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中共罪恶 铁窗毁掉了他们的大好年华

罗琼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3日讯】2020年8月2日,55岁大学本科毕业的胡哲辉女士终于结束了15年的冤狱生活。

2020年4月8日下午,47岁的原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外科主治医生李力壮,在陷冤狱6年后,再次被警察绑架、关押。

2019年9月22日,在狱中度过了十余年、已五十多岁的原大连讲师刘荣华,走出了辽宁女子监狱的大门。

这三位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1992年,李洪志先生将法轮功在中国大陆传出后,“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吸引了广大民众走入修炼,身心受益。他们中不乏有来自医学界、教育界、军队、公检法司、政府部门、科技界、律师界等各阶层的精英人士。

自1999年“7·20”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以来,无数修炼法轮功的社会精英们惨遭迫害,上述三位就是其中的几例。

在一个长长的受害精英者的名单中有:

李志刚,时年四十多岁,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院址在湖南长沙)博士、军人,曾在国内外会议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是国内计算机研究领域的尖端人才,被北京军事法院非法判刑5年、开除军籍。

但凌,当年四十多岁,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副教授,被冤判12年。

郑艾欣,知名画家,被洗脑、关押、监控,两次被非法劳教,后含冤离世,年仅45岁。

王永航,现年42岁,大连干均律师事务所律师,是2012年美国颁发“十佳维权律师”奖中的获奖者之一,曾被冤判7年,连续13天遭受“熬鹰”酷刑。

……

他们中许多正值风华正茂、前途似锦之际,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绑架、关押、冤判,在狱中遭受非人的折磨,甚至被杀戮。这场残酷的迫害至今仍在继续。

仅今年上半年,被中共绑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5,313人、判刑132人。他们中很多是社会精英,其中被迫害的教师达62人。

在7月20日法轮功反迫害21周年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官方声明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21年迫害已经太长太久,必须停止。”

8月初,美国弗吉尼亚州49位州议员连署致信蓬佩奥,要求美国国务院帮助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确保明年不会再有第22年的迫害”。信中还提到一位现居该州费尔法克斯(Fairfax)修炼法轮功的幸存者的经历:

“‘四肢被捆绑在死人床上’、‘戴着手铐,被以一种痛苦的姿势吊起来’、‘强制灌食’、‘高压电击’、‘三天不许睡觉’。”

“我们甚至无法想像如何忍受这样的酷刑。所幸,在我们自己国家庇护下,我们不用经历这一切。但是,我们的位置赋予了更大的行动的责任。”

十五年冤狱 不堪回首

胡哲辉,1965年生,籍贯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大学本科毕业,系辽河油田录井公司干部。1996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多种疾病不药而愈,思想境界不断提高,在工作中任劳任怨。

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她于2005年8月被绑架,身体被连续39天24小时固定成“大”字型,丝毫不能动弹;9月12日,被非法重判15年。

在绝食抗议迫害七十多天后,她被抬进辽宁女子监狱的一间小屋里关押。四肢被绑在床上,被强行灌食、殴打。在监区劳动现场干活的犯人经常听到从那间小黑屋里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她的胳臂被犯人倒开水臂烫烂发炎,她向狱警陈莹汇报,陈说她自己在家受伤后反而诬陷别人。当有正义的犯人指证胡哲辉被打时,陈莹当着众犯人的面搧这个人的嘴巴子,并说:“为什么打你,是让你长记性。”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明慧网)

狱警陈莹还在辽宁省监狱系统作所谓的典型报告,并被评为“思想工作标兵”,被中共当局记了“二等功”。

2010年12月,犯人任意毒打胡哲辉,狱警不管,反而包庇犯人,胡哲辉再度绝食抗议。狱警给她强行灌食,她发出阵阵惨叫声。当时在场的犯人也被灌食的场面吓哭了。

胡哲辉被摧残得生命垂危、骨瘦如柴,1.65米高的她仅剩80斤。

十余年监禁 九死一生

1998年风华正茂的刘荣华。(明慧网)

刘荣华于1992年获得辽宁师范大学数学系“学科教学论”硕士学位,当年这在中国的此专业里是最高的学历。毕业后她成为大连水产学校的讲师,她的论文多次获奖,有的被收入国家重要教育刊物《现代教育文萃》一书中。

她因为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关进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多;劳教期满时,因为她始终不放弃修炼,在大连“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操纵下又被冤判10年,从劳教所直接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共度过了不堪回首的十余年的冤狱生活。

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一整套“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流程:

先是用灌输歪理邪说,进行洗脑迫害;再由狱警出马,直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进行威胁:不转化就要动刑;还不“转化”的,就被直接拉到“东岗”(上刑的地方)用刑。

刘荣华有高学历,马三家劳教所认为她的“转化”可以带动别人“转化”,所以着实对她下了一番力气。

她被四人拉到东岗遭受“劈腿”,被推靠在墙上,坐在地上。他们把她的一条腿伸直紧靠在墙上,把另一条腿劈开,尽量往另一边的墙上靠,靠上墙后,再往上掀腿。刘荣华疼得大汗淋漓,上不来气,然后昏厥过去。

中共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形劈开。(明慧网)。

2010年过完年后,狱警进行新一轮的“转化攻坚战”,给刘荣华用“抻刑”。

她的双手被分别戴上铐,然后,一手高,一手低,分别被铐在两张床上。接着,各有两三个狱警将两张床突然猛力向两侧拉开,拉到极限。刘荣华顿觉身体像被撕裂似的,痛得惨叫。

就在刘荣华承受巨痛时,被狱警利用的人还乘机跑过来对她进行“转化”。

2019年9月22日,她终于出狱了。斑白的头发、沧桑的皱纹、受伤的手臂记载着她九死一生的经历。

风华正茂陷冤狱6年

李力壮(明慧网)

李力壮曾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外科主治医生,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坚持至今。

2020年4月8日下午,他再度被大庆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肇州看守所。

他曾在风华正茂时在冤狱中度过了6年半,遭受过多种酷刑,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出狱时头发已花白。

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新建监狱期间,他坚决不“转化”,监狱怕影响“政绩”,把他转到了大庆监狱。在那里他惨遭“冻刑”的折磨。

2002年冬天,零下20摄氏度,在大庆监狱里四五个被狱警授意的犯人把李力壮拖到厕所里,扒光他的衣服,打开窗户,再把一个大塑料桶(高1.2米、直径0.9米)里灌满冷水,把他扔进水桶里,一冻半个小时;同时用水管子持续往他头上浇冷水,还把他的头按到水里浸泡;再用力往下拽他的下体,并狠劲捏睾丸,把脏抹布塞进他的嘴里。

中共酷刑演示:溺水。(明慧网)

他差点背过气去。犯人见他不行了,就把他拖出水桶,由两名犯人架著赤身裸体在大厅里溜达,然后再一次把他扔到凉水桶里。

一名犯人竟用冒着水的黑色胶皮粗水管子(直径有三四厘米)插入李力壮的肛门里放水,紧接着再用牙刷插入,同时口出污言秽语。

出狱后,他失去了工作,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停发他的工资达15年之久,拖欠工资合计约41万元。

停止迫害

尽管他们出了监狱,但仍面临着强大的压力,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那些抹不掉的痛入心扉的铁窗记忆仍使他们痛苦;他们随时会再次被抓捕、关押、判刑;还有,他们的家人同样遭受伤害,迫害仍在继续。

当李力壮从冤狱回家时,他父母伤心不已,原本英俊潇洒的儿子已判若两人,头发花白。儿子的工作被剥夺了,经济窘迫。

李力壮自己做起了生意,自食其力。然而迫害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的家人,母亲常常为儿子担心受怕,不知什么时候迫害能结束。

2020年4月8日下午,李力壮在街上被警察绑架。迫害再一次降临到这个不幸的家庭里。

今年7月份,来自32个国家643位政要连署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敦促中共当局尊重其签署的国际规范及《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