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快必:港人不怕 共产党就怕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5日讯】港版国安法6月底实施以来,尽管香港社会弥漫红色恐怖,但愈挫愈奋的市民并未被击倒,经历去年浴血的反送中运动,港人目前的抗争形式也相应巧妙智慧地演变。经常以幽默形式进行街头抗争的香港电台节目主持人、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谭得志,8月22日接受《珍言真语》节目访谈时表示,“你看到我的街站,或者你看到我的抗争,会令你们觉得好笑,不用怕那些警察,这个就是我想达到的目的。”

长期走在抗争的较前线,快必至今已背上了7条控罪,其中有6条是因言入罪。7月22日当他宣布参选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并出选九龙东时,快必送给自己一首诗:“身负7宗罪、无忘冲天刺、杀入立法会、打窒建制派”,清楚表达自许的任务目标及香港人的精神,展现无论情况多恶劣都无阻其抗争的意志。

“有很多人都提醒我要小心点,你要快点走啊,我说不用了。去外国,走只有一个理由,就是打国际线,联系世界各地。而我呢,就只有守护香港这条线。我的本土的精神,就是和香港共存亡。只要大家都是同心去对抗共产党,对抗暴政,我就觉得是OK的。”

港版国安法成立之后,许多人提示他不要再开设街站,再去高呼“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对于多方的好意提醒,他表示感谢之余,也提出另一层面的思考,这种温馨的提示,很容易变成一种白色恐惧的散播。“警察真的是随时都可以抓人的,因为他有无上的权力,他是代表共产党,他是代表暴政。暴政就是不受约束的暴力和权力,所以警察是可以抓人。”

如同去年反送中抗争时港人集体展现如水的坚持与智慧,快必每天早上上街,都左右看一看是否有警察,亲朋戚友、隔壁邻居也自发帮他留意是否有黑社会、警察或者国安在附近伺机而动。“我要预备这些事情,但是我是不怕的。譬如我晚上一个人回家,我肯定就在车里面放一根棍子,爬山的棍,我是可以解释得到的。”

没有退路 “害怕”成为向前的讯号

今年7月1日“港版国安法”施行的首日,历年的七一大游行被禁,白色恐怖下仍有数以万计的港人走上街头。快必身穿大陆公安上衣,配上短裤,站在一群港警旁边神情自若地模仿公安,指著对着他拍照的记者说:“你班记者,报导真相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全部拉去打靶。”搞笑地讽刺中共直接指挥香港警方,恐怖氛围似乎即刻消散,带来欢乐也带来勇气。一位香港网友留言说:本来烦闷的心看到快必都笑啦。有人大赞他是真英雄,“敢作敢为,真的汉子,不要当笑话,真有胆量,各位k0L真要学习……”

问他退缩过?他不加思索地说,“真还没有退缩过。”遭遇过危险吗?怕吗?他回忆起去年11月20日“全城出动救理大学生”行动,身旁不远的朋友,脚被橡胶子弹打中。身处危险边缘,快必也早有中枪的心理准备,“那一瞬间我又不是害怕的,想着自己中枪会怎样呢?”

“我现在的心理训练就是,我越害怕的时候,我就越走得前一点。”快必说,没有退路了,“害怕”反而成为一种迫使自己向前的讯号。于是,当港人举“白纸”,不再呼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而他却不屈服于恐惧,不自我审查,一如既往。

“当然举白纸也是一种勇气,但是我们要有勇气再往前走一些。”“林郑贼婆(林郑月娥)很狡猾地说,讲‘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就‘有可能’违反港版国安法。”“她这样说的话,那些黑警,那条界线越是模糊,那些黑警做事的时候,就越多空间,其实共产党就是这样(利用)灰色地带。”

共产党只玩心理战 信“狭路相逢勇者胜”

看透林郑、港警、中共以模糊的恐吓发言与法例,无限扩权,制造白色恐怖。“港版国安法就是用来吓人的,到此为止。”快必说,不久前,他在街头喊了两次“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港警警告他喊第三次时,就要逮捕他,“我不怕去警察局,带我上法庭,就更不怕了。”

他盘算著,若成为第一个因港版国安法被带上香港法庭的人,法庭则成为他曝光邪恶的平台,“法官你讲清楚,只因为我讲这八个字,就违反了港版国安法?还是我讲了这八个字,就勾结了美国人?有美军教了我一些搏击术?我又是海豹突击队的成员了?这样才牵扯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主义还有一个勾结外国势力,是不是这样?”

不失一贯的幽默风格,他自嘲地说,自己若被判终身监禁,“那这也是一条国际(抗争)线,一个国际新闻。”“所以就是那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它不只是一个选举的口号,而是要真的以身试法,就是所谓的‘揽炒’,要让这个事情爆发出来。”

“当然我也不是说人人都要像我们这样去勇,去冲,不是这样。”他说,香港人可以怕,不过怕的话,就离开,“就不要说:我很怕,我要留在这里,你不要说话,你不要惹怒那个老虎。”

暴政下,不做顺民,可以选择移民,也可以不做暴民,但“要做一个真真正正的抗争的人民,这是最重要的。讲真话,讲真善忍。”快必说,共产党没有想像中的强大,但是越是恐惧共产党,共产党就越是巨大。

中共愚弄人民 自我要求“真” 中共无计可施

快必认为,中共的弱点就是“它愚弄了它的人民”。许多遭受中共洗脑愚弄的大陆人来到香港,也是只看“CCTVB、CCTV”。而真正的中国人讲真话,顶天立地,如“王全璋(中国维权律师)、法轮功的朋友”等等。

“基本上共产党或者香港政府讲的话,它全部有个本能就是它们讲谎话。而道义在民间,民间才是讲真话的。我们是要‘真善忍’的真,民间是要真的。”他说,当人民以“真”作为自我要求,“自己对自己有一个这么高的要求的时候,共产党就无计可施。”

强大内心来自信仰 信念孕育良知

此外,长期坚守抗争之路,信仰基督教的快必认为,强大的内心来自于“信仰或者信念”。虽然对未来暂持悲观态度,但他认为香港人仍要积极抵抗,如同犹太人希伯来民族,三次建国,两次被灭,直到1948年建立以色列。

“即是流离失所,他们去到美国就做美国人,但是也保持犹太人的身份。在纳粹德国时,他们被人屠杀了几百万同胞,但是他们依然保持犹太人的身份。”快必说,“信仰”令犹太人保持着始终不变的身份,而这便是香港人可学习用来抵抗的精神,“如果香港是一个民族,我们怎样保持着这个身份。”

“所以信念和信仰是重要的,每个人都需要有一点信念,那一点信念可以是法轮功,可以是基督教、天主教,可以是佛教、什么教都好。而那一点信念,孕育着我们的良心。”

而当暴政压迫下,“良知就可以响起了。这就是信仰、信念的宝贵之处。”快必说,守护自己的良知,就如同《圣经》所言,“保守我的心,胜过保守一切。”身为一个香港的反对派,“就是要有这些资源来承托着我,我为什么不害怕,可能这些资源,令我可以暂时还撑得住少许。”

港人相互守望 大家都不怕 共产党就害怕了

几天前,快必上法庭,发现法院里坐满了人,有年轻人也有大妈年长者,“不仅是支持我,也支持很多年轻的抗争的朋友。”还未开庭,法庭变成了热闹的街市,大家热烈地聊天。庭警说:“你们不要吵,不要吵。”但是大家不理睬庭警,大妈们、年纪大一些的说:“你们死黑警,你们闭嘴吧。”而当法官出来,大家又即刻安静下来,体现该有的素养。

“那这样就好了,就能做到香港人,第一是不怕共产党,不怕林郑贼婆,不怕港共政权,不怕黑警。去到法庭也不需要怕庭警。”而这也是快必长期在街头上演“另类抗争”,期望达到的目的。

“其实这就是现在香港人面对这个暴政,所要做的事情。我觉得,大家都不要怕,而是警察怕;大家都不怕,就是共产党怕。其实就是这样。”

“我只是希望我自己能够坚守我的位置。如果有一天,我也有一些畏缩的时候,就希望大家能守望着我,和我一起去面对这个困境。”快必说。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