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2500万染疫 中共高官为何不染病?/习5月已部署救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9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今天是7月18日,星期六。今天我们要谈的内容比较多,首先是“病毒有眼睛”板块,然后是疫情情况,全球100小时新增100万确诊病例,伊朗总统说伊朗已经有2500万人感染。乌鲁木齐进入“战时状态”,全民进行检测;南方水灾加重,习近平称早在5月已经部署救灾。因下面不动造成大灾?又在甩锅?

染疫者都冤枉 追根寻源

从4月26日推出第一集,一直到今天,我们专门谈“病毒有眼睛”的问题,已经是第12集了。我们谈到了美国、巴西、德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多个国家,也谈到了联合国、好莱坞和哈佛大学等等。

我们收到了不少反馈,多数是正面的肯定,认为我们分析得比较深入,也比较客观,点出了问题的实质。也有持不同意见的,比如我们前两天就收到一位朋友的来信,他就觉得我们的这个板块“偏激”,是“对全世界感染中共病毒的人幸灾乐祸”,认为我们是在说“染病的人‘活该’”。

这位朋友写的信比较长,他还表示希望我们给他解释,为什么会说“病毒有眼睛”。

看到他这封信,我们反复研究,确定这位朋友并不是“五毛”,他没有破口大骂,而是希望我们能够解释清楚。可以看出,他的心里是有一个症结的,所以我们决定在今天的板块中,就他提出的问题,做一个正式的回复。因为这可能有一定代表性。

首先我要澄清一点,我们从来没有过幸灾乐祸,更没有觉得那些感染病毒的人是“活该”。

1月17日,中共第一次对外公布病例数字增加。从这一天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关注武汉疫情。当病毒扩散到全国和全世界后,我们又关注全国和全世界的疫情。

我没有统计过、也无法统计到底有多少人看过我们关于中共病毒疫情的节目,但是我们得到过许多的反馈,认为我们的节目很真实地反映了国内外的真实情况。我想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因为我们的宗旨就是,力求严谨、深入,为观众提供及时、准确的新闻内幕和解析。从观众的视角看待问题,以普通人的心态思考问题。为真相护航,为沉默发声。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可能对染病的人说“活该”,也不会“幸灾乐祸”。相反,我们认为所有感染中共病毒的人都很冤枉、很委屈。

与中共往来密切,病毒传播概率大增

为什么这么说呢?从1月17日开始,一直到4月下旬,我们天天都在报导中共病毒的情况,追踪著疫情动态。为此我们还改变了节目结构,把原来每天两集短视频改变为一集长视频,而且还要延长时间。

经过3个月的连续追踪,特别是对病毒传到海外的路径进行整理分析,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特点。感染中共病毒严重的国家、地区、机构、组织,都是与中共关系比较近的。

我们举例来说,5月23日我们做的是“一带一路”变“疫路”。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这一期节目,里面从亚洲到欧洲,然后也谈到了拉丁美洲和非洲。只要是参与了一带一路的国家或城市,没有不被中共病毒侵袭的。

台湾战略学会研究员苏紫云经过研究发现,瘟疫在世界各国爆发是有迹可循的。这个病毒在紧跟着一带一路的线路,穿过了伊朗,经由意大利港口进入了欧洲。

苏紫云在3月18日对香港《苹果日报》表示,因为这些国家与中共关系密切,相信了中共的消息,没有及时采取边境措施,对中国的疫情没有戒备。结果病毒长驱直入,导致发生爆炸性疫情。

就是说,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成了疫情传播的一个主要因素。特别是与中共政府有着密切经济往来或者战略联系的国家,受疫情的影响是很大的。《苹果日报》指出,瘟疫沿着一带一路的线路进入到了欧亚各个参与国,使一带一路变成了“一带疫路”。

我们在两次节目中都谈到了纽约的疫情情况,美国不是一带一路的参与国,纽约更不是一带一路的签署城市,但是美国为什么疫情这么重呢,特别是纽约。就是因为纽约与中共走得太近,在经济上给中共输血,养肥了中共,所以现在纽约的疫情非常重。

这些我们在以前都谈过,大家可以翻看一下我们前边的节目。那么纽约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是“活该”吗?当然不是,纽约人太无辜、太冤枉了,在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病毒折磨。

大家想一想,我们说“病毒有眼睛,亲共疫情重”。是谁亲共啊?如果是一个普通百姓,他只代表自己,代表不了整个纽约。能代表纽约的,只有纽约官员。如果他们亲共,也就代表着纽约亲共。

亲共,就意味着与中共的往来密切,贸易往来频繁,人员流动大。那么这是不是增加了病毒扩散的概率呢?而病毒传播到纽约的时候,纽约百姓是不是跟着遭殃呢?也许亲共官员没有染病,但他的亲共政策却给纽约带来了灾难。所以说百姓很冤枉,死去的人很无辜。

这是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这个道理很容易懂,亲共疫情重。但是也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也不妨跟大家聊聊。

无法解释现象:居家感染率高

大家知道,5月6日,纽约州长库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纽约州66%新住院的中共病毒患者,都是在家里感染的。

库莫当天介绍:“从最新的统计数据来看,18%的新感染者来自疗养院,不到1%的人来自监狱,2%是无家可归者,2%的人来自其它聚集性场所,但是66%的人是在家被感染的,这让我们很吃惊。”

这个现象不仅让库莫吃惊,连科学家都感觉匪夷所思。家里没有病毒感染者,也没有病毒携带者,他们也没有频繁外出,但是不明不白地被感染了。如果用现在的科学解释,怎么解释呢?

就是说,是不是感染病毒,可能与防疫措施没有太大的关系?

台湾对中共强硬

比如台湾,与中共的贸易往来也很频繁,但是台湾的疫情却不重。这怎么理解呢?我们大胆猜测一下:贸易往来之外,会不会有政治因素呢?

因为香港反送中的原因,香港民众的和平抗争一次次被镇压,使台湾朝野都看到了中共的邪恶。所以无论蓝绿,都对中共抱有戒慎恐惧的心理。蔡英文当局对中共的威胁恐吓并不示弱,甚至表现得很强硬。

国安法实施后 香港病例突增

再比如香港,在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前,虽然中共还没有彻底统治香港,但是世界各国都采取对中国大陆封关的情况下,林郑月娥坚持不封关,让陆港两地人员自由流动,也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防疫措施,她甚至不建议人们戴口罩。

林郑这么做的目的,有人分析认为,她希望那些上街抗议的民众感染病毒,用这样的办法尽快平息香港民主抗争。我们这里不探讨林郑的真实想法,但是她的确是放任陆港两地的人员往来。但是那个阶段,香港的疫情并不很严重。

可是在中共酝酿港版国安法开始,香港的疫情突然增加了。而且是随着港版国安法的实施进程,香港的疫情越来越严重。

大家想一想,国安法实施后,现在连普通的抗议都涉嫌违法了,甚至要成了“颠覆国家政权”了。这个时候,香港的抗议、游行都明显减少,越来越少,甚至要被绝迹了。

按说人群越来越少,病毒传播的可能性也就应该相应降低。但是恰恰相反,香港的疫情越来越重了。这个现象用现在的科学又怎么解释呢?

约翰逊进重病房 突然好了

再给大家举个例子。前段时间英国首相约翰逊感染了中共病毒,一度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可见病得不轻。当时有不少媒体围在医院门口,都等著报导大新闻。

但是随后传出消息,约翰逊在染病期间明确表示,要重新考虑华为5G问题,并且要清算中共。

就在约翰逊做出这个表态之后,病情很快出现了好转,不久就出院了。大家可以认为他是首相,得到了最好的医疗照顾。我也不排除这方面原因,毕竟是一国首相,得到最好的医护照顾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如果看看约翰逊染疫前后的表现,是不是觉得太巧了呢?他在染病前,曾表示会走亲共路线,然后不久就感染了病毒。染病住院后,他说要对中共强硬,然后病情出现了好转,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

这个现象又怎么解释呢?有很多的现象,用现在的科学根本解释不了。所以我们发现种种现象之后,才说“病毒有眼睛,亲共疫情重”。

为何不是中共高官先感染?

另外给我们写信的这位朋友还提到,病毒感染的都是普通百姓,没有多少共产高官感染病毒。他的言外之意呢,就是如果病毒有眼睛,应该让那些中共高官先感染才对。

怎么说呢,其实我也这么想。让那些祸国殃民的坏蛋官员们都染病,然后中共也就垮台了。这才是大快人心的事。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分析,现在的现象也不难理解。我们看电影电视剧时,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大官或者权力最大的坏蛋,都是在最后一个死掉。前边有很多无辜的人死去,白白的成了陪葬。这就像打仗一样,小兵冲在前面的会先死掉。

现在疫情的情况,似乎也在重复这个套路。我们总说现在的天象就是天灭中共,劝人们赶紧认清中共的邪恶,从内心远离它。就是不希望人们做中共的陪葬,不希望人们无辜地死去。

大家知道,中国有句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中共是一个组织,它有9000多万党员。这么大的一个群体当中,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很坏的、罪大恶极的,真正的坏人只是其中一部分、一少部分。而这些坏人,都是处在9000多万人的最核心位置,最中心位置,换句话说,都是中共的高官。

要想让这些核心坏人遭受天谴,就得让外围大部分人都离开它们,也就是脱离这个组织。当外围绝大部分人都离开这个群体之后,处在核心位置的那部分坏人也就暴露出来了。这个时候,很可能就是他们遭受天谴的时候。

三退过程就是灭共过程

昨天还看到一位网友留言,说中共党员才9000多万人,但是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三退数字却是3亿6千多万。他的意思是我们自相矛盾,这个数字不真实。

其实是这位朋友没有理解。三退,不光是中共党员,还包括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也包括团员和少先队员的前身红卫兵和红小兵。

这样计算下来,声明三退的人数是3亿6千多万。但是和14亿人口比较,这个数字是不是太少了?换一个说法,是不是还有许多人仍然在中共的各级组织里面?

我们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每一个生命都值得珍惜。怎么珍惜呢?就是让那些还在中共各级组织里面的人赶快离开中共组织,不做它的陪葬。

怎么才能让人们离开中共组织呢?就是让他们看到、意识到中共的邪恶,然后他们就会从内心远离它,退出它。而要想让人们看到、意识到中共的邪恶,就需要那些坏人不断地折腾、干坏事。从这个角度来看,是不是天意所为,他们表演得越邪恶,人们三退的就越多。只要从内心远离了中共,是不是就远离了灾难呢?是不是这个道理?

病毒早就攻入中南海?

其实就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很难说中共最高层都是健康的。现在中共七常委的行踪诡异,外界早就有猜测,他们当中可能有人感染了中共病毒。

有不同渠道传出消息,病毒早就攻入了中南海,习近平长期不公开露面,可能就是因为怕感染病毒的原因。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三退的过程,是不是天灭中共的过程呢?如果病毒已经攻入了中南海,中共最高层开始染病,是不是意味着中共要完呢?所以我们一再催促大家,赶快退出中共,千万别犹豫,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

伊朗总统:已有2500万感染

我们再来说说中共病毒疫情的情况。路透社报导,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今天(18日)语出惊人,称伊朗境内已经有2500万人已经感染了中共病毒,还有3500万人面临着感染风险,累积有20万人住院治疗。

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出了伊朗官方通报的数字。伊朗有8000万人口,如果有2500万人感染,相当于每16个人中,就有5个人感染,感染比例高达31.25%。

鲁哈尼没有解释他的数字为什么与官方通报有差异。如果鲁哈尼通报的数字是真实的,那么中国的真实情况又是什么样呢?

截至到今天上午8点,中共通报的数字仍然是8万3644人感染,死亡4634人。但是这个数字有谁会相信呢?

乌市“战时状态”,全市核检

今天,大陆媒体报导,中共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已经去了新疆。因为新疆连续三天都出现了本土感染病例,截至到今天(18日)零点,乌鲁木齐确诊了22宗病例,其中新增本土病例16宗。

当地媒体报导,当局在今天下午的会议上通报称,采取“最坚决、最果断、最严格的措施”。乌鲁木齐全市进入“战时状态”,停办各类聚集性活动,对社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同时全市展开核酸检测。

“战时状态”,说白了就是封城,严格程度相当于当初的武汉。BBC报导,昨天进出乌鲁木齐的600多个航班都被取消了,地铁也被关闭,并且对135名密切接触者采取集中医学观察。

有乌鲁木齐网民表示,他们被告知不许离开家门。乌鲁木齐有较多病例采取封城措施可以理解,但是新疆喀什网民也在社交媒体表示,他们也被要求禁止离开或进入。

有网友分析,当局在借着新疆疫情,在实施更加严厉的管控,这似乎显得名正言顺了。BBC表示,在新疆,更加敏感的是因为当地设有高度争议的拘留所,数以百万计的维族人被当局关押。国际社会称之为集中营,但是中共官方称这是“再教育营”。

其实在很多方面,中共的说法都与国际社会有差异。而中共的说法,很多是出自中共外交部发言人。

战狼“后浪”来了?

昨天(17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出现了新面孔,新闻司副司长汪文斌以发言人的身份正式亮相了。网友笑称“战狼后浪来了”。

昨天的初次亮相,汪文斌给人的感觉有一些儒雅读书人的气质,显得文质彬彬。有网友表示,“过刚易折,找个儒雅稳重的,是否为了中和战狼的锐气?”

网友的推测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最近两年,中共外交部掀起了一股战狼作风。言词凶狠、态度蛮横、咄咄逼人,不断像西方国家、媒体叫战。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新派战狼赵立坚,在推特上被封为“最红战狼外交官”。因为他在疫情爆发之初,指责是美军把病毒带到了武汉,声称美国欠中共“一个解释”。也正因此,激怒了一直怒而不发的川普,一度将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以此对中共进行回击。其实直到现在,川普在生气的时候还在称呼“中国病毒”。

现在中共突然换一个“文质彬彬”的人来出任发言人,没有了赵战狼的无礼傲慢,莫非真的像网友所说,“关起恶狗,放出一个笑面虎”吗?我们需要慢慢地观察。

100小时全球新增100万确诊染疫

我们接着来说疫情情况。截至到美东时间昨晚(17日)8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的数据显示,病毒已经扩散到了189个国家和地区。全球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总数超过了1400万,死亡人数超过了60万。

这个数字(中中国和伊朗的部分)只是按照中共和伊朗通报的数字统计,因为这两个国家太不透明,所以外界认为他们的数字有很大水分。

有迹象显示,病毒传播的速度正在加快,而且达到了惊人的速度。路透社统计,在最近的100个小时当中,全球新增了100万确诊病例。从7月13日的1300万例到1400万例,仅仅用了4天的时间。

如果从全球视角来看,第一个100万病例用了3个月的时间。而第14个100万,才用了4天。从中可以看出病毒的扩散速度是相当快的。

世界卫生组织昨天(17日)发布报告,过去的24小时当中,全球增加了23万7743个病例,创下了24小时内的最大增幅。而之前这个纪录是上周日(7月5日)创下了,那一天全球确诊了23万零370例新增病例。

东京奥运日期已定,巴赫宣布连任竞选

中共病毒杀死的人数已经高达60万,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全世界范围内每年的流感死亡最高数字。到目前为止,疫苗何时问世仍然不确定。有不少国内外专家都指出,第二波疫情正在虎视眈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扑。

第一波疫情还没有过去,第二波疫情就在伺机而动。如果一直没有疫苗,也就意味着群体性活动仍然要受到一定的限制。不过这似乎没有影响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确定奥运会的举行时间。

昨天(17日)国际奥委会举行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在线会议。东京奥组委在会上做了报告,公布了明年奥运会的赛程和场馆安排。

按照目前的计划,东京奥运会将于明年7月23日开幕,8月8日闭幕。期间将进行33种竞技和339个项目的比赛。场馆和赛程都与推迟前基本相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延期的奥运会将以一种和以往都不同的方式运营。“明年夏天的事情,是谁都不知道的”。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都在讨论,可能采用比较简单的形式举行。不过对于如何应对中共病毒流行,前景并不清楚。

巴赫明年任期届满,他在昨天的会议上作出了决定,将要竞选连任。今年66岁的巴赫,从2013年开始,已经干了8年的奥委会主席。如果连任成功,任期将为4年。

重庆江段迎来最大洪水

再把目光转向中国南方,水灾情况仍在扩大。气象预报显示,今明两天,贵州、湖南、湖北和淮河沿线都将有大到暴雨,部分地区有大暴雨。“一江三湖”防汛形势相当严峻。

一江就是指长江,三湖指的是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

今天重庆迎来了暴雨,长江重庆段出现了入汛以来的最大洪水。截至到今天上午10点,三峡水库入库量已经达到了每秒6万1000立方米,而出库量为每秒3万2900立方米。

大陆财新网报导,过去10天,三峡水库水位已经上涨了12米,达到了160.47米。

另外,昨天已经遭遇暴雨袭击的湖北恩施,今天再次发布暴雨黄色预警。昨天的暴雨已经导致清江干流水位猛涨,使恩施中心城区几乎泡在水中,今天的暴雨无疑将加重灾情。气象部门提醒,暴雨可能会带来山洪、地质灾害和中小河流洪水。

江苏也在今天上午发布了预警信息,上午9点,长江南京段洪水升级为红色预警。

习5月已部署救灾?又是甩锅?

南方水患严重,终于成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讨论内容。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在昨天(17日)的常委会上要求“高度重视”。报导中特别提到,习近平“早在五月份”,就已部署防汛救灾。

报导称,习近平强调,6月份以来,在中共“坚强领导下”,防汛救灾工作“有序”,“取得积极成效”。并且称习近平“5月19日就已要求有关方面高度重视今年汛期长江中下游汛情”等等。

如今全国27个省份都发生了洪涝灾害,一江三湖防汛形势严峻,三峡大坝岌岌可危。中共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表示,有七十多座古桥梁在洪灾中受损,11个省的五百多处文物受到不同程度损失。全国数以千万计的民众受灾,数以万计的房屋倒塌。

对这样的严重灾情,中共却称“防汛工作有序”,“取得积极成效”。不知道这个成效体现在哪?如果是当局在5月19日就提前“亲自部署”了防汛救灾,说明当局是很有预见性的。可问题是当时没有发生洪水,洪水的出现是在6月初,北京是怎么部署防汛救灾的?

而根据中共官媒报导,习对南方水灾第一次作出指示是在6月28日,表示一些地区“汛情严峻”。到了7月12日再次表示,“防汛形势十分严峻”。为什么现在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要强调“5月已部署防汛救灾”?

如果这么早就有了部署,下面为什么不动?没有提早做好预防?难道是又重复对武汉疫情的处理模式?

在今年武汉爆发疫情后,习在2月3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表示,他早在1月7日就对疫情防控作出了部署。随后在2月23日县级以上17万人视频大会上,又强调他在1月7日部署了疫情防控。北京当局又要甩锅吗?这次的锅甩给谁呢?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