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铐 束缚衣 药物 中共对78岁老人上酷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6日讯】几个防暴队里高大肥胖之人扑向时年75岁的王凤英,强行给她穿上“束缚衣”(一种刑具),把她腾空吊起来,一手高一手低地吊着。她痛苦至极,汗水止不住地淌,身上的束缚衣全湿透了。

因为她拒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江西女子监狱里一名教导员叫来防暴队的人给古稀之年的她动刑。用特制衣服将人的身体紧紧捆绑起来,使身体固定不动,惨痛难忍,即酷刑“束缚衣”,会导致人残废,甚至痛死。

王凤英,现年78岁,修炼法轮功,是南昌市果品食杂公司(现已划归赣江宾馆)的退休职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拘留,曾被强制关入洗脑班、永修县看守所、九江市马家垄劳教所、江西女子监狱遭受洗脑、酷刑、奴役等迫害。

她曾在江苏省兴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遭受四天四夜的刑讯逼供,仅2016年一年,就被绑架四次。

2017年6月,她再度被绑架后非法判刑3年,在75岁至78岁间,在江西女子监狱里度过了三年苦难的岁月,遭受多种酷刑,受尽凌辱和折磨,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极大的创伤。

她近九旬的老伴多年来为她担惊受怕,曾为营救她到处奔波,承受巨大压力,于2019年6月1日忧郁离世。

以下记录了王凤英在三年冤狱中的部分遭遇。

国保警察非法抄家

2017年6月12日上午,王凤英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时,被南昌市红谷滩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绑架。

在红谷滩国保大队里,王凤英被铐在“老虎凳”上三个多小时。徐姓主任亲自动手把她推上老虎凳,别人都溜走了,他给老太太上刑,累得满身大汗。

中共酷刑演示图:老虎凳。(明慧网)

这之后,警察又到王凤英家,到其女儿和小儿子家非法抄家。公安国保不穿警服,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敲锁砸锁,抢走她的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蒐走她的全部工资,还从她老伴身上蒐去了五百多元的生活费。

王凤英被绑架后,当年86岁高龄的老伴寝食不安,不论烈日炎炎、还是寒风凛冽,跑遍了当地派出所、公安分局、检察院、东湖区法院,强烈要求无罪释放妻子,但没有得到任何音讯。

遭冤判3年

2017年11月13日上午11点多钟,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法院非法庭审王凤英。王凤英的老伴和儿女等八位家人入庭旁听。主审法官李益庆宣读了起诉书,以莫须有的《刑法》第300条所谓“利用X教破坏法律实施”枉法定罪。

在2000年5月10日发布的《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认定》中明确了14个邪教组织,而在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明确的7种邪教组织和公安部认定的7种邪教组织中均没有法轮功。因而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均指出,《刑法》第300条不适合法轮功。

在法庭上,王凤英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说:“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健康,我做一个善良的好人,没有违反任何的法律,对法庭的所有指控不认可、不服从。”她还要求归还被抄走的法轮功物品及家中的存折、现金等私人财产。她老伴也陈述了家中被抄去的金额总数。

庭审约12点结束,当庭没有宣判,但之后王凤英被非法判刑3年,关进江西省女子监狱。

在狱中遭受的迫害

被随意打骂 罚站

2017年,75岁的王凤英一进监狱,就被三个包夹(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监控。包夹刘想很凶,不让她睡觉,动辄打骂她,骂得很难听。

夏天,她们逼王凤英在40℃的高温下晒太阳、走队列;逼迫她看“转化”(放弃修炼)的视频节目;对她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经常站到深夜12点。

包夹陈圆要王凤英站在所在地的中间,不准靠墙站着。王凤英大叫:“站不住了,我的腿站坏了!”王就威胁、恫吓她,拉、拖、推她。王凤英痛苦地倒在地上,当时几百人都在围观。

包夹王秀琴对王凤英更是疯狂,说王凤英这老太婆不听话,就把她的头按到厕所里。

包夹蔡卓艳经常刁难王凤英,拿她当奴工,逼着帮自己私下做事。中秋节那天,王凤英正在吃东西,蔡卓艳从她的手里一把抢了过去,说:“你不做事还想吃东西!”另一个包夹拿书搧她的嘴,包夹王秀琴打她的头。

强迫“转化” 穿束缚衣

后来又换了两个包夹,自称是参加过“培训班”的,知道如何“转化”法轮功学员。

她们逼王凤英写“四书”(所谓放弃修炼的“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等)。王凤英不写,她们就报告给警察。

几个人一拥而上,把她打倒在地,然后抬她的头,搬她的脚,拽她的手,把她倒著拖,像五马分尸似地折磨她。

王凤英全身无力,说不出话来,她们说她是装死。她使尽全身力气给她们讲真相,叫她们不要这样做,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她们就打她的嘴。

随后,她们把王凤英抬到六楼的车间里,给她穿上“束缚衣”,把她吊在铁架子上。

王凤英顿时胸痛、腿痛。这时,教导员吴志勇和包夹郁琛来了,不但不同情她,还逼她写“四书”。王凤英大叫:“我不写!我不写!”

结果,防暴队里的几个身强力壮的人出现在王凤英跟前。她们个个身体肥大,有的体重160多斤,一起向她扑过来。

她们一把把王凤英推倒在地,有的坐在她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们给她穿上“束缚衣”,让她两只手一高一低地腾空吊起来,即出现在文首描述的那一幕。

中共酷刑示意图:束缚衣。(明慧网)

五天后,包夹又借来了一件束缚衣,逼王凤英穿上,把她的身体捆得很紧。王凤英让包夹郁琛给她松一下,郁琛却说:“束缚衣越穿越舒服。”王凤英说:“炼法轮功有什么罪?这样折磨我?”

这次,她们逼她穿“束缚衣”穿了九天;上次逼她穿了六天。

药物迫害

一入监狱,王凤英就被带去检查身体,又被抓住强行抽血。检查出她有高血压后,她们就天天逼她吃药。吃了一年多时间后,王凤英开始抵制吃药。

因为她不吃药,狱警就不准她买东西,不准会见家人。

2018年3月31日,王凤英跟赵警察说要买肥皂、纸巾。赵说“不行”。王凤英说:“我要告你。”赵一听就火了,立刻从防暴队里喊来了五六个人。

她们把她拖到仓库里,给她绑上“束缚衣”,吊在铁架子上,分开她的手和腿,痛得她大哭,这样一吊就是三个多小时。

有一次,她们说王凤英的血压192,要她吃药,她拒绝,她们就叫防暴队的人来给她灌药。六七个人围着她,按住她,抬她的头、扳她的手脚,逼她吃药。

她们还把药放在热水瓶里,王凤英知道后,就不喝瓶里的水。后来她发现饭里也放了药,就不吃饭,包夹就打她。她就到别的桌上拿饭吃,有时在菜里也能闻到药味,放的是药水。

一次,王凤英把包夹的饭拿过来,跟她换著吃,包夹大惊失色,迅速地抢过饭,吓得蹦起来说:“不能换!不能换!”

两个包夹见王凤英不吃药,很生气,就找她的碴。

2018年12月21日6点左右,王凤英去食堂吃饭,那两个包夹用饭车堵路,不让她过去。她想踩着凳子过去,包夹姚细梅凶狠地骂她,拽她;包夹孙为美用拳头打她,把她的头打肿了,当时很多人都在场看到了这一幕。

迫害家属 断生活来源

王凤英遭受迫害后,她的老伴唐维骥受到很大的打击,悲痛万分、寝食难安;尤其是听说她在监狱里被恶人灌药后,他非常担心,每次到探视的时间,都会去看王凤英。

王凤英曾对他说:“监狱逼我吃高血压的药,如果不吃,就强行灌。我没有病,为什么还要我吃药?”

又有一次,王凤英对来探望的老伴说:“如果我有什么事,我绝对不是自杀。”

王凤英的老伴生前没有什么病,身体很好,还多次去公安、法院、检察院去为王凤英讨公道。但是多年的担心,他承受不了中共施加的这么大的压力、恐惧,于2019年6月1日忧郁离世。

听到老伴去世的噩耗后,王凤英非常难过。如果没有被这场迫害,老伴不会这样离开的。

6月12日,王凤英终于出狱了。

回家后,王凤英知道了,她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迫吃的药,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罗春荣吃的是同一种药,它根本不是治高血压的,而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是一种特效慢性毒药。

南昌70岁的罗春荣被关押之前,身体非常健康,被关进江西省女子监狱后,狱医硬说她有高血压,强行要她吃药。她从进狱一直吃到出狱,共吃了一千两百多粒。她出狱不久发病,药物毒性发作,来势凶猛,病症已演变成癌症,卧床不起,前后大约一年,于2019年5月24日含冤离世。

王凤英出狱后,她原单位与南昌市社保局要索取她三年监狱中领取的退休工资,共7万多元。现在,单位每月强行从她的退休金中扣除1,800百元,只给她800元钱的生活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