈就一下,在这里露露:

赵忠祥的嘴,郭美美的腿,

刘光明的屁股真是美。

孔庆东的丑,司马南的头,

胡锡进的叼盘属一流。

于丹的浅,成龙的舔,

胡鞍钢的文章不要脸。

周小平的吠,张维为的媚,

金灿荣的嘴炮不下坠。

胡锡进的“叼盘”绝技,的确绝对一流,深得其主喜爱。这几年来他一再表演,世上许多人均有领教,都啧啧称奇。就说本文开头所说的“纸猫”(paper cat)之喻吧,一下子就拉近了与五百年才出现一个的伟人的距离。1946年,伟人在延安养精蓄锐多时眼看他的对手蒋介石已被他后来多次感谢的日本人打得精锐几尽虽胜犹败而自己则在全党牢牢确立了至高无上地位,算出了天时地利人和皆渐入佳境。这年8月6日,洋洋得意精神抖擞的他,在一次接受采访时,石破天惊用“纸老虎”来形容他的对手等等所有“反动派”,而且声明“paper tiger”才是他心中首选且为唯一准确的译法。经伟人钦定之后,至今七十四年来,“paper tiger”就成了他的党人眼中的“反动派”如影随形怎么也挣脱不了的紧箍咒。这样一说,就可知道胡锡进的“纸猫”之喻也具有历史重要性了。不过,如若琢磨,“纸猫”好像难免有点抄袭之疑。而这一次,“口香糖”,就完全具有独创性了。胡总眨眼之间就把一个国家变成一块“口香糖”,而且是“嚼过的”,而且“粘在中国鞋底上”,而且还让人“不得不找一块石头把它给蹭下来”,多么形象!多么尖刻!多么彻底!真可解其主心头之大恨!

现今,澳洲从“纸猫”沦为“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了,真是每况愈下!每况愈下啊!因何如此沦落?原来又是引火烧身了。

原来,日前,澳洲政府竟然公开促请国际社会对这次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病毒(中共病毒)展开调查,而这自然会涉及到肺炎疫情最初爆发地武汉市,以及湖北省,以及掌控疫情的中共当局,以及它的最高统帅。这次疫情给全世界带来完全意想不到的空前大灾难,总要调查一下吧?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不是早在3月12日就在推特上向全世界声称“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吗?如果经过调查,铁板钉钉证实了发言人绝非信口开河,解答了全世界都在追问“为什么是武汉?”这个关键问题,那对中国岂不是天大的好事!或者,澳洲政府的提议根本就不值一顾。不是据说“没有得到什么国际支持”吗?“不会有任何结果”吗?“不符合澳方利益”吗?正好就让澳洲得到一个教训,让它自生自灭好了。不料,这看来自然不过的呼吁,竟激起了中共当局极度恼怒。有人要挟了,以教育、旅游和农业的抵制来作“经济胁迫”。“叼盘”虽属一流的胡锡进,本来轮不到他置喙,也抓准机会,掺乎一下,讽刺一下,以期打赏。

反应之激烈,真让“嚼过的口香糖”也口瞪目呆。

咎由自取了吧?自不量力了吧?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人家早就声明了:凡犯我者,虽远必诛。有关人士必须清醒,某种条件反射,往往是异常激烈的,总是一再使人吃惊。要和它玩,只能在允许的空间内,一旦偏离了,就要付出代价!其实,澳洲也不是没有精明的政客、学者、商人,他们才不自讨没趣,反倒是如鱼得水。例如前总理基廷,例如前外长卡尔,例如澳洲国立大学战略学家休·怀特,例如前澳洲贸易部长鲍勃,例如前驻中大使杰夫·兰彼,例如澳大利亚顶级富翁矿业大亨安德鲁·福雷斯特。据资料显示,他们在各种场合都多次论述过,或者以行动表达过,一些皆大欢喜的见解。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澳洲要继续成为“幸运国家”,就一定要充分理解并接受中共的意见和做法,要接受中共不断扩大势力范围的现实。谁不想幸运呢?那些精明者,他们自己就都“幸运”有加,有些现在或者曾经还担任有关要职,例如基廷在中国开发银行担任董事,例如卡尔在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担任所长,例如鲍勃在租赁达尔文港的中国路桥集团担任顾问……总之,个个都活得非常滋润,非常体面。

且让时光倒回到前几年。2015年中澳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就把中澳关系推向了新台阶。沾这个势头的光,喜事连连:中国路桥集团获得九十九年达尔文港的租赁权;上海中房置业携手澳洲女富豪莱茵哈特拿下澳大利亚基德曼资产——这个资产占澳国全国土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一点三(1.3%)……那些年,人们积极推动《中澳引渡条约》早日生效。据说还有一份加深中澳关系的重要报告出笼,并已提交给了澳洲总理。这是澳洲国立大学经济研究所东亚部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共同制作的。这份报告提出,中澳要签订一个“友好合作条约”,类似1976年澳洲和日本签订的那种。报告要求,作为衡量中国投资的指标,顺理成章,澳洲某些“国家利益”能放弃就要放弃,例如要放松对中国国有企业在澳洲投资的限制。

也许是物极必反这个道理吧。当中共权贵们个个暗暗自喜,当他们满怀信心让这个南半球得天独厚的国度一步一步成为他们的“后花园”的时候,很多澳洲人警觉起来了。他们本来一直就心怀疑惑、不满和反对,慢慢地,他们发出声音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能不警觉吗?这些年,像潮水一般涌来澳洲的是来自北边一群一群不知怎么钱来得奇快而且挡也挡不住的背景复杂的人,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官三代富三代之类,他们财大气粗,买房,买地,买工厂,买农场,投资矿山,涉足基础设施,搞国际运输,开连锁商店,办传媒,出刊物,参与教育科研,甚至收买政客……几乎有什么买什么,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出手大方极了,神通广大极了。如果说澳洲民粹关注的是让当地人个个相形见绌的富豪移民,是一般民生问题;那么,精英们则看得更远更深。例如,艾伦·杜邦先生,澳洲一个很有影响的政治和战略风险咨询公司的CEO,就在《澳大利亚人报》上发表了一篇大文,题目是:“依赖中国使我们易受伤害”。文中说:澳洲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已经达到不健康的比例;澳洲越来越难于反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澳洲的国家独立已经受到威胁。还有那位堪培拉查尔斯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他推出了备受争议的大著“Silent Invasion”(中文版《无声的入侵》),讲述中共势力在澳洲的影响,什么正在系统性地侵蚀澳洲民主啦,什么对华人社区进行控制啦……

的确,不少很缺乏想像力的澳洲人今天也想像出一个天象奇景:一个黑洞正在吞噬澳洲;中共如同那个黑洞。

在澳洲民意的监督和推动下,这只平常相当温顺的“纸猫”,胆量似乎不得不也大了一些,连《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也弄出来了。

实现“物极必反”,有些“助力”,是预想不到的,但往往出乎意外也来帮忙一下。这还真得感谢勇于并善于叼接飞盘的胡锡进和其他大大小小的战狼们。胡总发明了一个“纸猫”概念,轻蔑地拿来说说,不过也算量身定制,实事求是,“纸猫”看来无害,就不计较了。至于“嚼过的口香糖”,是太侮辱人了,这种自鸣得意的文学想像,用在国际关系上,出色是出色了,但这种原创冲动是否最好要自我压抑一下呢?然而,胡总锡进先生的雄才大略,还在不断衍生不断施展之中,又岂能压抑得了?5月8日,胡总又在微博发声,在全世界面前,公开他向中共领导的最庄严的呼吁——扩充导弹储备,而且刻不容缓!他的建议很具体——中共需要在较短的时间里,将核弹头数量扩大到千枚的水平,包括至少要有一百枚东风-41战略导弹。他预言:也许过不了多久,中共就需要有很强大的意志来应对挑战,而那样的意志离不开东风和巨浪家族的支撑。胡总具有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他绝不幼稚,绝不像孩童一样天真。他说:“有人会因为这个帖子骂老胡是战争狂。其实我们没多少时间围绕该不该增加核弹头扯淡,我们需要只争朝夕做这件事。”

如此口出狂言叫嚣,被骂战争狂也不怕,让人不禁想到当年那位伟人,那位不怕打核大战、“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的伟人。不知是否能把“纸老虎”吓死?但真会把“纸猫”吓死的!

一百几十年来,有一个关于“睡狮”的传说,据说出自拿破仑。前几年,中共今上在巴黎纪念大会上眉飞色舞地引用这句名言:“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很多学者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否定拿破仑真的说过这句话。但就中共来说,才不管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事。它现正在洋洋自得地以“醒来的狮子”自居,并陶醉于一个伟大的愿景:“世界将会发抖”,或“它将动摇世界”,或“它将征服世界”。那么,好吧,中共权贵们不是想把澳洲建成他们的“后花园”吗?胡锡进们难道是在不遗余力地要让澳洲人以及世界各国民众看到并接受这个现实:一头醒来的狮子大口叼著核导弹周游世界,恣意妄为,高兴时也跑到“后花园”放肆地跳上跳落。口叼核导弹的狮子离和平、可亲、文明的样子相去太远了!要让“纸猫”和“纸老虎”以及其他什么的,都一并置放于恐怖的梦魇之中吗?

(2020年5月8日定稿。)

(作者提供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