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反送中运动一周年 从此不一样的香港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9日讯】【今日点击】(3795-1)

提要
反送中运动一周年 从此不一样的香港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我们通常说语言其实比,语言啊其实比数字的概念,它的生命层面低。朋友开玩笑,那个语言分成了不知道有多少种,但是数字从1到10被全世界的人都接受,无论他是什么人,没有变样的,1就是1 ,2就是2,全世界没有任何差距。你算著周易是数来的,数,八卦是数对吧,画三横画五横,它怎么画都是数,它不是字,字解释的是数,其实这是关键。

今天是庚子年,我无意中昨天在这个涛哥侃封神里面,它在描绘元始天尊叫岁同庚。岁同庚如果你硬解释,就是元始天尊万劫,叫什么,沧桑万劫,意思就是祂与时间等同,祂就是时间。用了什么?用的就是岁同庚,庚子年的庚。庚是这个天干地支当中的,天干的第七个,今年是庚子年是地支当中的第一个,60年转一圈。那为什么在形容元始天尊的年龄,其实祂没有年龄,用人的年龄去比较用了庚,岁同庚的概念。其就是这我们人生活的,相当这个环境当中的绝对的数,绝对的数,而这种数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定数来的。

89年 89六四到了去年30年,30年在香港一直烛光悼念经历30年,第31年没了。有人说有,是有,这是一种延续的过程对吧,这是一种被迫的过程,这是香港人自我抗争救赎的过程。但正常的没有了,这是真的,所以应对了民间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在去年,从这个六四之后然后延伸到今天,去年的今天6月9日,上百万人大游行抗争中共的,香港的送中条款。送中就是他习近平的,所以习近平在去年开始送中,送到现在送一年。我跟你说这日子他过不去了,他就叫送中条款,是他自己干的。

而人们抗争的时间是什么?6月9日。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叫610,610,也是在去年,20年之后的6月9日出来100万,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能出来100万。在当时6月4日抗争的时候,6月4日烛光悼念的时候,当时在维园出来18万,在四周大概有10几万,加起来大概有30万。所以当时组织大游行的人认为,能有20万他觉得就很不错,要效仿当年的23条的抗争出来50万,他没敢想没敢往那迈,结果实际出来100万。震惊了世界,谁也没有人能够理解说,到底为什么出来100万。

他习近平到了6月9日这一天,被香港人叫反送中对吧,他要死,送终,他要死,他要把整个人类害死、送终,那香港人不干,反送中。你到了现在6月9日你看看大疫情,是不是共产党把所有人类都给毁掉,百万人给他送终,这是真正的涵义。今天一年之后,我相信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对不对,能理解这意思,送中的意思,那是天灭中共,送中开始天灭中共结束,这就是一年香港所衍生的故事。香港人最后喊出了天灭中共,你喊天灭中共要了他习近平的命,杀了他、灭了他那是。他不干了他那头受不了,你喊个口号他怎么受不了啊,别的他怎么都可以能扛着,你喊个口号他就受不了。香港经历了半年他都不出个声,他放个屁啊,他连个屁都不放,结果大家一喊天灭中共,他急了,你想想,背后的他背后的邪灵知道完蛋了,所以才出现了今天香港的场面。

反送中运动一周年 从此不一样的香港

反送中运动一周年,从此不一样的香港,这是美国之音的一篇文章。文章讲得比较简单啦,第一个没有大台,第二个流水式Be Water,其实整个他是按照流水账,记述了一年来香港人的抗争。说一年之后现在的香港,永远不会是过去的香港,过去的香港永远不存在。案子启发是陈同佳,意外触发了反送中抗争,陈同佳去被中共利用,进行送中条款的立法,从而出现了反送中。所以我以为你现在说呢,你站在抗争人的角度来讲叫反送中,但是真正的概念是送终。所以当时习近平要求送中,这个人是杀人的,陈同佳,杀了他的女朋友,在台湾。

用了杀人犯树立送中条款,你在中国的民间的用语中,你会听得毛骨悚然的,是这么回事,就是来了帐要人命。那香港人拒绝送中,拒绝什么?拒绝伴随共产党亡。而共产党就像这个一样,陈同佳是杀人的,它其实真正的隐喻是在这里面,这些隐喻就全都起来了。那这样的隐喻起来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认识,这是一个问号,它需要时间。但是在文艺作品中,在我们看到的电影中,会充满这种悬念,被人们称为悬念的说法。

其实当没有人利益,人与人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人们更倾向于这种悬念,生命似的东西在其中,不是列公式出来的。但是在现实的利益中,人们就变成列公式,那当然了,我挣多少钱你给我多少钱,他立刻算账。所以这就是在真正生命的理念,跟人之间利益上的冲突,出现的故事,那我个人以为呢,不妨碍在具体的事件的过程中,随着时间的流失今天一年过来,我们看到一个大框架。就像我说的,香港人其实自救已经非常成功了,你现在至于说中共做什么,就他自己的事了,他自己把自己弄死了,他带走多少算多少。

什么叫带走多少算多少?今天的香港政府,今天的香港警察,带走多少算多少,这种送中结束完了,就会出现更大的瘟疫。我们去年12月初,在香港结束这个区议会选举之后,我们在节目中直接就这么说的,天灭中共唯有大瘟疫,其他的东西都是小灾,小灾啊。大瘟疫来无踪去无影,没人抓得住它,这是我们当时节目就这么说的,你现在看看。大瘟疫也谈不上伤害,其实就是我们说的习近平,拿出了送中的概念,把人类社会中与中共等同价值观的人,都送终全死了,全给带走了,是这个,真正的涵义是这个,所以你反送中就是反中共,反送中是生门在里头。

李柱铭,反送中抗争,延续了2014年的雨伞运动。这是李柱铭原来就这么描绘的,是不错,确实是2014年的延续。它是一个过程,在民间里这种发酵的过程,或者说呢它是一个结束,我觉得是一个结束。所以一年的时间应该是够了,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够了,到了2020年呢,你会看到这样的事情,香港的事情将逐渐被淡化。今天的香港面对中共的一切,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对不对,他推出了港版国安法,他摧毁了过去时间里,一年的时间香港人抗争的一个平台。一国两制是平台,在这个基础上去抗争,说话的所有道理,抗争的所有道理都是一国两制。

今天习近平把一国两制台拆了,那他没了,因为他的概念,香港就是深圳,香港就是我北京西城区,那你概念就不存在。所以他堵死了香港所有的路,就堵住了他,也就讲说堵死香港的路,是以送终的概念出现,那他必死无疑,就是香港人说的天灭中共,自己给自己送终,其实完结这么个故事。他整个通篇文章,没有太多的更新的内容,他讲述了这件事情。因为他文章几乎,都把原来的内容做了一个组合,反过来在这样的日子作为一种纪念。我以为满庆幸的,美国之音也经历过这样的时间,出现了这种自我的转变。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